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万众币改:传统企业涌向区块链

万众币改:传统企业涌向区块链

据说,传统企业家们最近有点睡不好。
 
零点的海底捞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一边,员工正在为客人过生日,房间充满歌声和欢笑声。而另一边,正在进行一场只有三个人的会议,但声音却有盖过隔壁之势。
 
“革命前夜。”王旭用这个词来形容正在进行中的这场会议。
 
讲话的人是张强,一位做医药行业企业培训的老板,他正在激情澎湃地展示自己的区块链创业想法:
 
“我们的优势在于经过数年积累,已经拥有了十几万会员和上千家行业资源,一旦激励他们用 token 来买课程并且激励更多人在更多的应用场景中使用它,那么 token 就会越来越有价值……“、“我们激励不同应用场景接入,甚至最终可以用 token 去医院看病……”、“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一个医药行业全球通用的经济通证……”
 
他时而摩拳擦掌,时而静默沉思,讲到激动处,会从座位上跳起来,声音完全盖过了隔壁的鼓掌和欢笑声。
 
坐旁边的王旭受他情绪感染,不自主地身子前倾,使劲儿握住对方的手表示认同:“我们这个有点像革命爆发之前的会议有没有?”
 
另一位年轻的区块链创业者虽被他们的夸张举动惹地大笑,却淡淡应道:“好是好,但不酷。”相比之下这位年轻创业者则想做一个有关创意协同的项目,用区块链来改变人们创作的方式,听起来真的很酷。
 
两位 70 后和 80 后完全承认这位 90 后创业者对他们项目的评价。实际上像这样 “不酷” 的项目正在从全国各处冒出来,它们不仅仅诞生于海底捞深夜饭桌前,还诞生在中关村创业咖啡馆里、配有黑皮沙发和木质茶具的办公室里,甚至机场长途电话中、五六线城市的政府机构中。这些项目始终围绕着传统企业或者实体经济,即使它们跟最前沿的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挂钩,但在年轻创业者眼中仍然是“土“的。
 
但这是实体企业家们在加密世界门前经过了一段不得而入的焦虑时光之后,终于拿到的入场券。这是他们重拾对这个世界的话语权的机会。
 
专门做链化咨询服务的宏畅集团董事长武源文对 odaily 星球日报表示:“token 的价值只有拥有实体资产背书和使用场景才有价值,有些 90 后随便搞个项目,发个币出来融资都是扯淡。” 至此,话语权似乎又从之前万众瞩目的年轻创业者手里传到了拥有资产和资源的年长者手中。这是题外话,最重要的是,传统企业 token 化俗称 “币改” 会是区块链未来的方向吗?
 
带着这个问题,Odaily 星球日报从币改是怎么来的,传统企业为什么要币改,如何币改,币改面临的瓶颈是什么,这几个角度来全面探讨 “币改” 这个话题,一起找出答案。
 
与此同时,在 7 月 5 日凌晨,张健与元道、孟岩经过一通电话会议之后,Fcoin 推出了 “币改试验区”,旨在推动已有的成熟产品或企业,经过通证化改造,完成“币改” 及上币交易。
 
在 Fcoin 的声明中,主要面向 3 类项目:
 
1.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证化转型;
 
2.大型实体产业通证化转型;
 
3.全球范围内的通证经济创新项目,特别是一带一路全球数字经济 通证项目,以及通证经济全球基础设施重大创新项目。
 
在此筛选条件下,目前已经有五六十家企业报名,但除此之外,那些不在筛选范围内,占绝大多数的企业难道就不行动了吗?
 
至此 “币改” 被推至风口浪尖,追捧者有,鞭笞者也有。
 
以孟岩、元道为首的通证理论派当然表示支持:“一场通证经济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改变传统的利益分配格局、释放人们的创新和协作热情的实践大潮正在席卷而来。”
 
以何一为首,身处市场之中的弄潮者则认为,币改是不良资产的打包上市变现。
 
但无论如何,“币改”还是来了。
 
为什么要币改?
 
因为要活命。
 
以天涯社区为例。2017 年上半年报告显示,天涯社区营业收入为 5086.55 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 7.9%;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 791.9 万元,较上年同期 – 2159.19 万元的亏损程度有所减少;基本每股收益为 – 0.08 元,而上年同期为 – 0.23 元。
 
也就是说天涯社区 2017 年上半年营收 5087 万元,业绩亏损 792 万元。这家近 500 人的公司生存并不容易。但天涯社区发起的“天涯钻”,以第二期为例,天涯钻 3000 万,0.5 元一个,相当于有了 1500 万的纯收入,这对于这家互联网公司可以说是救命稻草。
 
同时还有目前唯一上 Fcoin 币改试验区的项目 Bizkey,不过在8月6日,此项目已经宣布退出。其原身是智慧零售店服务平台考拉先生,Bizkey 是在此基础上创造出的基于区块链的 POS 机服务。创始人雷勇表示,之所以将原有业务通证化,是因为遭遇了巨头的“割韭菜”——2015 年微信、支付宝等巨头与其合作,希望借此接入更多的商户实现移动支付,为此提供了返点、红包、活动费用等优惠,但在 2016 年底,巨头开始跳过中间服务商,直接联系商户,让中间的服务商“没法活”。因此雷勇选择接受币改,将原有业务“通证化”,打破大平台的垄断。
 
像这样的企业还有很多,让通证流转于区块链中,无须信任系统所带来的高流通性又使代币更具变现潜力。其它企业怎么可能忍得住,这是风口浪尖中对绝地求生的渴求,也是面对众人盆钵满满财富的跟随,欲望叠加之下,发行代币自然成为了大浪淘沙的商业圈中的新模式。
 
也因为追风口。
 
目前,普遍认为区块链发展存在三条不同路线:
 
一把区块链当做分布式账本,认为其最大的价值在于降低商业摩擦,实现大企业之间的数据共享,因此通证在这条路上可有可无。
 
二是源于密码朋克的原教旨主义,强烈的叛逆和理想主义者,认为通证不一定要有应用场景,更不一定要有政府支持,只要市场上能够买卖,就说明它有价值。坚守这条路的人把通证当一切,甚至对它的实用性和内在价值都不在乎。
 
三是强调通证在区块链创新中的核心地位,即 “通证派”路线。它要求通证有内在价值,有明确的应用场景,能够快速流通,尽可能容易地上市交易。
 
第一条路被认为仅代表技术革新而非产业或者经济模式的革新,对未来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难以带来颠覆性影响。第二条路则与现行法律法规相违背,生存空间小。第三条路则被认为是市场经济的一次大升级,因为通证为区块链添加了激励机制,使相互陌生不能产生信任关系的参与者由于经济利益参与到生态中来,从而建立起不同的商业生态,因而被认为是未来发展方向。
 
当一种模式被认为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对任何一个稍有野心的企业家来说,不管当前的币改空间有多小,也决不会放弃成为风口上的猪的机会。
 
怎么币改?
 
对企业来说,币改的本质是搭建一套通证的价值激励体系,一般会首先考虑把资产通证化。
 
这里所说的资产包括房产、专利、作品、商标,也可以是目前企业的现有积分体系。甚至也可以创造一种排他性的资产,如加密猫这种虚拟宠物资产,或者像 Decentraland 一样创造总量有限的虚拟数字土地,进行拍卖,不同的地段拍卖出不同的价格,买家可以利用这些数字土地建造自己的数字商业,开店铺挂广告费,也可以出让这些虚拟土地增值。
 
但目前最常见的仍然是积分体系的改造和优化。
 
仍然以 Bizkey 为例,其本质上仍然是积分系统的升级。它希望用通证激励的方式,实现交易数据归商户所有,商户之间的流量共享,以及消费者对积分的使用更便捷。
 
Bizkey 的双 token 机制中,其中一个 token “BZKY”是基于商户上传的交易数据,发放给商户,BZKY 同时作为对商家交易数据资产的确权和激励上交易所交易。另外一个 token “TIME”基于用户的消费行为予以奖励。TIME 不上交易所,仅作为通行积分在 Bizkey 生态内通存通兑,实现商户之间交叉引流的基本共识。
 
光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来看,商户可以拿到数据所有权更方便营销经营,消费者从不通商店消费可以获得同一种token,攒够一定数量可以兑换相应权益。因而Bizkey的设计目前被认为是较可行的。
 
Odaily星球日报观察到,其实对大多数传统企业来说,积分系统的升级是他们当前对币改最大的需求。实际上他们目前能做的也只有将积分系统迁移到链上。将积分系统迁移到链上有好处吗?理论来说是有的。
 
将积分系统迁移链上,一旦发行规则之后,通证不再在企业的内部循环,而且其价值不再由企业自身决定,而是由市场决定。因为客户使用通证的方式并非只能与企业进行兑换和交易,也可以与其他人,或者二级市场上进行交易和变现,这样就使通证价值更加公允而不容易被公司操纵或者暗中稀释价值。
 
同时,由于通证数目的确定性,发行规则和增发规则由智能合约限制,在发行量已经确定的情况下,需求量的提升会影响供求关系从而使得通证的价值提升。这样早期用户由于可以享受到企业销量增长的红利,更容易向周围的朋友推荐好的产品,同时可以实现持有通证的增值。这样就节约了营销成本,可以做到低成本获客的同时,达到 “病毒式营销” 的目的。
 
若仅仅将积分体系迁移到链上,好像有点雷声大雨点小。但若以此为开始,为通证接入更多的应用场景,共建通证生态,那才是如文章开头的那位企业家一样的通证派更愿意去相信和实践的币改蓝图。不过谁又能说产品和用户体验的优化不值得期待呢?
 
币改之不可行?
 
如果说通证派是一群仰望星空的人,那身处市场中的弄潮者则目光更为现实和接地气。
 
CoinTiger 创始人富兰克林认为,币改是一项工具,更适合新公司,因为新公司一派新气象,没有负累。而老公司连股东层面都难以搞定,遑论其他。
 
九州资本创始人何琼说“大公司盘根错节,远不是那么回事,现在的币改,我更觉得是不良资产打包上市变现”。
 
矿神三金表示:他们是抽血,不是造血。
 
从逻辑来讲,Odaily星球日报认为 “币改” 有其先进性,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大公司难以转型是显而易见的。更不要说,区块链技术还处在受精卵阶段,未来是什么样子,尚未可知,何况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币改”。
 
甚至在利益驱动和以及法律法规不明朗的情况下,很多公司乘机把币改单纯当作一种企业融资模式,很容易和 P2P 一样泛滥成灾,大量企业币改沦为资金盘模式。这不仅不会促进币改发展,反而还会拖累了币圈。
 
即便有企业已经在积分系统上做出优化,并且有一定使用场景,但他们还需面临一个难题,即如何在 “波动的流通币” 和“稳定的价值媒介”之间做出好的平衡?因为token既有证券属性,也要承担流通货币的货币属性,比如当token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多,因总发行量是固定,其必然会增值,同时二级市场的交易也会导致它的价格上下波动。而我们在消费的时候一来不会有人愿意用昂贵的资产(如黄金)去买小件物品,二来也不愿意用价值不稳定的货币进行支付。
 
针对此问题,有人提出每年发行固定数量的通胀token来解决增值问题,也有人设计出锚定token来解决波动问题。但实际都是口号先行,并没有真正可供参考的理论体系。甚至可以猜想,未来的区块链公司一定会有一个“通证产品经理”这样的岗位专门来设计复杂的经济模型。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一夜之间,全国上下,似乎人人都在讨论币改,不过就如文章开头那个会议一样,大多数会议的目的不是改变,而是讨论改变。不过任何新生事物都要经过一个混乱的开始,不然何来后来的故事。

来源:星球日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ld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