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区块链技术赋能煤炭贸易

7月23日—24日,2019夏季全国煤炭交易会召开。记者在会场外的展台发现,无论是传统的大型国有企业,还是新兴的煤炭贸易机构,都将其网上交易平台作为重点业务推荐,体现出煤炭贸易方式的信息化电子化已经逐渐成为公认的未来方向。而在同期举行的煤炭交易市场与区块链发展论坛上,中国煤炭贸易区块链标准与检测工作小组(下称“国标小组”)也正式成立。对此,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副理事长冯雨表示:“产融结合是煤炭产业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区块链技术可以为煤炭贸易带来新的活力。国标小组的成立有助完善行业标准,促进区块链技术在煤炭贸易中的应用。”

可有效降低融资成本

所谓区块链,就是通过加密的方式,形成一个由参与者共同维护的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区块链技术可以推动供应链金融的展业逻辑由“点”向“链”,进而向“网”式结构进化,形成产业及企业的有效数据沉淀,完成信用体系建设。

7月9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鼓励银行、保险机构将物联网、区块链等新技术嵌入交易环节,提升智能风控水平。

那么,煤炭贸易为什么需要区块链技术?

“煤炭供应链结构复杂,非标程度高,中间环节多且运输单位复杂,传统的线下纸质单据信息流转方式信任成本高昂。”上海煤炭交易所常务副总裁周欣晟告诉记者,利用区块链作为信息传递方式,其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记账方式,可以使信息传递更具信任优势。

爱建信托总裁吴文新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认为,与其他供应链金融一样,煤炭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融资难、成本高一直是行业痛点。由于银行依赖的是核心企业,出于风控的考虑,银行仅愿对核心企业提供保理业务,或对其下游经销商提供预付款,而更多的二三级等中小企业却无法参与,同时,很多煤炭企业的应收账款的确权及面签操作难度也很大。

记者注意到,川煤集团就曾在3年内8次债券违约,导致融资极其困难;而煤炭主产区山西的煤企也曾在2015-2018年间融资成本持续上升,债券融资的加权平均利率一度高出全国平均水平近一个百分点。

区块链与供应链是‘天作之合’,能够帮助煤炭企业了解每笔交易的‘前世今生’,降低信任成本,打破信息孤岛,解决供应链金融的痛点,有效降低煤炭企业融资成本。”吴文新表示。

周欣晟则进一步介绍,当前煤炭行业中,各交易市场、煤炭企业、用煤企业缺少有效的合作纽带,利用区块链技术可以让各方真正有效合作,降低煤炭产业链的运行成本,更好实现产融结合、产技结合。

真正发挥作用仍有很长路要走

记者注意到,此次成立的国标小组由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全国煤炭交易市场专委会)、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上海煤炭交易所联合发起,首批成员单位还包括陕西煤炭交易中心、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国能互通内蒙古网络科技公司、榆林能源化工交易中心、爱建信托、祺鲲科技等,上述9家单位无一不是国内区域煤炭、金融、区块链技术的“领头羊”。

对此,工信部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副主任高斌坦言:“今年是区块链产业元年,而区块链目前最大的瓶颈就是如何打通产业链。所以此次国标小组的成立具有‘里程碑’式意义,因为它将区块链技术真正实现了产业端应用。”

冯雨认为,区块链技术应用于煤炭交易的潜力巨大。“我国每年有约40亿吨的煤炭在供应链上交易,即使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其中的10%,市场规模也不可小觑。”

但是,这一“里程碑”的设立并不意味着区块链技术目前已经可以很好地应用于煤炭贸易。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煤炭产业具有“熟人经济”的特点。如何突破煤炭的“熟人经济”特点限制,尊重煤炭作为大宗商品的金融属性,使交易环节更加顺畅,除了技术上的创新,还需要机制上的突破。

区块链技术目前还主要应用于为存量客户降成本和让更多客户获得资金方信任两方面。”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董事长李洪国认为,事实上,目前国内各交易中心都在做供应链金融,也有“类区块链”技术,要将这些“类区块链”技术形成真正的“区块链”技术,各煤炭交易中心应形成合力,并尽快拿出部分优质项目,做出成果,形成成熟模式。

“对于区块链技术应用于煤炭贸易,虽然我们已经形成了一定共识,但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仍需将这些共识细化,并将其尽快落地。”高斌表示。

而作为新成立的国标小组秘书长的周欣晟则表示:“国标小组将进一步邀请更多单位加入,共同推进国标工作,并加速推动产业示范应用落地”。 (中国能源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