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比特币暴涨暴跌谁在洗盘,比特币今年还会大涨吗?

比特币暴涨暴跌谁在洗盘,比特币今年还会大涨吗?


比特币大跌当天有上亿资金在做空 主力利用“央行约谈”消息清洗盘面。

比特币价格昨日仍在6300元一线波动。

有资深投资者表示,“我始终觉得国内交易所交易量大,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国内势力在做,国外的个人也可以在国内交易所直接或间接操作。这波行情是碰到了好时机,主要是人民币贬值,同时全球货币相对美元都在贬值。比特币的诱人之处始终是资产转移成本极低。”

1月5日,当比特币价格冲向8000元的时候,炒作比特币期货的一个圈子发生了激烈争执:当即做空还是炒到万元再做空。当L先生转述细节的时候,在他周围大约有上亿资金在放空;当天市场振幅超过30%,成为这轮行情中振幅最大的一个交易日。

 

市场

做空炒家当天差点爆仓

1月5日,当每个比特币价格冲过8000元的时候,在深圳一家比特币公司就职的L先生对行情的跳涨突然紧张起来。

自去年12月中旬比特币价格冲过6000元,他和朋友们意识到,一波大行情已经启动了。这是一批比特币创业公司的年轻高管,闲暇时尤其碰到大行情,重新玩起了比特币期货,“寻一把刺激”。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相当多的圈内人一旦遇到行情,就“手痒难熬”。

“突破8000元了,我一直在盯盘,朋友们也在网络上交流,我们都是技术派,靠趋势和技术分析行情。当天争论的焦点是8000多元市场可能回调,还是上冲到万元再回调。”最近半个多月,比特币行情走势开始极端,每天振幅轻而易举便突破5%,进入2017年,两个交易日的涨幅都超过6%,完全是烈火烹油。做空的机会越来越明显,但是做空压力很大。

当天比特币最高涨幅突破了13%,创出大行情以来单日涨幅纪录。“想不到这样的走势。不少做空的朋友在8000元止损了;有个朋友在8600元继续补仓做空,还是在最高位的时候爆仓了。”

“主力直接干到8888元,用同行的话说,数字太美,不敢看。我在接近爆仓的时候,终于遇到反转行情。”行情急转直下,走势一泻千里,当天最大跌幅达到33%。跌了第一波,L先生松了一口气,继续加码。

据L先生介绍,在他周围,大约有上亿资金在市场放空。讲到这次操作的最大体会,L先生表示,“惊心动魄。以后不想再去赌市场了,还是价值投资更安稳。”

 

揭秘

主力利用旧消息一菜两吃

市场认为,行情下挫的原因在于央行紧急约谈比特币交易所。上周五,中国人民银行及其上海总部分别约谈了三家比特币交易所——火币网、币行和比特币中国,让其针对近期的异常情况开展自查,并进行相应清理整顿。据了解,约谈内容主要是关于自查,火币网将积极配合,另外行业也在自发酝酿成立自律组织。央行公开约谈信息后,比特币价格从6500元左右再度跳水到5555元,随后在6000元附近整理。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这则消息实则是旧闻,其实前一天便在小范围内传播,有资深投资者表示,“主力利用这则消息一菜两吃。当天洗了一次盘面,第二天消息公开时又故伎重演。”这位投资者认为,央行并没有释放更多利空消息,“市场暴涨之后,警示风险再正常不过了。”

比特币暴跌当天,著名网络作家小强Rock警示投资者,“风险已经在聚集了,就算是牛市,也还是会回调的,更何况现在有完善的做空机制;只要有钱,向平台借币,就可以做空获利。”他甚至表示,有相当多的人在期待做空,一些人是希望做空获利,另一些则希望利用回调上车,“而多头一旦发现风向变了,反手就会加入空军的行列。”

类似L先生通过期货做空的大有人在,“我之前做空了3次,分别是6600元、7600元、8300元,因为是逆着行情做,所以亏惨了,爆仓了。” 直到这次成功做空,他表示,除去爆仓的亏损,总体还是赚的,“我的朋友包括我本人都是很少操作行情的,大家都是行业老人,只有像这种大行情才会玩,一次输赢几百币很正常。”

据他介绍,以比特币期货为例,如果是10倍杠杆,用一枚币,10倍杠杆就是10个,只要行情有10%的逆势波动,这些币转眼就没了。如果是20倍杠杆,输赢更是只有5%的波动。市场波动越剧烈机会越多,但是操作难度也相应加大。

 

对比

比特币去年涨幅居资本市场首位

与大宗商品、期货、股市相比较,2016年,虚拟的比特币以146%的年涨幅稳居各大资本市场第一。去年各大市场的走势更多受到供需关系和潜在地缘政治事件的影响,传统的避险品种黄金全年录得逾8%的涨幅,为2011年以来最大年度涨幅,白银涨幅超过20%,但是与资本新宠比特币相比较,显然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大宗商品市场是去年各市场最抢眼的“明星市场”,黑色系品种焦煤、焦炭期货更是号称“绝代双焦”,其年涨幅分别为108%和136%,但与比特币比较只能屈居于第二、第三。分析师认为,大宗商品上次暴涨是在2010年至2011年,去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无论是持续时间还是上涨幅度均超过当年水平,本次价格上涨是受到供需因素直接推动,而上次更多是受到货币性因素影响。不过,各大期货公司的年度预测报告指出,今年大宗商品市场会随着经济回暖而继续走好,但不会出现去年那样的大幅度上涨。

在47个期货市场中,75%的期货市场以上涨走势告别2016年,其中乙醇以45%的涨势高居榜首,但如果与比特币相比较仍然逊色。

除A股外,全球所有资本市场都在去年上涨,公开资料显示,在全球60多家市场中,委内瑞拉、开罗和俄罗斯股市涨幅占据前三名,委内瑞拉IBC指数年内累计上涨117.33%,开罗CASE30指数累涨76.20%,俄罗斯RTS指数累涨52.22%,而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均以负值垫底。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A股3000余只个股中,跑赢比特币涨幅的不足180只个股,这其中还包含相当多的新股,其比例不足所有股票的一成。

至于比特币后续的走势,业内人士称,比特币仍将受到政策的影响。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连续三天的调整中,比特币最大跌幅达到38%,从最高价8888元到最低价5555元,似乎是主力有意为之,其到底在释放什么信号尚不清晰。不过,在美元持续升值各大货币相对贬值的大背景下,比特币很有可能迎来政策更多的调控。

截至昨天发稿,比特币价格仍在6500元一线波动。

 

争议

比特币今年还会大涨吗?

在近期的采访中,北青报记者发现比特币这轮大涨行情有个重要特点,一批2014年前后入市的“老人”,在行情从5000元到6000元之时,相当多的人退场了,成为这轮行情的踏空者,而更多大胆入市的是一波“新韭菜”。这轮调整还在进行时,更多的声音是“市场回归理性了,但很多踏空的老人亏大发了”。不管怎样,这轮大波动又会吸引从政府到普通人更多的目光。

这轮行情主力是否像市场所传递的那样,更多是中国投资者主导行情呢?北青报记者也听到不同的声音,有资深投资者表示,“我始终觉得国内交易所交易量大,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国内势力在做,国外的个人也可以在国内交易所直接或间接操作。这波行情是碰到了好时机,主要是人民币贬值,同时全球货币相对美元都在贬值。比特币的诱人之处始终是资产转移成本极低。”

值得注意的是,与比特币的极端走势相呼应的是最近三天人民币在香港离岸市场的暴跌暴涨。在比特币大起大落之时,针对比特币的争论声音再度被放大。而此前,对立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

有媒体援引国外的消息称,近几个月来比特币的上涨可能与一个名为“MMM社交金融网络(简称MMM)”的机构有关。去年7月左右MMM进入中国,以传销组织的形式在中国展开营销活动,与比特币上涨时间相吻合。所谓的“MMM社交金融网络”,是由俄罗斯金融巨骗谢尔盖·马夫罗季多年前发起的一个组织,其规则非常简单,新加入的会员首先无偿提供援助资金给其他会员,每个月获取30%的利息,主要利用比特币进行交易。报道称,进入金融市场的比特币和庞氏骗局十分接近,一个标准的庞氏骗局会不断扩大他的受众,形成一个金字塔形的利益分配体系,一旦没有人加入,这个游戏就玩不下去了。

与此同时,看多者则引述境外数字货币领域的专家观点,称比特币价格未来将节节攀高。雷吉·米德尔顿是区块链公司Veritaseum的创始人,他将比特币与黄金进行类比时认为,对于普通人来说,用1000美元来买一个比特币似乎太贵了,但是目前比特币的市值仅仅是160多亿美元,而市面上所有黄金的总值达到近7万亿美元,一旦比特币得到广泛普及,其市值达到1万亿美元是不足为奇的。未来的十年或二十年内,币价很可能达到10万美元。拿好你手中的币,2017年比特币价格或许能够达到2000美元。

 

财经故事

我为什么没有在比特币上发财

进入新年,比特币圈子盛传着一篇“我为什么没有在比特币上发财”的玩家文章。

作者在文章的开头即表示,要说没有赚钱也是假的,作为比特币的早期用户、投资者甚至是所谓的创业者,我从比特币上还是赚了一些钱。但是总体上说,从财务角度看,尽管我早期大额投资了比特币,参与了比特币产业链的一些环节,但是并没有让我“财务自由”,更没有实现商业意义上的“成功”。从这点看,我在比特币领域的投资和实践基本是失败的。

从文章中可以看出,作者是早期的比特币投资者。他最早建仓比特币的成本价在100美元以下,早期还投资了比特币产业项目,并参与了多个比特币创业项目。作者自称,“可以说是在底部发现大牛,确实是顶尖投资者的水平了”。尽职调查期间,其调研手段和调研方式做到了尽善尽美,并自学了包括密码学在内的所有知识,所有建仓的比特币全部自建冷钱包储存,多地备份,确保万无一失。

他还表示,比自己更专业的专业矿工——矿场公司的程序员,能够自己写矿池程序、自己设计ASIC的牛人,最后赚钱的也是极少数,大部分公司最后走向倒闭,这批人也不知去向了。

作者称,之前任职的公司是当时国内第一家ALTCOIN ASIC矿机公司,创始人是年仅20岁的天才,经营着世界上第一大矿池。公司CEO是中信出版社《比特币》的作者,和中科院合作。加上早期获得了千万级种子轮投资,很快公司就扩张到好几层楼,各种项目组,还开了交易所,并投资了一个交易所项目。“按理说这是典型的业内人士,为什么还赚不到钱呢?——和普通股投资一样,大部分上市公司里的员工甚至高管,也没能从自己行业的股价波动中赚到钱。”

他认为,作为专业投资者,“我比大多数炒股的知识水平都高得多”。但他分析自己的投资之路后认为,体现在信仰、德行上,与顶尖高手有着明显差异。他分析道,德行是说愿意为自己的信仰买单,愿意承担长期持仓带来的后果,以换取长期持仓带来的收益。
 

最后他指出,在漫长的投资之路上,所谓锦囊妙计便是:短期价格是绝对不可能预测的,长期价格只和未来的事实有关,为自己对未来的判断买单,在此基础上设法加强自己的判断力。(记者 刘慎良)

文章: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7-01/09/c_129437101.htm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投资建议,炒币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