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币安何一:BNB和以太坊的竞争是一个升维的过程

币安何一:BNB和以太坊的竞争是一个升维的过程

佟扬:何一,币安联合创始人兼CMO。 2012年加入旅游卫视,担任《美丽目的地》、《有多远走多远》、《世界多美丽》等节目主持人。 2014年任OKCoin联合创始人,一手打造OKCoin。同年成为知名职场栏目《非你莫属》嘉宾,作为80后女性创业代表,普及比特币。 2015年加入一下科技出任副总裁,负责一下科技及旗下产品市场。2016年一手打造中国最大的直播平台。何一加入一下科技后,一下科技连续完成2轮融资,市值超过200亿人民币,旗下含秒拍、小咖秀、一直播三款知名移动互联网产品。

何一:金色财经的小伙伴们,大家好,感谢我们的佟掌柜,也感谢我们金色财经的小伙伴儿们,感谢金色财经的读者,今天非常荣幸能跟大家一起在这里聊聊天,谢谢大家。佟总也是老朋友了,我记得我刚回币圈的时候应该是2017年的8月,然后第一个采访就是佟总做的。非常感谢金色财经一直以来的支持。

何一:很多朋友认识我其实是因为之前在旅游卫视的主持经历,然后有很多圈里的朋友认识我是因为之前做上一个交易平台。在一下科技的时候不管做一直播,还是很多幕后的工作就还是比较低调的。但我最满意的身份可能目前还是币安“首席客服”这个角色。也希望币安能够给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和支持。

【掌柜第一问】

佟扬:最近一段时间币安非常活跃,从币安链、去中心化交易所到BTT Fetch.AI,为什么会在这个时机,市场相对较熊的状态下推出如此多的新项目? 能跟我们聊聊么?

何一:我觉得币安最近推出的项目,其实不管币安链还是去中心化交易平台都是在18年3月的时候,就已经在我们优先list里面比较靠前的位置了。现在只是刚好做出来的时候是熊市。另外一个维度,当前熊市对于我们来讲,其实不算是熊市,因为总体来讲,用户并没有说大家想象中那么少。这个熊市的参与者和用户并不比13年更少。再一个维度,现在的价格其实还是比那个时候最高点大概8000人民币要高很多的。

何一:我们经常会听到一个说法,就是把这个区块链行业现在的发展和互联网早期的发展去做对比,然后其实你会发现,当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就是很多这个繁花似锦特别热闹的这些公司倒闭的时候,互联网的股价暴跌的时候,反而是很多现在伟大的互联网公司诞生的时候。所以从另外一个维度来讲,我是觉得每一个行业里面热钱退去的时候,反而是那些认认真真想要做事情的项目会浮现出来,因为他们真正的价值会被沉淀下来,而不是说在追着这个浪跑。因为我们都知道一个理论叫做:风口上的猪。

何一:当风口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追,这个时候其实很多项目最后都会关掉或者死掉。但风口过去了还能够在这个行业坚守的,我觉得才是真正能够做大和做强的人,比如说金色财经也是。

【掌柜第二问】

佟扬:此前币安预计将推出5-10家法币交易所,2019年币安会在哪些法币区域拓展业务呢?

何一:对,CZ之前有公开说过,打算在今年,也就是2019年会推出5—10家法币交易所。那大家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推出的有非洲乌干达以及欧洲的交易平台。那在今年,我们会在包括比如说亚洲,比如说拉丁美洲等等各个国家都会有新的交易平台上线。那这个过程核心逻辑还是希望能够把法币和加密货币之间形成一个好的入口,然后帮助更多普通的人能够进入这个行业,当然,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是说,我们能够在哪些国家和地区获得当地政府的支持,以及和当地的监管机构能够形成一个良性的协作,这个可能是我们在选择国家和地区里面考量比较重要的因素。

佟扬:非洲市场、欧洲市场,期待更多法币交易所~这两天很多政府都比较活跃 对数字货币监管都有些政策出台,期待币安拿下更多市场,一起让大家正确认知区块链行业!

何一:是的,其实我们会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对数字货币的监管都开始逐渐的明朗和清晰,这对我们行业来讲其实是一个好事。因为,当过去没有规则的时候,我们更容易被误解。别人会觉得说,你看你帮干传销的,或者你看这帮搞区块链的。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开始规范化,然后我觉得对于我们整个行业来讲,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掌柜第三问】

佟扬:最近推出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业务和币安的全球法币交易所扩张计划在币安生态发展中占比程度如何?总体生态布局是怎样的?未来的发展规划是什么?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何一:币安的业务其实大家可以理解为有六大板块,第一板块,是我们立身的交易部分,这个部分包括例如说币币交易、法币交易以及未来如果可能的话,金融衍生品业务也会在这个品类里面。第二个部分,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Labs。Labs又分基金的投资,直投以及孵化的部分,孵化部分我们在2018年完成了第一期的孵化,然后2019年的才刚开始报名,所以有好的项目,欢迎各位小伙伴来了解和报名。第三个部分是目前在市面上可能大家不是特别关注,但是我们自己其实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和成本的慈善的部分。因为慈善这件事情本质来讲不是说我们就是想自己赚点钱去做慈善,而且希望通过区块链把慈善透明化这个理念能够在全世界普及开来。当然,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远的路径。但是我们并不能因为这条路很难走很长,就不去做尝试。第四部分包括最近比较热门和大家关注比较多的公链部分。因为我们的公链本身还是更多的专注于金融和交易方向,所以更多的是项目的募资、发行,以及后面的listing、DEX这样的几个维度。

第五个部分,其实是我们自己在做,但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精力去推广的一个部分,分别是我们的有媒体属性的板块,binance info和binance academy。binance info更多的是把行业里面的币种和项目的定期的公开信息收集起来,供投资者去甄别判断,然后包括一些评级信息,大家可以在上面去查阅。那academy呢,其实很多是视频内容,就是可以帮助大家去更好地了解区块链行业,目前支持多语言的视频内容。最后一个板块,其实主要是我们的应用层面,就包括大家知道Trust Wallet是我们全资收购的公司,还包括比如说TravelbyBit,然后这个部分其实是让大家用比特币去进行这个旅游的消费这样的一些尝试,当然我觉得这个部分也是需要更长的时间去积淀的。所以对于币安本身来讲,我觉得我们也在从整个区块链行业各个维度去构建我们的这个生态体系。

何一:可以简单的说,我们就是在深耕整个区块链行业,交易品类是轴心,但也包括怎么样去做行业建设,怎样去做行业信息普及,怎么样去做这个行业的慈善,怎么样去做行业的应用。我觉得这些都是在这个大的框架里面去一步一步完善的,当然我觉得现在离我想象中的binance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但是不积硅步不成千里,一步一步来。

何一:最后补充一点的是在金融衍生品这个品类,我们确实一直觉得说它确实可能利润会比较高,但是它并不适用于所有的投资者,其实更适用于一些高风险偏好的投资者。所以在衍生品尤其是合约这个品类,我们其实一直在关注和研究,但是并不急于说把它推向市场,因为很多用户虽然说喜欢参与高风险的交易行为,但对于这个风险的判断可能不足,所以我们还是在非常慎重的去考虑这件事情。然后公链的这个部分呢,我们目前出块速度还可以,一秒出块。DEX确实整个系统还在不断的调试的过程当中。所以也欢迎大家给我们提出一些改进的意见和建议。

【掌柜第四问】

佟扬:最近币安上线的BTT项目几经涨跌且幅度较大,引起了市场争议。您对此有何回应?

何一:BTT这个项目其实大家关注还挺多的,我觉得任何一个币种的价格波动,不管是涨还是跌,都会引起市场的争议。只有那种像死水一样一成不变的项目,基本上也不跌的可能市场才会完全没有人去讨论,BTT这个项目,我可以提供一些思考的角度。但并不等于说我个人对BTT是看好还是不看好。因为我不太对项目本身进行引导性的评价。

何一:首先BTT,如果大家了解,知道它是BitTorrent,这个公司其实被TRON买下来,其实它的价格在市场上也是公开的,本身这个公司的价值就是超过一个亿美金,不到两个亿美金。所以如果说你作为一个投资者,再去判断一个项目的时候,你的内心对这个项目是觉得几个什么创业经验都没有或者说有过创业经验的年轻人这样一个团队的价值更高呢,还是一个像BitTorrent这样在市场上已经很多年的耕耘,而且每个月有固定的收入和利润,并且在全球有大量的用户规模的项目更有价值呢。更何况的就说基于P2P点对点技术这个事情,BitTorrent应该是这个领域元老级的公司了,所以我觉得你要去综合判断一个项目是不是有价值,你要去更综合的了解他的公司背景,然后他有哪些技术优势,他有哪些技术专利,然后他的用户规模是什么样的,然后他的优势是什么,他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我觉得在BitTorrent这个项目的launch这件事情上,我们还是做了非常多的研究的。

【掌柜第五问】

佟扬:
经历了一年的空档期,今年1月币安宣布将在币安区块链资产发行平台Binance Launchpad上线新项目,并表示将在2019年每月至少面向用户发布一种新代币,这其中的原因和逻辑是什么?当前币安的上币原则和选币规则是什么? 当然刚刚一姐也提到了,项目在2018年3月就已经开始关注了~这里说的空档期仅仅是说上线日期~

何一:其实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应该知道我们在上一次发行币应该是2018年春天,也就是在上一个牛市。因为当时是牛市,其实有非常非常多的项目涌向市场,那当时我们做完两个项目以后,就没有再继续做项目地发行,并不是因为说觉得做发行不赚钱,或者说觉得做发行不好。而是因为我们觉得要在大家都非常的兴奋和疯狂的阶段,要去保持理性和理智,所以在整个市场极其活跃的时候,我们把这个Launchpad先给暂停了,反而是在这个2019年大家觉得说市场相对低迷的时候去看项目。

何一:这里面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我们觉得当风口的时候,其实有各种各样看似优秀的项目和团队都在涌入这个行业,但是有多少人是真正能够在这个行业坚持下去的反而不一定。另外一个维度,当这个市场越是趋于冷静的时候,可能越有一些好的项目涌现出来。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面,其实我们也在不断的对市场上的项目团队进行研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不管listing团队还是Launchpad团队还是Labs,都总结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论,就是怎么去看区块链项目,它和传统的VC投项目有什么样的差异或者是差别。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迭代和思考的问题。最终反而是在这个市场相对冷静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说市场上有一些项目和团队还不错,有可能真正能够带来整个行业的use case,也就是应场景,有可能真正对这个行业带来突破性的进展,然后我们愿意去帮助这样的项目成长和进步,

何一:说到不管是币安上币的原则,或者说是币安的Launchpad的选币原则,还是会回归到那几个基础的问题。第一个是本身这个项目团队是不是真正的对这个行业有信仰,是不是能坚持下去;那第二个是这个团队本身在做这件事情上是不是靠谱,他们有什么样的优势;然后第三是,他们本身在这个项目上的技术层面,或者说是这个代码层面,有什么样的积累,是不是已经有代码了,哪怕是没有公开的,然后他们在这个领域有什么样的杀手锏。再往下是,这个团队成员本身的信用记录是什么样的,过去有没有一些负面记录,说得难听点就有没有割过韭菜。当然包括这个项目本身的模型是不是成立、有没有可能性成功……这都是我们考量的角度。每一个项目因为它的这个优势不一样,所以它的衡量标准也略有偏差,所以我们也建立了自己内部在去做不同的项目、研究时的不同维度的评估。我觉得这是我们自己也在不断迭代和进步的一个过程。

何一:其实大家可以想像,如果说我们真的要不断的向市场上推项目的话,其实可能一天都能推十个,不用说一个月推一个,所以我觉得本质还是要在市场上找到这些靠谱的团队和靠谱的项目。然后把这些好的团队和项目推向大众。至于说他们能不能够就是把这些项目做的特别的出彩,或者能够做成一些特别特别牛逼的项目,我们没有办法去保证,但是我们持乐观的态度,然后尽全力去支持他们。

【掌柜第六问】

佟扬:在大众眼里的熊市环境下,BNB获得了一波涨幅,这一波涨幅在您看来,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何一:其实我之前说过,就我觉得首先BNB是一个相对来讲被低估的币种,因为这个里面有几个原因。首先我觉得第一个原因是如果你去看所有目前市场上的这个区块链产品也好,项目也好,谁的用户规模最大,我觉得目前来看,我们还算是在整个区块链行业有发行代币的项目里面用户规模最大的,至少我的1000万交易用户是实打实放在那儿的。其次从收入的维度来看,我们的收入应该在整个行业也是顶尖的,甚至放到任何一个传统的创业公司来讲,这个收入也还是比较可观的。我们的收入是和BNB的销毁做绑定的,这意味着BNB本身是一个通缩模型,BNB会越来越少,越来越珍贵,所以BNB作为平台本身的价值。第二个维度,我们一开始在白皮书里面承诺BNB就是一个平台币,但随着整个公司的发展,我前面讲币安有六大模块,在这六大模块儿里面除了交易品类以外,其他都是我们之前没有在白皮书里面给大家做过承诺的,包括公链。我们可以非常简单地理解为说,你开始谈恋爱,然后有个小哥跟你说,“我只是长得帅”,后来你发现这小哥不但长得帅,还是一个超级富二代,学习成绩还好。那是不是说这些其他的对应的品质也是他的附加价值呢。第三个呢是说我们的应用场景确实也是越来越广泛,除了我们提到的比如说内部support的这些比如说投资、BCF的慈善、钱包啊等等,在外部我们的应用场景也在不断的去开拓,大家现在可以用BNB去订这个酒店、订飞机票、旅行,包括在一些游戏场景的应用等等,现在支持BNB支付的商家在全球范围内也越来越多。我们也非常感谢他们的支持,但是我会觉得说有越来越多的商家愿意加入这个应用场景和应用体系,我觉得还挺骄傲的。

何一:市面上还有一种说法是说,比如说2017年的牛市其实是因为以太坊向大众募资、众筹带动的,因为它优化了原有的投资模型。而目前币安的公链,确实是以投融资为核心、交易场景为核心的设计,那就意味着说我们可能在某一些维度和以太坊会有一些竞争的关系,那从这个角度来讲,那BNB的价值会被放大很多,就是说如何这个竞争关系一旦形成且有所突破的话,那目前我们从技术来看还是有些优势的,那对于BNB本身来讲是一个更大维度的深维大计。BNB本身从一个平台币变成一个公链,和以太坊竞争其实是一个升维的过程。所以它的价值不应该作为平台币来评估,而是应该作为一个和Ethereum和EOS这样的公链进行对标。

何一:最后再补充一个信息,大家都知道区块链行业比较被大家诟病,随便几个人写个白皮书就能在市面上摸到很多钱。其实大家如果对币安比较了解的话,应该知道我们这些不同的业务板块任何一个版块拆出来去市场上募资,都可以拿到一个不错的价格,或者说任何一个版块都可以再去发行一个代币。但是我们并没有,我们还是希望兢兢业业的把所有的附加值都附着到BNB上面。那就意味着说,在市场上短期内不会看到比如BCF再去发个币,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BNB价值持续上涨的原因。

【掌柜第七问】

佟扬:我下一个问题就是关于BNB想要的角色,结果一姐都说了很多了,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哈~一姐可以补充一下~ 币安链上线后,BNB也会成为币安链的token,也会同时是交易所的平台币,而之前抢购限量币种时都以BNB作为交易中转代币,那团队是想要BNB成为什么角色(数字黄金、本位币、应用型代币等)?

何一:我经常跟自己说一句话,叫人生不设限,如果放到这个问题里面呢,我觉得对于BNB来讲也是一样的,其实我们不太想去限定,说BNB他应该是做什么样的一个币,说应该是数字黄金呢,还是一个应用型代币,没有绝对的这种角色的框架,对于BNB来讲更合适一些,那本身这个问题不如说币安想做什么,那边其实想做的这个核心的使命是希望能够帮助全世界的价值更为自由地流通,那么对应的币安成为什么呢,想成为整个区块链世界里面一个底层系统,就像比如说谷歌之于互联网一样。就有的时候大家会理解为比如说谷歌就是一个搜索系统,但是其实大家有没有想过说,谷歌是一个全世界的百科全书,然后谷歌是整个互联网的入口,谷歌构建了一个强大的互联网的体系。对于BNB来讲也是一样的,我们希望把币安的价值赋值到BNB上面。我们希望BNB成为区块链世界里面通用型的一个GAS。

【掌柜第八问】

佟扬: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说到价格,公链和中心化交易所是两个系统模型,那BNB去适应双方的规则会出现障碍吗?是否会影响BNB的价格?

何一:我觉得大家理解为就是公链就是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和中心化交易平台,一定是你干死我,我干死你的关系。我觉得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其实包括现存的哪怕中心化交易平台也不是这样的关系。因为首先本身从业务逻辑来讲,中心化的平台用户和去中心化平台的用户,他们其实是有不同的属性的,比如说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用户本身会有更强的技术背景,有更强的安全意识,他们可以更多的去承担风险;而中性化平台的用户,他们大多数是可以把这个币交给平台去帮他保管,他对这些项目的研究可能不是那么深度,所以需要平台去帮他做一些项目地筛选。所以其实在这个过程里面,BNB在中心化交易平台的时候,就像BTC\ETH\EOS一样,本身和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不会有什么样的冲突,那在这个公链的场景里面就是实实在在地为整个区块链行业提供了什么样的价值,如果觉得首先从用户来讲,它是不同的用户选择用什么样的交易平台去交易更适合自己,那对于公链系统来讲,是说这个燃料本身为区块链世界的哪些场景提供的服务。

【掌柜第九问】

佟扬:问一个技术小哥哥比较关心的问题,币安的公链的压力测试数据可以透露吗?如何看待目前公链的发展现状?未来公链将会百家齐放还是只剩头部几条?

何一:首先,我觉得公链目前都面临一个情况,就是说我们修了很多很多高速公路,但是在这些高速公路上没有人跑。那比如说目前比较多的主要是在Ethereum、EOS和TRON上面,但大部分可能还是公链,而且跑起来可能也不是特别快。所以在这个维度来讲,我觉得公链目前还在一个非常非常早期的情况,那当然整个区块链行业也非常早期。

何一:我会觉得未来的公链、代币或者token都会有千千万万家,就跟现在的网站一样。但是在各个细分品类里面能够做的特别突出的可能只有那么一两家或者是不超过三家。去做项目或者公链的时候,我觉得首先还是不能指望他什么都能做,特别的高大全,所有的问题都能够解决。因为当你试图解决所有问题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在各个环节都会陷入瓶颈。所以我们比较建议大家去做公链的时候,更集中的去解决部分问题,比如说是某一行业或者说某一些核心问题为中心点来出对应的方案可能会好一些。在币安的公链这个事情上,我们目前还是核心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交易,也就是说速度问题,我刚才提到了是说每一秒会有一个出快,所以速度还算可以,第二个问题就是说,撮合的上限。目前我们测试的结果是跟我们主站的测试结果比较接近的。如果有朋友有兴趣测试的话,也欢迎大家去试一试。目前在币安链上能够及时地完成交易,速度的话也是高于其他的区块链的。进一步说目前DEX能解决类似主站的交易量,每秒处理数千笔,出块时间是1秒。如果大家在测试过程当中发现了什么问题,也可以反馈给我们。我们也可以适当的给予找出我们测试bug的朋友一些奖励。

【掌柜第十问】

佟扬:您个人有看好除了币安自己的哪条公链么?不谈币价 ,只谈解决的具体问题帮助行业的真的好的基础建设

何一:我不太方便直接说看好哪个公链,因为特别像看好哪个项目一样。不谈币价,我提出一些可能性来探讨。我觉得一个好的公链,或者说一个好的项目,它需要去解决的问题,首先应该是目前在中心化的场景下没有办法去解决的问题。如果这个使用场景中心化能够做的非常非常好,然后你还去做它,为什么用户要选择你?所以我会比较倾向于看好这些能够去解决中心化解决不了的问题的这种品类。第二点呢,是除了本身他要解决中心化不能解决的问题,他最好还是一个to C的体系,而不是to B的体系,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如果你的项目是给一些公司提供服务的,就意味着说你需要去跟这些公司做行业的教育和信息普及,那去做行业的信息和普及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你不断的要花大量的时间精力去跟别人谈BD,但这些公司为什么要去用你的这个公链呢,那他用你的这个公链,他会给你带来回报吗,他真的会使用你的gas吗。

何一:所以我觉得大概总结一下,就是你首先要有应用场景,且这个应用场景是中心化没有办法很好的解决的问题;第二个是你不能是一个2B的业务,你不管是对组织还是对于公司,你的这个BD的成本都特别高,而且它不解决核心问题,因为你的教育成本太高了;第三点我是觉得还是要去注意法律法规,如果它本身在法律法规的提前的合法化上面做了更多的投入的话,我觉得对于这个公链长期的发展会更有帮助。这是我认为比较有效的三个point,但也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不代表币安的看法

【掌柜十一问】

佟扬:最近行情震荡不停,在您看来原因是什么?对于2019年行情走向您有何预判,对于投资者又有哪些建议?在您看来下一轮牛市的时间节点?

何一:其实所有的行情,不管上涨还是下跌,在投资里面不管是股票还是币圈,都有一个典型的特点,有一个专业名词叫戴维斯双杀。就是说,当他涨的时候是高于预期的上涨,下跌的时候也是高于大家预期的下跌。通俗的说就是人们喜欢追涨杀跌。当行情在震荡的时候意味着说价格已经到了一部分投资者的心理预期底线,所以它会有这个震荡,有一部分用户可能觉得是一个谷底了,有一部分可能觉得它还会跌。所以从这个维度来讲,我觉得2019年整个行情可能没有办法像比如说上一个牛市一下涨到2万美金。但是,我觉得还是一个比较值得大家去期待和投入的阶段,因为大家知道就是你去买入或卖出的时候,永远不要试图去抓那个最高点和最低点。

何一:我当然不建议所有的投资者都跟我们币圈老韭菜一样。就是你知道我们这个币圈老韭菜,一看价格跌呢基本上就恨不得说这个卖房all in全仓买入,那对于我自己来讲,我基本上所有的资产都是币,我其实不太推荐普通人也去做这样的选择是因为本身从我个人来讲,我的风险承受能力可能会比普通人更高。对普通人来讲可能价格涨了20%跌了20%就已经快崩溃了,但是我基本上不太看价格。所以本身从这个价格的这个高点还是低点来讲,对我的个人影响并不大,因为我还是坚定的看好这个比特币的价格本身会回到2万美金以上,当然因为我个人持仓主要是比特币和BNB。我对别的团队我不了解,但是我知道币安本身在做什么,这帮人每天他的工作量,他为这个行业在做什么样的规划,我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所以我基本上把自己的很多资产都换成了BNB,这个不是强行传销啊哈哈哈。对大部分人来讲,可能拿资产的百分之二三十定期去做一些优质代币的投资,我觉得就算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模型了。如果说像我们一样,账户里钱的变化动不动都是一个很大的数字,还是需要有一颗非常强壮的心脏。别人恐惧我贪婪,所以在我觉得它在低谷的时候,我当然是愿意花更多的资本去投入,然后再静静地去等待牛市的来临,因为我觉得涨回2万美金,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是需要时间。我没有办法非常准确的去告诉大家说,比特币什么时候会涨回2万美金,因为你去看比特币的价格波动,上一轮比特币到8000的时候是2013年底。然后呢在2017年基本上涨回了2万美金,中间其实是整整隔了四年。你会发现在股票市场基本上也是四年一个波幅。但是我觉得区块链行业呢,这个变化和成长比传统金融市场会更快一些,所以我不确定说在2017年的年底后下一个2万美金就一定是2021年,假如说他的时间更快,有可能是2020年。那你现在买入涨到2万美金,是不是一个合理的回报呢,我觉得有这个可能性。所以没办法准确的说什么时候涨回来,但是我觉得她一定会涨回2万美金。

【掌柜十二问】

佟扬:最后一个问题是帮忙一级市场投资人问的~币安Labs成立10亿美金生态基金,可以透露一下2019年币安Labs主要关注哪些赛道?

何一:其实Labs投资不是那种专注于某一个品类去投,而是更多的去看这个项目团队靠不靠谱,那这些商业模型是不是能跑通,然后它是不是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区块链行业的杀手级应用,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我们直投的项目还是我们孵化的项目,品类覆盖还挺全的,就比如说有这个隐私币、也有硬件、也有安全、然后媒体属性的,其实各个品类都会有。所有我觉得还是取决于这个项目本身,而不是取决于赛道。我觉得在传统这种市场,比如说VC其实是喜欢投赛道的,我把这个品类的都投了,因为我觉得这个品类一定能出来,我把这些项目都投了就一定可以赚钱。区块链行业还很早期,所以我觉得其实不用按照整个赛道的逻辑去投,而且每一个投资机构在投资策略上面也各有不同。只要项目靠谱,只要团队实力非常强劲,拥有终极杀手锏,也欢迎大家来报名labs的孵化。

【社群问答】

佟扬:好的,谢谢一姐,我的问题问完了,下面请一姐来回答来自金色社群的问题。

佟扬:来自@朱幼平的问题: 一姐,交易,投资,慈善,公链,应用,媒体,六个板块哪个效益最好?

何一:目前其实有收益的肯定还是交易了,投资方面如果大家关注的话,会发现我们蛮多项目都是没有发币的项目。其它的是我们在做行业的投入和长期建设。

佟扬:第二个问题来自@王子阳 的问题:Binance Vision, 很好奇一姐眼中的币安会是什么样?

何一:我其实蛮希望币安成为一个伟大的组织,币安目前是个优秀的公司,但是我觉得币安在未来应该更社区化,我们也希望真正能够帮助这个行业,帮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我知道,有时候说这样的话听上去特别虚,但我觉得只有相信奇迹的人才能创造奇迹。

佟扬:第三个问题是来自@二雷 的问题: 一姐有没有考虑与传统行业去对接,尽快让传统行业与新技术融合?

何一:你要说真的只是赚钱,然后财富自由,我觉得币圈很多老人都已经财富自由,所以可以问问他们,比如说杜总、宝二爷。走到现在他们对自己的人生还有什么样更高的挑战想去完成。 我觉得其实传统行业的对接,不应该是说,比如一个传统的公司直接家去,快点就可以了,觉得+区块链是不work的。就像以前的“互联网+”,不管什么公司都加个互联网,然后生意好像变成功了。 我觉得它应该是一个全新物种,哪怕是说区块链去颠覆新的行业的时候,也是一个全新的形态和结构,而不是所谓的简单的嫁接。

佟扬:第四个问题是来自@NULS-Lily wang 的问题: 刚刚一姐提到公链要解决中心化不能解决的问题,想问问一姐觉得区块链在解决传统的企业和中心化问题中,在哪些行业和领域可以解决更实际的痛点,带来更大的价值呢?

何一:我觉得他本身可能不是用来直接解决传统企业和中心化问题的,我觉得她是用来颠覆了那些行业的,像比如说我们去做慈善,就是因为大家都会因为觉得不透明所以质疑慈善,那我们去做一套体系,然后让他透明化起来。那如果有一天所有权结构都能用这套体系去把自己的账目清清楚楚的摆出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当然,在其他行业比如说政务、溯源、证伪等等都有场景,但最大的问题是说他怎么被推广,怎么去和这些场景结合是一个更大的问题。 那我刚才说到不管慈善也好,还是说去做溯源也好,很多时候都需要和其他的机构协作,这个时候困难就出来了。你会发现,其实我刚才提到的不管是溯源、证伪。其实难点不在于你把这个技术做出来,难点在于说我做一个公司,我作为既得利益者,那我为什么要去颠覆我自己。 所以这也是我前面为什么你先去做to C的业务,做人民群众都需要的业务,可能反而更容易起来。

来源:金色财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np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