Bitcoin86.com

DPOS不能代表区块链的未来

DPOS不能代表区块链的未来

“代议制”的共识机制不仅无法保证安全性和性能,而且违背了区块链“代码即法律”的基本原则,充分展示了“人治”的弊端
 
共识机制:从去中心化到弱中心化
 
从本质上来说,区块链是信任的机器,它取代了信用中介的作用,通过数学算法能够确保两个陌生人不借助于第三方的情况下,完成各种交易。
 
作为信任的机器,区块链要想能够大规模推广,需要满足两个前提条件:一方面要能够保证安全性,包括网络的安全、记账的安全、交易者的隐私安全以及免于遭受恶意攻击,不能保证安全的交易是没人敢参与的;另一方面要保证足够的效率,交易效率过低的话,也照样难以推广。而区块链的核心是共识机制,其是否足够安全,是否更有效率,关键在于共识机制的设计。
 
对于公有链而言,去中心化与安全性是高度相关的,所以一个理想的公有链共识机制应当兼具去中心化与高性能。遗憾的是,在现阶段,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与性能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立的,高度去中心化与高性能难以兼得。为了寻求区块链在安全与性能的均衡,区块链行业在过去数年尝试了多种共识机制,比较有影响力的有POW、POS、PBFT、DPOS、DBFT等。
 
PoW是最早出现,也是经受最多考验的共识算法,由比特币引入并使用,ETH也采用POW共识机制。POW是相对公平、去中心化的网络,同时安全度也较高,对其发起51%的算力攻击需要巨大的能源和算力资源才能完成。
 
不过POW的高度去中心化与数万个节点也使得其出块速度与交易确认速度很低,比特币的TPS只有7左右,ETH的TPS只有15左右,与中心化场景下百万以上的TPS相差甚远。其他共识机制里,POS的性能也不高,而且容易分叉,而PBFT更适合联盟链而不适合公链。
 
区块链公链的低性能成为阻碍其商业化落地的主要瓶颈之一,为了提升公有链的性能,BTS在2014年最早应用了弱中心化的DPOS共识机制。在DPOS共识机制中,由代币持有者投票选出少量超级节点,由超级节点代表所有持有者来负责记账,这类共识机制可以称之为“代议制”共识。记账节点的大幅减少带来了TPS的显著提升。BTS实际性能达到3000TPS,远高于BTC和ETH的交易速度。
 
近两年,DPOS被越来越多的区块链项目所采用,例如ASCH、EOS、Tron等;此外,NEO的DBFT共识机制也是“代议制”共识。这些区块链项目主网上线后也达到了较高的性能,其中ASCH的TPS为1500,EOS的最新TPS为3000,NEO的TPS为1000。
 
“代议制”共识俨然成为潮流,但是这类共识机制真的代表区块链的未来吗?
 
“代议制”共识不是真正的区块链
 
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博士在最近举办的Distributed 2018大会提出了一个对整个区块链行业都很有意义的观点,“区块链是数字经济的底层架构,在代码为通用语言的数字世界中,其治理机制只能是数学算法,如果采用人治,竞选方式的链上治理,那就是‘非区块链化’的,甚至是‘反区块链化’的管理方式了。”
 
以DPOS为代表的“代议制”共识自诞生以来就一直存在很大争议。
 
首先,“代议制”共识本质上是“非区块链化”的。
 
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本质上是“机器共识”,通过“代码即法律”在机器之间自动建立信任网络,所以其治理机制能且只能是数学算法。而以DPOS为代表的“代议制”共识却建立在人工选举的基础上,建立在人与人的信任关系的基础上,违背了区块链的基本原则,因而是“非区块链化”的。
 
其次,“代议制”共识的“人治”缺陷导致了其安全性无法保证。
 
人工选举的长周期导致了其更高的安全风险。以影响力最大的EOS为例,EOS主网上线前3个月就开始预热投票,不只是在EOS社区,而是在整个币圈不断宣传投票信息,结果6月10日开始投票,到6月15日才完成投票。社区活跃度极高的EOS投票都耗费如此时间,其他采用“代议制”共识的项目投票花费的时间也短不了。如果这类项目的超级节点与候选节点都被攻击下线的话,其超级节点重新选出会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期间该项目整个网络都会陷入瘫痪,其用户和代币持有者都会遭受巨大损失。更大的风险在于,有可能投票率过低而导致始终无法完成选举。要知道以EOS的社区活跃度和投票宣传力度,在投票预热宣传3个多月后,投票前三天分投票率都不足3%,在第五天才勉强越过15%的有效门槛,可想而知如果是其他项目其投票参与率会有多低,所以确实有可能无法完成重新选举。这种情况下投资者持有的token很有可能会归零。
 
再次,长期来看“代议制”共识下的筛选机制不利于区块链性能的提升。
 
在“代议制”共识下,某节点能否被选做超级节点,不是看该节点性能强不强、记账效率高不高,而是看该节点资本够不够雄厚,拉票能力强不强。这种筛选机制下,所有节点都会竞相吸收资本和拉票,而不是把重心放在提升性能和记账效率上。长期来看,这种筛选机制不利于区块链网络的性能和效率提升。
 
最后,“代议制”共识下的超级节点易于固化为“终身制”节点。
 
“代议制”共识的人工选举模式下的低投票率结合人工选举的长周期,很可能会导致其超级节点逐步固化,很少再发生变动,也很难被淘汰;固化的超级节点将更容易进行合谋,从而导致更高的道德风险;超级节点将不再是弱中心化的“人民代表”,而是成为中心化的“世袭贵族”。
 
总体而言,“代议制”的共识机制不仅无法保证安全性和性能,而且违背了区块链“代码即法律”的基本原则,充分展示了“人治”的弊端,所以本质上是“反区块链化”的。

来源:千氪财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ld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