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韩国推迟ICO禁令讨论 “犹豫不决”成全球监管主基调

韩国推迟ICO禁令讨论 “犹豫不决”成全球监管主基调

对于加密业的监管,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态度似乎都可以用犹豫不决来定义。
 
果不其然,今年年初就传出将要解除ICO禁令的韩国,再次传出被推迟的消息。
 
今日,韩国国家政策委员会主席Byung-doo Min称,政府努力在12月的国民议会上进行区块链和ICO公开听证会,就ICO禁令进行讨论,但不太可能在11月底前做出决定。
 
民意裹挟下的监管之路
 
韩国的加密货币监管之路,可谓传奇。
 
2017年9月29日,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表示,将禁止所有形式的代币融资(ICO)。这也意味着,韩国成为继我国之后叫停ICO的第二个国家。
 
不过韩国的强监管之路在一开始就遇到大量阻碍。
 
今年1月11日,韩国司法部长朴相基曾表示,政府部门正筹备禁止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相关法案。
 
禁止数字货币交易?民众可不答应。
 
随后,韩国居民就向监管部门提交了一份请愿书,要求撤销颁布的加密货币交易禁令的公告,并有13万公民附议。最终以监管部门妥协,允许数字货币交易告终。
 
监管被民意所裹挟,在各国历史上并不多见。据统计,韩国投资加密货币的人数达到400万,占韩国总人口的8%,并且仍在不断增加中。
 
面对着愈加庞大的韩国炒币大军,监管部门不进来分一杯羹是不可能的。2018年1月,韩国监管部门宣布将向韩国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征收24.2%的企业和地方所得税。
 
今年5月份,由300名议会成员组成的国家立法机构正式向韩国政府提出议案,允许在制定了相关投资者保护条款的情况下进行ICO。其后,相关监管部分就一直就是否解除ICO禁令进行探讨。
 
上个月,韩国政府政策协调办公室主任Hong Nam-ki透露,韩国政府将在11月决定是否再次允许ICO在该国的活动。
 
可是11月已经接近尾声,等来的却是监管部门推迟决策的消息。
 
难以抵挡的炒币热情
 
除了泡菜和韩剧,目前在韩国火热的可能还要加上数字货币。
 
总人口将近5000万的韩国,有着庞大的投资群体。每一位投资者都有一个暴富梦。数字货币还没有兴起的时候,在本金有限的情况下,股票、基金等传统投资渠道收益有限。
 
数字货币的出现,给了韩国民众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
 
韩国就业网站Saramin曾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在941名韩国受访者中,有295人投资数字货币,比例高达 31.3%,其中有80%的受访者年龄处于20岁到30岁之间。
 
这种炒币狂热和乐观直接导致的后果,韩国相关市场里的一些数字货币价格比其他国家高出近51%,多出来的这部分价格也被称作“泡菜溢价”。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末,当比特币和以太币的价格在全球市场上分别超过19500美元和1500美元时,这两种加密货币在韩国Bithumb交易所就已经以30%的溢价进行交易。彼时,比特币和以太币在韩国超过25000美元和2000美元。
 
随着今年数字货币行情的一路下跌,韩国民众的炒币热情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寂。
 
记者了解到,经历了6月份数字货币交易所Bithumb被盗事件后,韩国的数字货币交易量一度萎缩并持续到了10月份。
 
根据CryptoCompare的数据显示,自今年10月份以来,韩国的数字货币交易量大幅上升,甚至在某一天的交易量占据了加密货币市场总份额的近50%。
 
截至到今天,Bithumb交易所30天的交易量为603亿美元,远超第二名BitMEX交易所的388亿美元。韩国投资者购买力之强,可见一斑。
 
高风险也代表着高收益,每一位投资者都很清楚。那又是什么支撑着韩国投资者如此狂热的炒币热情呢?记者查阅了韩国的失业率。
 
数据显示,8月韩国就业人口为2690.7万人,同比仅增加3000人。这一增长数字创2010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连续7个月不足10万人。
 
与此同时,韩国失业人数同比增加13.4万人,达113.3万人,连续8个月超过100万人。韩联社报道,这是韩国失业人数创下的历史第二高纪录,仅次于1999年时创下的峰值136.4万人。
 
就业环境的持续恶化,一部分韩国民众把希望寄托于数字货币,也就可以理解。
 
实际上,在11月6日,韩国区块链治理和共识委员会(BGCC)已发布韩国ICO指导方针。BGCC提出了将加密货币区分为金融投资商品(证券型)和非金融投资商品(实用型)的方针,并主张称:“要在一定限度内对证券型加密货币采取资本市场法。”
 
证券型和实用型,这就走上了和美国相同的ICO监管之路。
 
而就在11月6日同一天,韩国科技部举行了一次咨询谈话会,就本国禁止首次代币发行的现状咨询了国内区块链协会的相关成员。据悉,一个匿名区块链协会的成员Per Chosun评论道:“部长要求我坦白地就首次代币发行禁令表达我的看法。这似乎显示了在一定程度上,在允许的范围内政府有可能协同努力,允许一定的首次代币发行。”
 
其实,不禁止数字货币交易,仅仅禁止ICO,这无异于掩耳盗铃。
 
相关资料显示,很多韩国的项目方都在国外进行ICO发行,转回到本国数字货币交易所进行交易。这无异于游离在了监管之外,自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如今,韩国的数字货币市场仍旧在政府一紧一松、一冷一热中缓慢前行。ICO禁令何去何从,韩国的监管部门只能延缓,却不能搁置。
 
来源:区块链新金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