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理性区分加密代币和区块链

理性区分加密代币和区块链

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爱好者最喜欢将区块链与早期的万维网进行比较。他们说,这些技术只有10年的历史,试图预测它们在未来会如何改变世界,几乎是不可能的。就比如,谁能在1998年就知道会有Facebook这种东西呢?
 
但将区块链与万维网进行比较是有道理的。因为网络就是以其征服世界的速度而著称。1991年,互联网上出现了第一个网页。而十年后,亚马逊的年收入就达到31亿美元;早期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美国在线(AmericanOnline)的客户也超过2000万;有一半的美国人可以上网。
 
按照这个标准,加密货币取得的进展适中,合情合理。但对于一项技术来说,其表现与网络一样好是极不寻常的。风险投资家的经验法则是:他们支持的项目有90%会失败。不是每一件新事物都是下一件大事。
 
因此,更好的方法是根据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本身的优点来评估它们。从加密货币说起,很明显,在它们被发明十年后,其作为一种交易手段的表面用途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为了更好地适应这一任务,我们正在做大量的工作,所以这可能会改变。但是,如果想让加密货币的使用变得更广泛,更普遍,它们需要提供一些现有货币所不具备的东西。GlobalData的加里•巴尼特(Gary Barnett)表示:比特币最初的卖点——具有不受任何中央控制的自由,这对普通民众并没有多大吸引力,他们大多数人只是想要一个安全易用的支付系统。但鉴于目前加密货币的缺陷,即缺乏消费者保护、令人眼花缭乱的价格波动、复杂的软件、缓慢的吞吐量和对电力的巨大需求,它们还无法通过这一测试。
 
尽管比特币有反体制的根基,但有一件事可能会有所帮助,那就是监管机构会将更多注意力放在打击这一领域的欺诈行为和尖锐做法上。一些加密货币公司正专注于此。例如,Chainalysis希望帮助企业分析其客户的加密货币交易,以遵守反洗钱规则。
 
有些人认为需要采取更激进的方法。伦敦大学学院区块链技术中心的律师兼成员安吉拉•沃尔奇(Angela Walch)表示,尽管没有集中的运营商,但最初努力建立该系统的编码人员和维护加密货币分类账的矿工确实掌握着权力。因此,她认为有理由把编码员和矿工都视为受托人,并对他们实施法律要求,以维护系统用户的利益。
 
然而,就像社交媒体中由于网络效应而产生的寡头垄断,即使是有良好的监管政策,加密货币也会趋于形成类似的市场格局。受其他人选择的影响,新用户往往倾向于选择最大的公司。同样,货币的效用和价值取决于使用它的其他人。Chainalysis的金•格劳尔(Kim Grauer)就表示:“为了让商家接受加密货币,必须要让客户有需求。但为了让顾客有需求,必须让顾客有能够消费加密货币的预期和认知。”要打破这种僵局,加密货币必须比其它支付机制具有令人信服的优势。但目前来看,由于投机者喜欢它们,它们也不太可能消失。
 
区块链则又是另一回事。
 
和加密货币一样,区块链的价值也被超估了。由于它去中心化的特性,区块链总是会比标准数据库更慢、更麻烦。但区块链开发人员正试图通过取消工作证明等功能来将这些问题最小化,因为这些功能在公共系统中需要向人人开放,但在私人系统中却是多余的。与加密货币一样,明智的监管态度也有帮助。最可信的参与者也会将他们遵守金融、个人数据等方面的法规作为了一个卖点。
 
然而,就目前而言,几乎所有区块链项目仍处于试验阶段,并且大多数可能会失败。改变世界的用途越少,成功的机会就越大。例如,使区块链中的数据难以更改的加密结构很容易引入,但当他们在财务账户或官方文件等事情上需要增加额外的安全层时,他们才可能会很有用。
 
区块链技术能够带来重要功用的地方在于,通过提供一个人人都可以使用的共享数据库,可以减少公司之间进行交谈所需的时间。在现有系统很少且没有现任中央监管机构的情况下,这可能是最容易实现的。通常引用的两个例子是贸易融资和国际货币流动。
 
其他引人注目的用途可能还会出现。但值得记住的是,像区块链这样的大型IT项目,即便是由一家公司负责,也往往是既繁琐又缓慢的。如果它们需要几家公司合作负责,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所以无论发生什么,区块链的支持者都需要充足的耐心。
 
来源:《经济学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