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鬣狗”蔡文胜,一个连李笑来都拜服的男人

“鬣狗”蔡文胜,一个连李笑来都拜服的男人

一旦尝过暴富的滋味,便无法停止割韭菜的人生。
 
福建人蔡文胜就是如此。1999年9月26日,蔡文胜用打工赚来的30万元买了盈科股票,这笔钱是他准备远走澳洲的全部身家。他决定赌一把。不久后,披着超前的互联网概念,盈科上市,股价一路飙升,蔡文胜在高位全身而退,赚了100多万人民币。
 
彼时,互联网浪潮从大洋彼岸席卷至中国,蔡文胜投身互联网,从做黄页起家,卖过域名,创业美图,从事天使投资,几番沉浮。今年初,在“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中,他异常活跃,甚至放言:

区块链是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大的泡沫,区块链技术一定会带来巨大机会,我们只能拥抱泡沫,不参与才是最大的风险。”
 
大佬齐聚于此,人人激情陈词,仿佛一个茶话分享会。在蔡文胜眼中,这是一张区块链赌局,他备好筹码,随时准备下注。
 
关于“传统股权投资”和“币圈割韭菜”哪个更高级的话题,他并不避讳:“说实话,只要是成功投资人,都有参与成功的IPO,也就是参与割韭菜,因为大部分公司IPO以后,再也回不到IPO时的价格。股市里,大部分公司上市完,股东套现走人,能够继续干活给投资人回报的公司真不多。”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股民要买股票?在蔡文胜看来,因为有亚马逊的千倍神话,有腾讯的600倍神话,很多人还是希望自己能买到这样股票。
 
精明狡黠如他,今年美链过山车般的币价行情,让这位教父稳坐“韭菜”江山。从暴涨400倍到价格凉凉,不过半年时间。
 
蔡文胜
 
一只“鬣狗”的发家史
 
蔡文胜在中学时赚到了第一桶金,1985年,他向家里借了500元,在石狮大仑街摆地摊。
 
10年后,蔡文胜看准了人们对信息资讯的需求,与当代集团董事长王春风一起创办了泉州百业信息,这是最早的泉州工商黄页,比阿里巴巴创办的还早。
 
后来,蔡文胜在菲律宾做国际贸易,遇到了人生第一个低谷,在菲律宾知名工商界人士何建阳的帮助下,蔡文胜度过了难关。
 
1999年9月,蔡文胜豪赌盈科股票,赚了100多万,就在他抛手不久之后,盈科开始了心惊肉跳的暴跌,一直跌到几毛钱,盈科成了香港人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痕。
 
盈科股票让蔡文胜尝到了甜头,他又买了一堆互联网股票,但互联网泡沫很快就破灭,他赚的钱几乎都赔光了。
 
一夜清零的蔡文胜,被两则新闻激起了新的赌欲,一则是李嘉诚花300万港元加3%的期权,买了个名叫“tom.com”的域名,二是名为“Business”的域名,卖出750万美金。
 
多年过后,蔡文胜回忆起当时的兴奋。
“太神奇了,当时注册一个域名只是220块人民币,220块就能赚到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这太符合我的胃口了,因为我就喜欢干那种一块钱赚一百块的事,一块钱赚五块的事实在太慢了。”
2000年,蔡文胜抱着“以小博大”的心态,开始了天使投资之路,投了阿飞的站长站以及飞鱼科技。同时,他投了吴欣鸿的项目520.com交友网站,最终以失败告终,正是这次失败促成了蔡文胜与吴欣鸿一起做成了更大的美图。
 
那时蔡文胜靠域名获得的收入并不多,2003年他又创立了个人门户网站265.com。30多个员工待在一个小屋子里用一台电脑,在这间小屋子里蔡文胜遇到了另一个贵人——薛蛮子。
 
彼时,薛蛮子去福建厦门买古董,遇见了蔡文胜,劝他去更大的北京搏一搏。一个月后,薛蛮子投了25万美元,买了265.com25%的股份,几天后,熊晓鸽的IDG也跟着投了,随后谷歌也投了钱。6个月后,谷歌直接花了几千万美元收购了265.com。
 
蔡文胜并未停下创业步伐,2008年,他回到厦门创办了美图公司。
 
8年后,美图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深港通开闸后港交所迎来的最大一笔IPO,这也是继腾讯之后登陆港股的最大中国互联网公司。据2016胡润IT富豪榜发布,蔡文胜家族以105亿元排名第35。
 
天使投资,如鱼得水
 
如果说创业让蔡文胜掌握了商业的技巧,那么,投资互联网公司让蔡文胜的“割韭菜”技巧越发熟练。
 
从投资布局来看,今日一切,应证了他那句“成功的IPO都是割韭菜”。
 
2011年5月,阿里巴巴集团收购流量统计技术服务提供商CNZZ,收购金额为千万美元级别,蔡文胜曾经担任CNZZ董事长。
 
2012年11月,淘淘谷在悉尼ASX证券交易所成功IPO,蔡文胜为公司股东。
 
2013年10月31日,58同城在纽约泛欧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共融资1.87亿美元,蔡文胜是其创始人姚劲波的天使投资人。
 
2014年12月,飞鱼科技香港上市。这是蔡文胜人生中第一个天使投资项目。
 
2015年3月,暴风影音A股上市。彼时,蔡文胜持股2.8%,约为335.68万股股票,据媒体估测,再多一个涨停板,蔡文胜就能增加财富8000万。
 
易名科技、明致体育、美易在线、飞博共创、良晋电商、点击网络、游动网络、享联科技……这些扎堆挂牌新三板的公司,背后都有蔡文胜的身影。
 
精明的蔡文胜,不只在大陆寻找项目,香港第一家科技独角兽企业TinkLabs,这家十亿美元级别的公司,也有他的投资身影。
 
2015年9月30日,乐升以53亿台币(约合10.27亿人民币)收购“同步推”,这也成为台湾游戏厂商中最大的收购案,同步推的天使投资人是蔡文胜。
 
蔡文胜如何看待同为天使的李开复、徐小平等、薛蛮子等人呢?
 
他在采访中坦言:李开复的投资风格是偏逻辑性,偏爱投资一些有大公司从业经验的人;徐小平是偏浪漫型的,只要项目能够感动他,就会投资;薛蛮子,是容易接受新事物的人,他更多是一个广撒种的方式,只要投入资金不用很大,他就愿意去投,项目众多,等待它成为爆款;杨向阳是一个偏情怀的人,经常为情怀买单;雷军一般只投熟悉的人,或者是熟人介绍的项目。
 
跌宕起伏的美链收割图
 
“蔡文胜是出了名的割韭菜,从美图到如今归零的美链,真是凉透了,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参与他的项目。”一位投资者告诉时代区块链Times。
 
从美图上市至今,蔡文胜从没停止过“画饼”。
 
他曾信誓旦旦地说坐拥11亿用户的美图,通过广告、电商以及互联网增值服务,必然使美图在一年内实现盈亏平衡。
 
一位熟识蔡文胜的人士透露,蔡文胜当年的心思根本不在于经营美图,而是忙着找壳装资产、割韭菜套现。
 
美图上市当天,大半个创投圈都来了,几家主要的投资机构蠢蠢欲动,等待即将到来的收割期,越早进入的投资方,收益越大。
 
投资人深谙:再不变现,一切都晚了。
 
美图一度被誉为“中国颜值经济第一股”、“腾讯第二”,不过,近期其公布的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共计1.274亿元,营收同比下降5.9%,月活总数同比下降15.9%,手机销量下滑37%。半年报发布第二天,美图股价一度跌超15%,目前总市值为港币170.8亿元,还不到2016年底上市时的一半价值。
 
股价暴跌的背后,是从未盈利的尴尬。
 
美图始终找不到一条清晰的变现道路,曾经引以为傲的10亿用户,如今也缩水到3.5亿。
 
精明的蔡文胜,在美图低迷的股价面前,找到了一条捷径——区块链
 
2月23日,区块链产品美链(BEC)上线OKEx,这款与美图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项目,从开盘价0.09231美元,一度飙涨至80美元,随后稳定在4美元左右,涨幅高达4000%。
 
美链一共发行70亿代币,流通量为35亿个,按4美元一个计算,总市值高达280亿美元,相当于四个美图公司的市值。不过,很快美链就大幅回落到0.8美元附近。
 
BEC价格趋势图
 
4月22日中午左右,BEC合约出现重大漏洞,黑客通过合约的批量转账方法无限生成代币。天量BEC从两个地址转出,引发抛售潮。当日,BEC的价值几乎归零。美图此后立即与BEC美链撇清关系。
OKEx下午4点多发布公告,称由于BEC出现交易异常,交易所已经暂停了BEC交易和提现。
 
BEC从当初的280亿美元市值,到如今近乎归零,意味着背后有数百亿美元资金被收割,市场纷纷指责蔡文胜“吃相难看”。
 
蔡文胜多次否认与BEC无关,但这些证据直指蔡文胜。
 
,美链的白皮书曾大量提及了美图及其旗下产品,根据美链的项目白皮书,美图海外的第一款产品BeautyPlus是第一批接入美链的应用。
 
二,美链的首发平台OKEx原内地主体OKcoin,曾获得蔡文胜投资,OKEx注册在伯利兹,运营办公室设在中国香港。
 
,美链的域名也与蔡文胜貌离神合。蔡文胜的结拜兄弟蔡宝忠,用香港拼音名字注册了一系列域名,留下的联系方式都是蔡文胜创办的cncn.com的、蔡文胜的老搭档张立的邮箱,而BEC的域名beauty.io也是蔡宝忠注册的。蔡文胜和BEC之间,只不过隔了“蔡宝忠TSOI PO CHUNG,和张立zl@cncn.com”两只“白手套”而已。
 
蔡文胜的割韭菜技能,连李笑来都赞赏有加。
 
在不久前泄露出的李笑来“割韭菜”录音中,李笑来总结了币圈的“割韭菜”秘籍,录音中,李笑来贬了一堆大佬,唯独对蔡文胜特别青睐:“蔡总是很有思想的一个人,而且他逻辑清晰。”
 
李笑来的话并非玩笑。
 
今年年中,蔡文胜联合一些大佬们建立了爱思群,发行500枚爱思币(AISI),群内成员一人一枚,在蔡文胜的启发下,单枚币的价格突破400万人民币,成为世界上最贵的数字货币
 
疯狂收割后,“鬣狗”自我辩白
 
区块链赌场,蔡文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上线当天BEC为什么会暴涨?这其实是目前交易所存在一个弊端。我们知道股票市场,有股票IPO时,它会有一个盘前交易,撮合交易。但数字货币交易所是没有盘前交易的。所以在上线的瞬间,有人只要花个几千美金,都会让这个币涨几十倍。”
这是蔡文胜给的理由之一,他甚至建议交易所进行改革,未来进行盘前交易。
 
在最初发行的70亿BEC里面,99.9%都集中在前4个地址。蔡文胜辩解:“在OKEx上交易所里面的BEC币从来没有超过300万个,数量太少,怎么去割韭菜呢?如果要割韭菜,它就更应该把大部分的BEC挂到交易所里面去交易,对不对?”
 
时代区块链Times调查发现,大量被美链收割的投资者早已心凉离场。
 
币价跌跌不止的背后,一位代投人员告诉时代区块链Times:美链项目负责人已经不再更新项目信息,朋友圈的信息寥寥无几。
“不排除有少数的人,会在高点去买到BEC。但这个其实是极少数的人,而且是极少数的行为。”在蔡文胜口中,大量投资人的损失,不过是“少数行为”。
也许分裂者,常常无视自己的分裂。
 
蔡文胜曾在访谈中说,“其实我很怀念2004年以前在厦门的日子,没有谁认识我,也没有谁会来找我聊天,可以专注做喜欢的事情”,言语间流露出对纯粹简单的生活的向往。
 
不过,“割韭菜”这件事,一旦迷上了,就像坐上了无法退场的过山车,不是从低处往上走,就是从高处俯冲而下。
 
盈科股票让香港人不再愿意听互联网的故事,不再信任互联网的创业。十余年后,股市泡沫、互联网泡沫中的事件在币圈中又轮番上演。经历了香港神股、域名、天使投资人的豪赌,灵魂早已悬在半空中的蔡文胜,在区块链的赌桌上“红着眼”向前。

来源:时代区块链Times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ld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