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是谁要杀死比特币 疯狂炒作招杀身之祸

  由于央行的一纸命令,比特币在中国的命运出现了逆转。12月16日,央行约谈支付宝、 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公司,要求不得为比特币等交易网站提供托管、支付与清算服务。18日,比特币的价格从4000元跌到2100元。此前的12月5日,央 行等五部门发文,明确比特币不是货币。此前,狂欢的比特币曾经蹿升至7395元的高位。尽管在最近的几个交易日里,比特币价格反弹幅度不小,但可以断言, 随着各种围堵,管制比特币交易的规则的完善与落实,比特币在中国算是走上了穷途末路,难以善终了。进一步,我们可以大胆预期,假如比特币一直这样炽热下去,兴风作浪,在国外会有同样的命运。

  疯狂炒作招来杀身之祸

  不过,即使如此,对于这颗即将逝去的流星,我们不可贸然失敬,将它看成不入流的二货。在没有弄清楚比特币的性质之前,我们不要向它狂泼脏水。因为,就货币本身的工具价值而言,我们最好采取理性中立的态度。毕竟,人类与货币之间长久以来的恩怨千转百回,令人深思;而作为晚生的纸币以及管理者央行 ——其典型代表是美联储——历来的名声不过尔尔。

  作为新生事物,比特币被蒙上了神秘色彩。2100万枚限量滋生的稀缺性催发了市场的疯狂投机。而“去国家化”的理想主义色彩似乎为这种投机奠定 了理论基础。两者相互呼应,令得比特币的“花车大游行”浩浩荡荡,来势汹汹。疯狂的炒作,加上挑战现有货币体系的内生因子,比特币为自己的覆灭准备了杀手 锏。理由信手拈来,诸如干扰经济活动、扰乱货币秩序、破坏国家金融政策等等。毕竟,就近半年来的市场表现看,比特币的投机所具有的巨大的经济能量是任何货 币当局都不敢小觑的。可以说,如果不加以监管,疯狂的投机会对金融市场,乃至整个经济活动产生极大的冲击。因此,比特币被打压,原来是炒家惹的祸。

  比特币是竞争性货币发行的尝试

  但是,我们不可因此就否认比特币的价值,尤其是网络经济条件下比特币所具有的长远价值。原因在于比特币的特质是内生的、不可能被抹杀的——它具 有挑战传统货币的天性。漫长的货币演绎史告诉我们,眼下流行的以中央银行为载体的垄断性货币制度并不是最好的制度。早在20世纪中叶,著名经济学家哈耶克 就构想了货币的“非国家化”,创造性地提出了的竞争性货币发行制度设想,被理论界称为20世纪最具独创性的理论构思。虽然这个理论一直停留在纸面上,但是 “货币非国家化”理论还原了货币的本来面貌,澄清了被污染的货币之河,彻底颠覆了中央银行制度的神圣性,为我们描绘了竞争性货币发行制度的另类图景。

  众所周知,从贝壳、石头,到铜、银、金等金属,再到纸币,货币演化形式的多样化使人们逐渐认识到了货币的本质——信用。而信用本质的赤裸化随着货币与黄金脱 钩而进一步凸显出来。是什么支撑货币畅通无阻?是国家信用、中央银行制度在支撑货币吗?只有国家权力做后盾,货币才能像今天这样大行其道吗?不!国家信用、中央银行制度不过是蒙在货币上的面纱。而且,上百年来,这层面纱被描上了五彩斑斓的动人色彩,从而迷惑了世人的双眼。结果是,中央银行垄断货币发行的 做法好像是上帝的圣旨一样不容他人染指。但是,正是哈耶克独具慧眼,穿过历史的迷雾,才看清了传统货币制度的弊端,提出了货币“非国家化”的理论构想。而 比特币无意中成为竞争性货币制度的践行者。

  比特币还有很长路要走

  其实,无论什么货币,其职能能否正常、充分行使,关键在于两个因素:一是币值的稳定性;二是“最终贷款人”角色的确定。在现有中央银行体制下, 以国家信用做后盾,央行充当“最终贷款人”角色似乎很权威,也极为方便。中央银行制度的演绎似乎证明了这一点。但是,正是因为其权威性太强势太耀眼,让人 忽视了其中的缺漏。而对于货币而言,这个缺漏具有颠覆性。在这样的体制下,要保持币值稳定却难于上青天。经济发展、民生改善、财富分配等时常受制于通胀之 苦。而历史上货币操纵、恶性通胀之频发更是罄竹难书。这正是哈耶克货币“非国家化”理论的攻击路径,也是竞争性货币制度的立足点。比特币挑战现有货币制度 的基因与潜在张力,毫无疑问危及现有货币体制,其命途多舛也就可想而知了。

  仔细寻思,不难看出比特币自身的缺陷。目前而言,其发育是不健全的。最明显的是,比特币流通之下,“最终贷款人”如何确立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 决。我们甚至可以怀疑,这个议题还没有被其创始人纳入考量范围。婴儿出生了,还不知道安乐窝在哪里。这样的父母是轻率的、不负责任的。但是,这不应该成为 扼杀婴儿的理由。

  比特币能否解决“最终贷款人”缺位的问题?答案是肯定的。理论上,这个问题的解决不是依赖外在的强制力、发行人的经济实力以及物资财富的多寡,而是能否建构起约束发行人的机制以及以此为基础的市场信任度。如果将比特币比拟成智能手机,那么,苹果与三星就是最好的货币,它们能主导交易活动,成为人们持有、接受的对象。而其他潜在竞争对手的存在迫使苹果、三星谨慎行事,力求获得市场长久的青睐。这正是哈耶克理想中的最有效的货币制度。

  我甚至设想,如果允许比特币生存下来,再辅以恰当的指引与归管,比特币具有成长为世界性非国家化货币的美好前景,具有成长为挑战世界性货币—— 美元——的巨大潜力。作为世界性货币,美元的流通为各国经济贸易提供了方便。但是,美国政府是狭隘的、自私的,不可能公正处理牵扯各国利益的货币问题。 2008年以来,美联储货币大放水,以致世界性通胀蔓延便是明证。值得欣慰的是,世界上对比特币痛下杀手的国家还不多,有些国家甚至承认了比特币的正当 性。也许这给比特币留下了活口,让我们依然可以梦想着比特币的未来。

  转自:新浪财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