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A股:我要加区块链,监管:你可消停会

A股:我要加区块链,监管:你可消停会

区块链给 A 股“拉盘”,还管用吗?

5 月 26 日(周日)晚间,塞力斯(股票代码:603716)宣布与蚂蚁区块链合作,进行区块链+医疗的相关应用。次日,该只股票高开至涨停,直到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

区块链概念股”开始进入大众视野是在 2018 年的牛市之顶,最多时,有 30 只“链股”迎来涨停潮。今年 4 月才进场的塞力斯,算是一个新人。

监管忌讳的,是塞力斯这样突然杀入的新“链股”,没向投资者阐明在哪里上链,如何上链,如何营收的基本问题。

在此之前,已有 30 多家 A 股上市公司,因公告自身“涉链”,而被监管盯上。其或多或少地存在着对区块链业务语焉不详的问题。

有的公司说着区块链好,但浅尝辄止;还有的公司公布了相关投资协议,却又朝更夕改。当然,也有重金投入,却还未“见钱”的公司。

区块链概念曾助力这些股票涨停。然而,一年多过去了,真的把区块链概念炒熟的却寥寥无几:五成“链股”的区块链业务还处于研究阶段,绝大多数“链股”的区块链业务还未能实现正向营收。

如何将概念转为收入,是这些公司迟早要回答的问题。

6只“涉链”股收问询函

在召开董事会的8天后,塞力斯宣布了一项决定,直接引起监管注意。

5 月 26 日晚间,主营体外诊断仪器、试剂销售的塞力斯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蚂蚁金服旗下区块链公司——蚂蚁区块链达成合作,双方将在区块链医疗领域技术、可信存证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具体而言,蚂蚁区块链将为塞力斯提供身份认证、可信时间戳、支付、可信抓取等区块链服务。

塞力斯 2004 年成立于武汉,并于 2016 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主要销售体外诊断仪器及其延伸服务。

而蚂蚁金服是国内最早进行区块链技术研发和应用的企业之一,旗下有 BaaS 平台(Blockchain as a Service),应用场景涵盖了金融、溯源、公益、法律、医疗和租房。

不过,究竟怎么合作?上海证券交易所也很好奇。

5 月 27 日晚,上交所发出问询函,表示“塞力斯在前一日公布的合作协议,既无具体合同金额,也未对该事项所涉及的不确定性充分揭示风险。由此可能对投资者产生误导。”

同时,上交所要求塞力斯按照规定进行补充披露,包括拟合作事项与公司现有业务的协同效应与具体应用、拟合作事项实际履行过程中的重大不确定性等。

至此,今年来,沪深两市已有 6 家“涉链”上市公司被下发监管函,包括恒顺众昇、深大通、安妮股份、梦网集团、精准信息和上述的塞力斯。

经记者整理,链企都有一些共同点:先公告后做事、陷亏损而频蹭风口、营收与区块链几无相关。

链企特征 1:公告含糊其辞,市场质疑炒概念

从上交所的关注函中可以看出,这些“涉链”企业存在的普遍问题是,在公布区块链相关业务时含糊其辞,无法佐证其开展区块链业务的可信度。

比如,部分“涉链”企业在公布相关业务时,缺乏如何应用的具体介绍,上述的塞力斯即是如此;

另一些“涉链”企业则突然在公告中强调自己在区块链领域中的优势,同时淡化自己的主业和区块链相距甚远,比如深大通。

上交所 5 月 22 日向深大通发出的问询函指出,“根据你公司《2018年度半年报》,你公司主业为‘移动数字整合营销服务’,但你公司在此次公告中介绍公司基本信息时,对前述主业并未提及,而是强调你公司‘在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方面有着丰富的技术积淀和经验’。请你公司说明丰富技术积淀和经验的具体所指,提供数据支撑,并补充披露是否已因区块链技术确认相应的营业收入,并对相关定期报告进行更正或补充披露。”

这些操作难免让市场怀疑,这些公告的业务,不为落地为拉盘。

毕竟,不少 A 股公司在公布了这些含糊的公告之后,都迎来了涨停。去年 1 月,区块链龙头股易见股份就连收 4 个涨停。

一名资深券商分析师认为,易见股份的主营业务是供应链金融,所以易见股份的主要利润不太可能均来自区块链业务。

塞力斯发公告的时点,更是耐人寻味。

查阅相关资料可知,塞力斯在 6 月 11 日将迎来一波巨额的限售股解禁。这批解禁股来自 2018 年公司的定向增发,股数占到总股本的 8.76%,成本价在 23.31 元/股,高于塞力斯股票当前二级市场的价格 16.8 元/股。

有市场人士猜测,塞力斯有可能是为了配合股东出货而向市场释放信号。

对此,塞力斯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与相关股东即将解禁没有关系,没听说过控股股东在定增过程里给过相关股东保底承诺。”

但一位不愿具名的 A 股分析师向 记者表示,塞力斯投资工业大麻后应用区块链,怎么如此之“巧”地碰上了一个个热点呢?

塞力斯的工作人员在面对“蹭热点”质疑时表示,“理解这种观点,时间点确实是比较敏感。”

链企特征2 :盈利压力下尝试多个风口

塞力斯的公开资料显示,其曾在 A 股出现“工业大麻热”的 3 月末 4 月初宣布投资相关公司数千万元。消息一出,塞力斯的股价即大幅冲高。

在宣布和蚂蚁区块链合作后,5 月 27 日,塞力斯股价高开 9.13%,开盘后继续拉升,不久即触及涨停板。5 月 28 日仍持续上涨,最高报 20.14 元/股,相较 24 日(周五)收盘价上涨了近 18%。此后,根据东方财富网数据,塞力斯股票资金呈流出状态。

A股:我要加区块链,监管:你可消停会

在这一个月之前,塞力斯发布的 2018 年年报和 2019 年 Q1 季报就没那么好看了。

资料显示,去年,塞力斯营收同比增长 43.12%,但归母净利润仅增长了 0.33%,净利增长不及预期。此外,期末公司其他应收款为 3133.78 万元,同比增长 79%;公司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期末余额 9930.91 万元,同比大增 77%;短期借款期末余额 6.71 亿元,同比增长 134%。至于缘何背上大额欠款,年报中并未详细披露。

高额坏账、负债增长过快……在传统生意中出现危机之时,工业大麻或是区块链的试探性转型,或许已经成了塞力斯的一条出路。

正值亏损而望借风口概念转型的,不止塞力斯。

记者曾经报道过的「晨鑫科技」,最早卖海参,2016 年开始向游戏业,去年又开始发币蹭区块链的热度。安妮股份则是从互联网彩票、物联网,再到 VR 再到 区块链,热点概念“无一幸免”。

链企特征3:区块链相关营收为0?

传统业务遭遇困境,企业希望用新机遇解决危机不难理解。然而,只体现在公告上的概念,真的转化为收入了吗?

对于能否盈利,塞力斯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未来可能考虑设计相关的产品方案,与公司业务的协同性还是很强的。目前来说,对前期对业绩没有影响,主要是战略方面的布局。”

纵观战略布局区块链的上市公司,有相关收入的几乎寥寥,更别提盈利了。

据多个机构统计,在A股上市公司中,超过 80% 的公司真正开始区块链业务是在 2018 年之后。但一年过去了,在刚刚过去的财报季,没有一只“链股”披露此项业务营收。在少数回复证监会问询函的文件中,甚至出现了营收为 0 的数据。

今年 4 月初,“链股”精准信息(股票代码:300099)连续七个交易日涨停,股价连续创近一年新高。

不得已,精准信息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区块链业务 2018 年仅实现 195.7 万元的营收,占公司收入仅 0.41%,对年度业绩影响不大。

深大通在 4 月份回复深交所问询时则表示,公司因区块链技术应用已投入费用  411.3 万元,但尚未产生相应营业收入。

新湖中宝(股票代码:600208)入股的趣链科技在 2017 年则净利润亏损 1521.74 万元。

这一现象不仅出现在 A 股,新三板中的新锐“链股”亦是此般光景。如以区块链为主业、技术较为成熟的太一云。其财报显示,进军区块链 3 年以来,营收几乎原地踏步,亏损却越拉越大,2016 年实现净利润 192 万元,到 2018 年净亏损 3288 万元。可见,苦研区块链技术在现阶段并不一定能得到同等甚至超额回报。

在当前的“链股”中,有不少企业是在原有业务经营不景气的景况下,试图依靠区块链换道超车。

“数链评级”通过对 120 只“链股”2016 年 ~ 2019 年第一季度(三年一季)的财务数据进行统计得出,23 家公司在 2018 年净利润为负,如,商赢环球、三泰控股、*ST欧浦、金证股份、久其软件。其中,*ST欧浦亏损最大,为 41.79 亿元。*ST游久(游久游戏)连续两个年度亏损,2017 年和 2018 年分别亏损 4.22 亿和 9.05 亿。

由此观之,这些“链股”即使搭上区块链列车也难于脱身亏损的泥潭。

业务前景不明、落地难成硬伤

相比于实际收入,区块链对上市公司更大的吸引力在于投资者的关注和支持。若一家公司对区块链的投入不少、成果可见,那么即使像太一云一样连亏两年,仍有相当一部分投资者看好其潜在价值。

但问题也在于,在这上百家“链股”中,大量存在着仅处于研究阶段的公司,实际上用区块链开展业务的较少。

以深大通为例,其曾在区块链概念股大热的 2018 年 2 月宣布收购“区块链通”和“井销天下“。但此后,迟迟没有并购相关的进展,直到 2018 年 8 月,深大通称,公司决定终止购买,因为“交易涉及的区块链领域对他们来说是个全新的领域,他们调查和准备周期较长”,且“最终也不能与对方在核心交易条款及相关资料的提供、核查等方面达成一致意见”。

没有一个清晰的诉求和规划就冲入区块链的深大通,发布公告后才发现自己进入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不禁让人怀疑,在这些概念股中,有多少真的想清楚了。

记者曾梳理(同花顺、东方财富两个平台去重合并后的)97 家公司的公告、互动平台回复和相关新闻,发现其中 1/4 的公司和区块链最大的关联是“研究和探索区块链技术”,23% 的公司通过投资孵化或子公司参与区块链业务,而 4 家公司(海航投资、创维数字、游久游戏和恒银金融)与区块链并无直接关联,另外 2 家公司已撤离或撇清区块链业务(分别为暴风集团和中南建设)。

A股:我要加区块链,监管:你可消停会

另一个直观的感受是,在数字货币牛市时,也是 A 股链企们发声的顶峰:“探索布局”、参与联盟、成立协会、出席活动、发表看法……但之后的 1-2 年间并无产品进展或案例落地。

在互链脉搏今年 5 月统计的 32 家“链股”中,提及落地应用业务的公司仅有 9 家;剩余的 23 家中,有 15 家提到已开设区块链实验室、在开展区块链相关研究、加快区块链研究进程,其余的 8 家仅是在报告中涉及“区块链”字眼,未深入介绍相关的业务内容。

A股:我要加区块链,监管:你可消停会

去除了这些企业后,能形成区块链相关产品或应用、销售的公司就寥寥可数了。

不得不承认,区块链尚未形成成熟的落地场景及商业化模式,其未来的发展也存在不确性。

上述不具名的 A 股分析师向 记者表示,“就我个人观察,没看到很好的落地场景。现在它们一般用到供应链金融、存证、版权登记上,但这些场景本来的问题可能与技术无关。有的行业,问题是各机构地位不平等,那么基于此做的联盟链,觉得没多大意思。BAT 会走得更远些,比如百度、微众银行跟京东都开源了,至少他们摆出了想做底层生态的态度。还有些上市公司挖矿吧,我也觉得会更实在。”

此前,金融分析师肖磊也曾表示,区块链不能“炒”。“区块链作为一个底层技术,实际上不能凭空产生业务,这个跟其他概念不同,区块链必须搭载在原有的业务基础之上,如果原有的业务没有竞争力,区块链不可能扭转企业的局面,所以炒作区块链概念的风险比其他概念可能要大得多。”

来源:星球日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renrenb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