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比特币唤不醒“斯德哥尔摩症”患者

在一个叫斯德哥尔摩的岛上,生活着一群热爱和平的人民,他们认可贝壳作为信用中介,以它作为等价交换物换取自己需要的食物,每个人依靠自己的劳动获得想要的生活,日子过得幸福而美好。

有一天,岛上出现了一个恶汉,要求大家认可他家树上的叶子为唯一的信用中介,试图反抗的人都被扔到海里喂鱼,善良的人民很快就被驯服,慢慢以恶汉家里的叶子作为等价交换物,岛民要换取另外生活用品,必须用物品到恶汉家里换取叶子,再用叶子去交换其它物品,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每个人手里的叶子越来越多,但买到东西却越来越少,除了恶汉和他的小弟们,人民的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

有一天,一个岛民漂流到邻近的“福威德恩”岛上,发现“福威德恩”岛上出现一种记账方式,比用叶子作为中介来交换商品更简单方便——愿意接受这种记账方式的人,将自己的来往账目记在上面,只要得到6个人的认可,那么系统就认为这个账目是对的,所有的交易都在账目上用数字表示,不需要叶子作为中介物,如果这个人想去买东西,他只需要在上面划账,就可以拿走自己想要的商品。因为账目是公开的,每个人都可以对账单进行检查,杜绝了造假可能。

这个漂流者复印了账本系统回到“斯德哥尔摩”岛,一些聪明人认可这种思想,觉得这种记账方式公平严谨,而且其它岛上的人也认可这个记账系统,出去打渔很方便在当地交易,就加入了这个系统,恶汉的小弟赶时髦也宣称接纳,参与的人越来越多……然而,一些习惯使用叶子岛民看不下去了,有叶子不就够了吗,叶子不是恶汉认可的吗,为什么还要这样一个系统,叶子才是有价值的,叶子是我们永恒的财富,而且叶子有恶汉来保护,而你们这个账目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串虚幻的数字。

但参与的人还是越来越多,一些使用叶子的岛民赶忙给恶汉打报告,在温柔乡里享受的恶汉回过神来,大喝一声:我的地盘上,这个账单没用,叶子才是合法的,谁用这个账目进行交易我就揍谁。恶汉的小弟赶紧跟上,我们不会使用也不认可这个系统,于是账目在“斯德哥尔摩”岛上从公开转入地下,除了一些信徒坚持使用外,大多数人仍然想尽办法去赚得更多的叶子,因为他们认为,叶子最公平,叶子是唯一的依靠,叶子天生而有权威,叶子是生命中的一切,只有叶子才能让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来自“福威德恩”岛上的记账系统虽然在“斯德哥尔摩岛”被恶汉定性为“非法”,但由于其天生的便利与精准,在其它岛屿上却得到越来越多人的承认,这里要特别提到“福威德恩”岛,这个岛是附近最富庶的岛屿,也是记账系统的发源地——“福威德恩”岛上的岛民天生剽悍,也一直使用叶子作为等价交换物,与“斯德哥尔摩岛”不同的是,生产叶子的树则由岛民选举一位壮汉来守护,但守护叶子的壮汉也经常偷偷的弄点叶子分发出去,搞得叶子也越来越不值钱,让其它岛民非常生气。

一个聪明人就创建了记账系统,所有的人可以不需要叶子也可以自由交易,壮汉内心恨不得撕掉这个公开账本,但这样做违背了“福威德恩”岛上传承的自由精神,下一次壮汉不会那么容易被选为树的守护者了。就这样,“福威德恩”岛慢慢的接纳了这个记账系统,成为与叶子一样地位的等价交换物,获得普遍认可。

“福威德恩”岛承认了账目系统交易的合法性后,其它的很多小岛屿也陆陆续续表示支持,但由恶汉主宰的斯德哥尔摩岛,却仍然必须用叶子进行交易,但由于叶子越来越多,“福威德恩”上的壮汉认为斯德哥尔摩岛叶子没有价值,要求恶汉在双边贸易时改用记账系统来进行,恶汉虽然不愿意,但因为一直打不过壮汉,不得已只好答应,回来后他想出一个法子,将那些被曾经定义为“非法”的账单占为己有,很快恶汉就拥有了巨大的账单财富,于是恶汉宣布为了斯德哥尔摩岛的利益,承认记账系统的合法性。

斯德哥尔摩的岛上人民仍然在努力的赚取叶子,他们觉得,叶子是真正的财富,是唯一的依靠,是合法的货币,它比黄金还要金贵,比钻石还要坚挺,只是他们不知道,恶汉已经不在乎他们手里的那些叶子了。

罗金海(金比特创立者,作家,编辑,著有《城市战争》《牛顿的新装》)

来源:http://c.blog.sina.com.cn/profile.php?blogid=e786476d89000c6f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