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为什么政府想要由央行来发行数字货币呢?

为什么政府想要由央行来发行数字货币呢?

2016年1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其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的消息。在会上,央行要求自己的数字货币研究团队“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类似地,英格兰银行和加拿大银行等央行也正在计划或考虑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在比特币的问世引发了私人发行、去国家化的数字货币浪潮之后,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似乎也已经成为了一种全球性的趋势。

既然央行已经完全控制了货币的发行,它们为什么还要费力去开发自己的数字货币呢?

好吧,这是一个有趣而又重要的问题。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需要知道一些基本知识,一些数字货币101。

不同于网上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所使用的传统电子支付工具(方便传播法币的工具),数字货币是一种新技术。它是在一系列新技术的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他们不是传输货币的工具;它们本身便是货币。其中,建立在密码学之上的数字货币也被称为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比特币就是这种这种数字货币的典范。在它横空出世之后,它又启发了许多类似的系统。一些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也开始研发自己的数字货币。根据发行者的不同,我们可以把数字货币分为三种:

1.     非金融机构发行的数字货币

2008年11月,一个化名为中本聪的人[1]通过发明一种名为区块链的新技术,首次设计出了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也就是比特币。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完成了比特币的代码开发。由于其点对点和电子化的本质,比特币可以在两个人之间直接传递,而不需要中心化的结算机构。因此,它是一种快速、低成本、无国界的支付体系。

2.     商业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一些国际大型金融机构看中了数字货币低成本、快速、安全的特点,纷纷开始尝试利用其底层技术,即区块链技术,来研发它们自己的数字货币。比如,瑞银、德银、桑坦德银行和纽约梅隆银行这四家全球最大的银行就已经参与其中了。它们的数字货币类似上述的数字货币,只是其发行者有所不同。尤为值得注意的是,金融机构开发数字货币是为了满足自己快速清算交易的需求,而非通过替代央行所发行的法币来挑战金融现状。

3.     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一些中央银行,比如中国人民银行和英格兰银行,也在对数字货币进行了一番研究之后,打算推出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issued Digital Currency,CBDCs)。在技术上,CBDC和上述两种并无二致,但由于其特殊身份,CBDC在经济上会产生更大的影响,而这也正是央行想要引入CBDC的原因。

CBDC会产生至少三大影响,也就是,对政府来说,拥抱CBDC有三大原因。

创造一个去现金化的社会

政府讨厌现金。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政府希望由央行来发行数字货币的原因。

对政府来说,虽然现金是其法币的原始形式,却有着一些显而易见的缺陷。与存在于金融机构里的资金相比,现金更不受政府的控制。现金一旦离开银行,就立即变得难以追踪。政府无法得知每张钞票正处于什么位置,被谁拥有,甚至不知道它是否仍然存在。这使得现金很容易被人用于贩毒、走私、逃税、洗钱甚至是资助恐怖活动。另一方面,个人所持有的现金也很容易成为窃贼或强盗的目标。

更重要的是,现金会影响政府推动负利率政策的努力。当把负利率降到令人无法忍受的水平时,储户就会放弃把钱存在银行里的便利性和安全性——他们会取回自己的钱并把现金放在家里。这使得负利率政策难以实施。

这也正是为什么欧洲央行决定停止发行500欧元的钞票,而前美国财长劳伦斯·萨默斯也在号召废除100美元钞票——在此之前,美国已经于1945年停止了500美元及更大面额钞票的发行。

然而,只要人们还能够从银行中取出现金,不论政府如何限制现金的使用,仍然会有大量的现金游离于受政府控制的金融体系之外。这是政府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在一个全面使用央行电子货币的社会里,CBDC能取代传统形式的货币,并实现去现金化的目标。届时,政府将可以监控每个公民的个人账户至每一笔交易,并可以取缔所有在它们看来不合法的交易。它们也可以在出现负利率的时候阻止人们把现金取回家。人民将彻底沦为砧板上的鱼肉。正如Joseph T. Salerno教授在 《为什么政府讨厌现金》一文中所指出的:

我们的统治者所给出的限制现金的原因,是让社会免于恐怖分子、逃税者、洗钱者、毒品卡特尔和其他真实或想象出来的坏蛋的破坏。洪水般限制甚至禁止使用现金的实际目的,是迫使民众通过金融体系进行支付。这使得政府可以扩张自己窥视和追踪其公民最私密的财务行为的能力,以便挤干其公民的最后一元应付税款。”

抢走比特币等私人数字货币的风头

现行的货币制度是不公正、后果严重和摇摇欲坠的,奥地利学派和其他学派的经济学家们花了很多精力来论述这一点。私人数字货币的诞生提供了一次变革货币和金融体系的改版机会。然而,各国政府也不可避免地感受到了威胁。它们嫉妒各种数字货币的风光。但碍于情面,大部分政府都不能直接宣布比特币为非法,毕竟,这有悖于它们拥护技术创新的表面立场。

因此,虽然世界各国政府对数字货币的态度不一,但其区别也仅仅在于它们对比特币的拒绝程度上——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在彻底地拥抱比特币。这些自大狂希望通过发行一种能被它们自己控制的数字货币,来悄悄转移掉公众对比特币的关注。

结果便是,各国政府对待数字货币的立场常常十分矛盾:一方面,它们在限制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发展,另一方面,它们又在积极研究和模仿比特币开发自己的数字货币。以中国为例。2013年12月5日,“为保护社会公众的财产权益,保障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防范洗钱风险,维护金融稳定”,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工信部、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共同发布了一则通知:

……虽然比特币被称为“货币”,但由于其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现阶段,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以比特币为产品或服务定价,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买卖比特币,不得承保与比特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比特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

但这绝不意味着PBoC认为数字货币是一种不好的东西,相反,在2016年的数字货币研讨会上,它们承认,实际上“……从2014年起就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团队,……”,并认为“……探索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通过发行模仿品替换真品来偷天换日,这当然不是政府第一次这么干了。

实现对货币政策更精准的控制

央行的官员们——一帮社会工程师——对通过操纵货币政策来调控经济深信不疑。然而,每当他们的努力失败,他们便试图将其怪罪于市场。比如,他们用增加货币供应来作为一种刺激;然而,这些本应刺激实体经济的钱,却常常被“贪婪”的商人转移到金融市场,用作相反的目的。相比之下,数字货币可以帮助他们实现对货币政策更精准的控制,这不止是指它们能让“直升机上撒下来的钱”准确地飘进人们的钱包;鉴于这些数字货币是可编程的,政府甚至可以借助各种脚本来控制如何使用这些新增货币。

举例来说,如果政府计划通过补贴特定农场,比如某几个玉米种植场,来扶持农业部门,他们可以直接在这些农场的账户地址里增加一笔钱,比如一亿美元,并规定这些钱只能在特定时间发送给特定化肥商,规定每家农场每年最多只能使用一千万美元,这样,他们就可以保证农场主们不会浪费这笔意外之财,并且这笔钱不会流向其他部门,比如股票市场或房地产市场。

尽管这样的货币政策仍然终将失败,但在政府官员的眼里,CBDC无疑为他们提供了一种更好的工具。对他们来说,有了CBDC的帮助,他们就能更好地计划和管理经济。

结论

尽管和比特币等自由数字货币有一些相似之处,央行数字货币在本质上却和比特币所代表的东西截然相反,它有以下三个影响。(1)依靠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政府将或许能实现其建立一个去现金化社会的目标,而对大众来说,他们将要面对的财务剥削将更加严重;(2)CBDC将偷走比特币的风头并帮助政府压制数字货币革命;(3)CBDC或许会被用作一种对货币政策实现更精准控制的工具(虽然长期来看这种努力最终还是会失败)。面对这样一个即将到来的巨大威胁,自由的爱好者们应该有所警觉并尽早思考对策。

作者:熊越

来源:haobtc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np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