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徐明星的车出来了!”
 
在万豪酒店门口蹲守一夜之后,杨静终于等到了徐明星经常乘坐的那辆白色丰田轿车。前一天晚上,有人看到徐明星住进了华贸中心旁边的这家五星级酒店,维权者闻讯而来,但酒店前台声称没有这位客人。维权者只能守株待兔,等待徐明星自己现身。
 
白色丰田缓缓驶离酒店,杨静他们开车尾随上去。白色丰田的行踪突然诡异起来,在兜了几个圈子之后,迅速消失在了杨静眼前。“跟丢了”,杨静十分懊恼。白熬一夜的他们没有去休息,而是回到位于上地某科技园的OK公司总部,和其他维权者汇合。
 
这是发生在维权者和徐明星之间的拉锯一幕,类似桥段最近频频上演。
 
多位维权者告诉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此次他们与OK公司的线下对峙始于9月上旬。一个多月以来,到过OK总部维权的人数累计接近100人。其中,大部分人的亏损都在50万以上,最高的则为1.2亿。
 
这些维权者以前互称“币友”,如今互称“难友”。他们共同的身份是虚拟货币交易平台OKEx的用户,共同的遭遇是巨额财富随着期货合约爆仓付之一炬。在他们看来,OKEx应该为多次不正常的爆仓事件负责,并赔偿他们的损失。公开资料显示,OKCoin和OKEx(下文统称“OK公司”)都是徐明星创立的公司,但今年年初,OKCoin宣布两家公司已经进行切割。由于OKEx的总部在马耳他,维权者难以触碰,所以他们只能到OKCoin位于北京的总部进行维权。
 
线下维权是最后的手段。在走上这条路之前,维权者们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但都收效甚微。他们与OK公司交涉,刚开始还会做一些登记、收到部分赔偿的承诺,但后来承诺没有落实,OK公司不再与他们做任何沟通,甚至删除了他们的交易记录、强行关闭了他们的个人账号。
 
维权人数越多,OK公司雇来的临时保安也越多。维权者绞尽脑汁,想要找到能够触动徐明星的维权方式,也就是找到徐明星的弱点和底线。有人跳楼、有人喝药、有人喷洒敌敌畏、有人跪地大哭,有人带来年迈的母亲、有人派来年长的父亲、有人带来怀孕的妻子,花样用尽但毫无所获之后,维权者陷入了悲观的情绪。
 
时间一天天过去,处境一天天恶化
 
找到徐明星,仿佛成了他们人生最后的那根救命稻草。
 
OKEx期货合约:噩梦开始的地方
 
这是57岁的冯友全第二次来北京。
 
他是一位江西农民,家里有一亩多地,种着棉花和水稻。此刻,他原本应该在家里收割晚稻,但9月上旬的一个电话改变了一切。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57岁的江西农民替子维权
 
“儿媳妇告诉我——老爸,我们家完了,你儿子亏了300万,大部分都是跟别人借的。”冯友全告诉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儿子在深圳打工多年,经济状况一直还算可以,前两年刚刚贷款在老家买了房。冯友全想不通,怎么突然就亏了300万?
 
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联系到了冯友全的儿子,对方介绍:今年年初,他通过一些媒体了解到区块链数字货币,并在一家交易平台陆续花费200多万购入了比特币和EOS等币种。此后币市走熊,账面亏损不少,他的心态原本是长期持有、等待反弹。但是没过多久,他就被OKEx“交易就送特斯拉”、“期货免手续费”等广告打动了。在没有充分了解风险的背景下,他把自己的资金陆续用来购买OKEx的期货合约产品。
 
和现货交易不同,期货交易的特点是以小博大,可以用1块钱的资金去撬动10块钱、20块钱的交易,当然风险也被相应放大,一旦买错方向,随时都可能发生爆仓、损失全部资金。在没有监管的币市里,期货合约成为了庄家大肆清洗散户的手段,根本没有任何规矩可言。操纵币价、穿针、滑点、定点爆破,散户只能沦为这些非法操作的鱼肉,而交易所“配合性的瘫痪”令灾难更加不可抗拒。
 
“愿赌服输,如果是正常爆仓我肯定认,但’拔网线’我绝对不认。”冯友全的儿子称,9月5日下午,比特币、EOS等币种价格猛跌,与此相伴的是,OKEx发生宕机,APP闪退、无法登陆,导致他没办法平仓或者补仓,只能眼睁睁看着近300万资金被洗劫一空(注:做多用户需要在币价大跌时不断追加保证金,否则就会被爆仓损失全部资金)。事后他跟客服交涉,认为OKEx应该承担主要责任,甚至怀疑吞掉他资金的正是OKEx,但屡次沟通都“没什么用”。
 
冯友全知道自己的儿子特别容易冲动,“怕出事”,再加上儿子还有工作要干、有债务要还,所以冯友全决定替儿子北上维权。他身上带了800多元,花了163.5元买了九江到北京的火车硬座票。十几个小时后,冯友全好不容易在北京上地找到OK公司总部,工作人员做了登记后,告诉他“先回去”,回头“会退一半钱”给他。
 
冯友全就回家了,但是没有等到一分钱,所以他只能再来一次,“要不到钱绝不回去”。
 
在OK总部,57岁的江西人冯友全、45岁的广东人陈有生,与另外几个年轻人成为了互诉衷肠的“难友”。陈有生是个小工厂主,他被爆仓62.8万元,其中大部分是借来的;邢志强和李贝都是北漂,分别来自山西、湖北,被爆仓200万、90万;李新来自四川成都,他没有被爆仓,投入270万买了一个名为wfee的币,现在这些币只值几千块,OKEx是wfee的股东,找不到wfee团队的维权者们只能被迫找OK公司维权;重庆姑娘杨静亏了1.2亿,其中4000万“愿赌服输”,另外8000万她认为是被OKEx操控爆仓的。
 
作为亏损最多的人,杨静也是线下维权最久的人之一。杨静向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提供的表格显示,近40多个现场维权者的累计亏损额超过1.4亿。
 
爆仓之后:从天堂到地狱
 
1990年出生的邢志强本来有个稳定的工作和美满的家庭。
 
邢志强来自山西省忻州市,2008年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学,毕业后留在一家国企上班,收入还不错,这些年攒下近100万的积蓄。他的妻子今年有了身孕,预产期就在下个月。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无法面对妻子的邢志强
 
去年年底,邢志强通过新闻媒体了解到比特币,并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入了几万块钱。后来币价下跌,邢志强亏了一些钱,但不多。直到被拉到各种微信炒币群之后,邢志强慢慢开始了解到OKEx的“期货合约”。
 
今年5月,想要赚大钱的邢志强拿了接近100万购买了OKEx的期货合约产品,没过多久就被“穿针”(指有人为操控嫌疑的价格异常)爆掉了。邢志强不甘心,想要回本的他四处借了几十万,但很快又赶上了“5.23事件”。5月23日,OKEx钱包出现BUG导致账户不能够及时增加保证金,邢志强又损失了数十万。
 
“我能接受个人判断失误造成的投资损失,但不能够接受因为OKEx存在的类似穿针、系统升级、APP的BUG导致的损失。”邢志强告诉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想要翻本的心态还在作祟,邢志强又用信用卡套现了几十万,结果毫无疑问又打了水漂。
 
债务越欠越多,银行催收的电话不断,甚至打到了公司前台,邢志强只能选择辞职。维权过程中,邢志强曾经尝试喝药自杀,后被及时抢救。妻子整日以泪洗面,性格温和的邢志强总是说:“你放心……这次能要到(钱)的”、“你不要哭,一切都会有办法的”。
 
多位维权者告诉区块链Truth,过去一年,影响较大的OKEx不正常爆仓事件主要发生在3月9日、5月23日、9月5日、10月11日这四个日期,前来OK总部维权的也主要是这几次爆仓事件的受害者。
 
和其他爆仓受害者不一样的是,李新的币还在他的账户,他现在持有3亿多个wfee币种。他笑称,自己炒币炒成了“大股东”。
 
今年6月,李新被一个陌生人拉到了QQ群,群里有人天天“喊单”(鼓动买入)wfee。看到不少人通过wfee赚了大钱(如今回想起来,李新觉得他们都是“托”),李新狠狠心投入了20万。他买的是现货,不是期货,所以爆仓的故事没有在他这里重演。
 
后来wfee币价不停下跌,在wfee官方和炒币群友们的怂恿下,为了“拉低成本”,李新不断加码“抄底”,前后一共投入了270万。其中,140万是卖掉房子换来的,70万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剩下的全部来自网贷和信用卡套现。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李新借遍了所有能借钱的APP
 
李新手里本来有3个手机零售店,现在全部转租出去了。与李新一起维权的一个wfee“难友”更惨,借了几十万高利贷,天天被人追杀,“自杀倾向非常严重”、“我们都在劝他,我每天跟着他,怕他想不开”。
 
区块链Truth问李新,骗你的主要是wfee项目,核心人物叫孙高峰,为什么不找他而要找OK?李新说:第一,孙高峰失踪了;第二,OKEx是wfee的大股东,(大交易所里)只有OKEx上线了这个币;第三,OKEx收了wfee几千万的上币费;第四,wfee的行径根本就是“诈骗”,OKEx要负平台责任。
 
“我投入了270万,结果它跌了3000倍,我现在有3亿多个币,一共就值几千块。”李新无奈地表示,因为这事老婆已经和他闹僵了,一个月没有见面和联系。李新是来维权,也是来躲债,他自认是个“走投无路的人”,而徐明星是整个僵局的那把钥匙。
 
维权者的处境总是相似的。
 
陈有生说,老婆要跟他离婚,“离就离呗,都这么大岁数了,不想过就别过了。”
 
李贝说,媳妇倒是没有跟他闹,越是这样、他越内疚,他甚至一度安排好了“后事”。但转念想想,事情不能就这么轻易了结。
 
维权者生存指南
 
第二次来北京,冯友全身上带了1500块钱。
 
对他而言,这并非一笔小数目。他一年种地收入不到2万元,还要供小女儿上大学。冯友全告诉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他执意要来,是因为不想让儿子来,如果儿子出点什么事,“家庭会散”、“孙子以后怎么办”。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睡在楼道里的冯友全
 
为了省钱,冯友全晚上就在OK公司的楼道里睡觉,睡袋是别的维权者给他的。有时候,保安会把他的行李和睡袋偷偷藏起来,他就大喊大闹,保安没办法只能还给他。为了省钱,冯友全“蹭”上了OK公司附近联想公司的便宜餐厅,但他没有工卡,就把5块钱给有工卡的联想员工,求他们帮他买一小碟豆芽+一碗米饭,这样吃了好几天。
 
后来有一天,联想餐厅不再卖5块钱的饭给他了,理由是他没有健康证。冯友全气得直哆嗦,他说:“一定是OK公司使的坏”。园区小卖部也不再卖4块钱一碗的方便面给他了,他没办法,只能走到1公里外的另一个小卖部去买方便面,“那里还没热水”。
 
冯友全千省万省,却没料到进了一次医院就把他口袋里剩余的大部分钱花光了。一天晚上,维权者和保安发生了冲突,冯友全倒地不醒,救护车拉走了他,所幸并无大碍。但这次进医院花掉1000元,出医院的时候冯友全口袋里只剩20元。医生看他可怜,塞给他100元。从医院回OK公司,他步行了将近2小时。
 
冯友全自嘲他的小爱好——抽5块钱一盒的大前门,喝6块钱一瓶的白酒,“费钱得很”。他摸着手里仅剩的20块钱,说了几句气话:“明天我就一分钱没有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去偷,要不去抢!总不能饿死在这里!”
 
其他维权者的状况也不比冯友全好多少。
 
李新和他那位被高利贷追杀的朋友,晚上在安宁庄最便宜的网吧度过,只需花费18元。邢志强和几位维权者一起挤在回龙观的廉价公寓里,费用平摊下来每人只需50元。还有的维权者在民宿楼道里搭帐篷,一晚上80元;在足疗中心大厅休息,一晚上90元。
 
他们说:“北京的酒店太贵了,住不起。”
 
保安有时候也跟维权者开玩笑:“亏了那么多钱,你们都是百万富翁,都是有钱人。”
 
线下维权是最后的手段。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尝试了所有可能的方法,但都没有效果。OK公司起初还会登记他们的损失,甚至会承诺赔付部分,但等他们回家之后一切就没有了音信。现在,维权者希望派出代表和OK公司谈判,但对方拒绝一切沟通。局面只能继续僵持。
 
杨静说:“北京的维权者还好,毕竟守家在地;外地的维权者太辛苦了,抛下家庭、工作,还得承受高消费。”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亏损1.2亿的重庆姑娘
 
在她看来,很多生活还有办法的外地维权者来到OK公司待两天就走了,留下来长期坚持的都是“走投无路的人”。
 
这些人的生活已经被炒币毁了,他们想找到徐明星讨个说法。
 
文明和野蛮的抉择
 
“你看这些人个个都戴着眼镜,都太文明了,所以徐明星才会肆无忌惮。”李贝对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打趣道。
 
两周前,李贝选择了“不文明”的维权方式。网络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他跪地痛哭,并高呼“徐明星我给你下跪了”、“徐明星还我血汗钱”。视频很快传遍币圈,李贝也因此得到了和OK公司谈判的筹码。
 
李贝提供的他和OK公司负责法务的高管梁某的沟通短信显示:梁某劝他别再闹了,给他50%,并希望他收集维权群的聊天记录、引导维权的人不要闹事。对此,李贝回应:“我屈辱下跪的视频传得到处都是,尊严都没有了,必须100%。”双方没有谈成。
 
李贝告诉区块链Truth,今年4月,他收到OKEx发来的短信,邀请他加入VIP用户群。进群以后,天天有人“分享”、“讲课”,教大家买币方法和炒币技巧。“现在想想,都是托、都是套路。”看到别人玩期货合约一天就可以把10万元变成130万元之后,李贝心动了,投入7、8万;没想到币价下跌,很快要爆仓了,没办法只能再追加10万保证金;没过多久,又接近爆仓了,李贝只能再加10万。就这样,他一共亏了90万,其中只有20多万是自己的积蓄,剩下都是借的。
 
尝试了各种维权方法都没有效果之后,感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李贝选择了下跪痛哭的方式。效果立竿见影,几天前,网络上流传着一纸“和解协议”,协议显示:OKEx的关联公司对一位用户(名字已打码)赔偿了52.8万元,后者承诺不再闹事。多位维权者猜测,拿到钱的正是李贝本人。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网传“和解协议”
 
维权者群体里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早期尝试跳楼、喷洒敌敌畏的维权者也都要到了钱。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做好了采取类似极端手段的准备。
 
亏了200万的邢志强说:“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但也做不到他(李贝)那样。”邢志强做过的最极端的事情是,和另外两个维权者一起喝下了农药,但药效不大、洗了胃以后就没事了,据他说OK公司并没有对此做出反应。有一次,邢志强的妻子挺着大肚子执意加入了维权队伍,在一次冲突中被推倒在OK公司的电梯口,所幸没有大碍。但同样没能触动OK公司。为了妻和子的人身安全,邢志强已经不敢再采用类似的冒险方式。
 
困惑的他喃喃自语道:“如果天天这样文明维权,啥时候是个头呢?徐明星太狠了,他根本就不会理我们。”
 
陈有生加入维权队伍很久了。7月的一天,他把70多岁高龄、白发苍苍的妈妈带到了OK公司楼下,举着牌子,上面写着“OKEx徐明星,你乱吃我儿子的钱,还我”、“OKEx徐明星,比特币骗子”。后来徐明星对此发了个微博:“此老太太每天来OKCoin中国办公室楼下上班,没有提供任何有关的账户信息。对于雇佣老人干这种事的人,于心何忍?有本事你自己出面啊!”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陈有生的母亲
 
但也仅此而已。陈有生愤怒地说:“我和我妈一起来的,账户是我的,我没有出面吗?”他告诉区块链Truth:“咱实话实说,我带老人家来,是希望能对他(徐明星)施加压力,尽快解决问题。”没有效果之后,老人家也就不再到维权现场了。
 
找不到徐明星的一些维权者开始把矛头对准了OK公司的高管。一天,他们在OK公司楼下围住了正要出去办事的法务负责人梁某,有人情绪十分激动,杨静劝大家要“冷静”、“理智”、“文明维权”,他们围着梁某不让走,但没有发生其他肢体冲突,直到警察到来。
 
大多数时候,维权者们被OK公司雇来的几十个保安挡在门外。上地派出所的民警有时候一天要到OK公司出警十几次,解决双方的摩擦和冲突。“不准统一着装”、“不准上街游行”、“不准喊口号”、“不准用扩音器”……民警定下的规矩,维权者们一般都会遵守。
 
在合租的廉价公寓里,维权者们每天都在讨论:“用什么方式,徐明星才会在乎?”
 
猫鼠游戏
 
维权者和保安也并不总是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
 
到了晚上,写字楼里静悄悄的,员工都下班了,维权者也就不闹了。他们对着一起熬夜的保安喊道:“兄弟,坐下来休息吧,我们今晚不冲了。”
 
保安躺成一片。他们对这起扩日持久的纠纷的原因并不了解,也分不清其中的是是非非,只是凭着自己的认知偶尔会打趣维权者“能亏几十万、几百万的都是有钱人”。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叛变”的保安
 
让维权者津津乐道的是,有个保安某一天“叛变了”。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找到了这位保安,他介绍:很多保安都是临时保安,是中介机构从马驹桥招来的。早上6点,中介会把马驹桥的“闲散人员”集合起来,一天工资150,干的就上金杯车,然后集体拉到上地。
 
这位保安说:“都是临时工,没有培训,甚至都不看身份证,是个人就能干、发个衣服就上岗。”他“叛变”的原因是,那天上午中介觉得保安人太多,就想“打发”一部分走,每人只发25块钱。他当然不干,于是和维权者一起大喊“徐明星是骗子”,场面十分滑稽。保安头头踹了他一脚,造成一点擦伤,给了200块医药费,这让他十分开心。
“本来是受害者和徐明星的斗争,结果变成了两群可怜人的对峙。”一位维权者无奈地说。说完,他又加入了维权者队伍,对着拦他们的保安大喊:“你们这些人,给诈骗犯做保安,赚昧心钱,还有良知吗?”
保安面无表情,他们只想安安全全度过一天中的12个小时,拿到150元工资。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午夜“对峙”
 
维权队伍慢慢形成了一个十几人的核心队伍。杨静告诉区块链Truth,他们的维权计划从来不敢在维权群里讲,因为里面有“OK的人”。在李贝提供的截图里,也显示出OK公司想要招募线人的急迫。经常会有人找到杨静,问东问西、眼神游离,杨静说,她已经有了很强的间谍鉴别能力。
 
两周前,OK公司曾经发过一则《关于OKCoin币行办公室遭遇身份不明人员围堵攻击的声明》,里面提到了一位“大哥张某庆”,说他每天会坐着宝马车来巡视维权进度。对此,多位维权者向区块链Truth表示,张某庆是一个企业老板,有次维权者把徐明星堵在了办公楼里,张某庆听到消息后带了一些自己的员工和朋友开车前来参加围堵。
 
9月10日,维权者曾把徐明星堵在了上海,后来双方一起进了派出所。那次,听到消息的张某庆也去了。上海潍坊派出所后来向现场投资者做出回应:这件案子在北京公安局朝阳分局已经立案,已看到原始的立案相关通知书,目前该案正在调查之中,按照规定,上海警方没有管辖权,并释放了徐明星。
 
区块链Truth查看了接触的多位维权者的身份证、亏损证据等信息,发现大部分人亏损的真实性都是很高的。这些维权者反馈,他们很少见到有人雇人来维权,像张某庆这种,也不过是一个有身份的受害者而已。
 
但在舆论上,张某庆使得维权者看起来像一群受雇的职业维权人士。
 
“没办法,他们掌控了舆论。”邢志强失望地说。
 
摆在维权者眼前最大的难题是:尽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OKCoin坚称和OKEx不是一家公司。所以,很多维权途径走起来并不容易。
 
人性和希望
 
邢志强说他不敢看网上的评论,“水军太多”,“不看还好、越看越生气”。
 
李贝在维权过程中受到的最扎心的一问是:“为什么你被骗了,我没被骗,你是智商有问题吗?”还有很多人会把维权的人当成贪婪的赌徒,输了活该,愿赌不服输可耻。
 
李贝也承认,每个人炒币都是想赚钱。但他同时认为,OKEx的期货合约是个无底洞,你一旦踏入就会无法收手,“如果有坑不填,就等于彻底认栽”。
 
翻盘的希望让他们越陷越深,直到无法自拔。李贝说:“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投入10万,有一半几率可以把以前所有亏的钱赚回来,你投不投?”他看了看身边的维权者们,说到:“这里80%的人肯定会投,他们不甘心。”
 
这就是人性。
 
李贝说他以前是个“非常正能量的人”,但最近半年多见识到了太多人性中的恶。“我以前觉得这个世界特别美好,人心都特别善良。我经常捐款,一直在帮助别人。甚至当我觉得自己活不下去的时候,我还想着做遗体捐赠。”说着,李贝拿出了一位捐赠遗体的公证书。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李贝和他的捐赠遗体公证书
“我被骗了之后,面临绝境的时候,我去哭、去哀求人家。也想过自杀,拿着刀扬言要自杀。”李贝叹口气:“突然发现所有的人都是冷漠的。”
对于外界的不解和责难,李贝称:“我干不过OK的公关,我本来是个受害者,结果在舆论上成了施害者。”
 
李贝很可能已经要到了钱,维权者都在猜测那个和解协议的乙方或许就是他。
 
有人说:“他还是很有良心的,有的人要到钱就消失了,不会给其他难友留一点希望。”
 
不过,OKEx的官方微博称上述协议是“假文件”。维权者猜测,OKEx是害怕更多人看到希望。区块链Truth就此事联系了OK公司,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应。
 
追踪徐明星:维权者大多亏损超50万 重庆姑娘亏1.2亿
 
OKEx官方微博
 
无论真假,这份和解协议鼓舞了OK公司楼下的那群维权者。
 
只要希望还在,他们的生活就能继续。
 
追踪徐明星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杨静、冯友全、陈有生、邢志强、李贝、李新皆为化名
 
寻求报道进群请联系:truth201807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ld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