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李笑来本人针对录音事件作出回应:没骂用户傻逼 录音者有问题

摘要:今日,李笑来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文章对录音事件作出回应。他表示:1、没有骂散户傻X,“韭菜”这个词从来就不在他的语言使用范围之中;2、他说的话是“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并非“不要相信价值投资”;3、关于微信建群,推广项目之类的设想是吴子龙说的,并非他所言;4、量子链现在不是空气币,他说“我帮着量子链卖了六个月的’空气币’”时,句子中的“空气币”是带引号的,指的是量子链还没有主网上线,所以只能用ERC20代币。

李笑来本人针对录音事件作出回应:没有骂用户傻逼 录音者真的有问题

7月6日下午消息,李笑来发文回应“录音门”,称没有骂散户傻逼,无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都不会使用“韭菜”这个词。

李笑来解释称,录音里说的“我帮着量子链卖了六个月的’空气币’”。这里的“空气币”是带引号的,量子链现在不是空气币。

李笑来称,几乎每时每刻,都觉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并表示自己私下经常讲脏话,并不认为私下说粗话是什么坏事。

李笑来表示,被曝光的录音是与厦门区块谷总经理吴子龙夫妇会面的时候,他们俩偷偷录音的,希望这对夫妇能看到这个事是他们夫妇俩真的有问题。

以下为李笑来文章全文:

笑来也有话要说…… 兼感谢理解我的朋友们

这两天很多人问我,被录音的感受,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自己傻逼呗。

几乎每时每刻,我都觉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这事儿我公开都说过。什么“人设崩塌”之类的评价,肯定不是了解我的人做出的,我哪里有什么人设啊?我被如此这般大量关注才几天啊?人设个屁啊!

我本来就是个粗人,私下经常讲脏话,只不过我不笨,我读书很多,思考很深,会写清楚的文章,也会做有意义的演讲。我个人并不认为私下说粗话是什么坏事,当然,公开讲粗话确实不好,因为那会影响太多人的心情,也不礼貌。

被“曝光”的那段录音,应该是在2018年2月4日。当天是厦门区块谷总经理吴子龙夫妇来找我的时候,他们俩偷偷录音的——我自己当然不知道在被录音,所以,理论上来讲,我并无意对着大众喷脏话,而当场听的两个人,也知道我的脏话并不针对谁。

被录音,被传播,还被有意曲解,当然不爽,而吴子龙夫妇把我出于好意的私下谈话录音并放出去,也非常缺德,然而,此人还在我的微信通讯录上,为什么呢?因为我希望这对夫妇能看到这个事儿是他们夫妇俩真的有问题。

易理华还在硬币资本的时候,主张要做个收费群——就是后来大家所知道的“600ETH”群,在当时的环境下,我觉得也挺好,就同意了(只不过当时就说好,群内的人在一年内若是赚不够600ETH的话,是要退这600ETH的)。

春节前后,易理华被发现做老鼠仓之后(此事有人证和物证),我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跟他聊了一下,他自己选择“安静地离开”;而我也并不想撕破脸。当时我还安慰自己“在这样不正常的世界里,年轻人很容易遇到被扭曲的境遇”,认为“他只不过是着急赚大钱而已”,所以,“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动作变形”……

当然,后来证明我对此人的想法和做法都是错的。此人在明知自己即将要离职的情况下,以硬币资本合伙人的身份建立了一个小密圈,前后收了将近一千万人民币。面对几乎同样一拨人,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就要证明对方是错的,这也许是他的思路。所以,一路下来,易理华开始视我为敌人,四处说着一些阴阳怪气的话,煽风点火。再后来就是可怕的熊市了——之前的行情下行,被普遍认为是大市调整而已,春节期间搞得鸡飞狗跳的三点钟群,就是市场理解的表现……

其实很少有人真正听完录音的,绝大多数其中被曲解的地方,我看着都觉得神奇。

事实一:李笑来没有骂散户傻逼

录音里,我脏话连篇,但,对于散户的评价,我是这样说的:

“……不要骂散户傻逼!散户最牛逼……”

事实上,无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我都不使用“韭菜”这个词,因为这个词本来就是莫名其妙的——从来就没有人能够清楚定义自己口中的“韭菜”究竟是什么?难道,在交易市场上,赚到钱就是庄家,赔了钱就是韭菜?

整个录音里,我从来没有用过“韭菜”这个词,更谈不上“割韭菜”这个词——这个词从来就不在我的语言使用范围之中。第一个在这段录音里能找到我说了韭菜两个字的人,我就送它两万块钱,说了几次,我就送他几倍。如果你完全找不到“韭菜”两个字,那么你就要想想了,是不是有人用心险恶,用各种惊悚的标题栽赃李笑来的谈话内容?(我都怀疑会不会有人因为我这个承诺剪辑录音硬插进去很多个“韭菜”?)

事实二:李笑来说的话是“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

我的原话是,“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有没有“盲目”这两个字,句意天壤之别啊!

这个也不是我从来没有公开过的观点。投资是有时限的,不是“永远不退出”的,看长期,看短期都是投资,但,每个人的判断理解不同,于是,“盲目相信价值投资”的人一定会吃亏。国内股市里有一个段子:“如果有一个人跟你讲价值投资,那么他肯定已经被套牢了很长时间……”

而且,谈话中我举例说得很清楚,我的选择是比特币而不是莱特币,是EOS而不是以太坊,身体是很诚实的,无论是谁都一样。

事实三:以下一段话,是吴子龙说的,不是李笑来说的

这段话被标题党们拿来拼命做文章:

这样也更好地把至少把全国的社群再整一遍。很多也邀请我们过去,但是我们比如说公信宝的总部我们会去,因为我们可能思路还是停留在比如类似公信宝,我们会把它讲成一个成功的案例。然后呢有三个阶段嘛,第一个是关于区块链的一个讲解,第二个是讲成功案例,第三个会推一些新项目。所以按照这样的逻辑讲下来,但是如果说第三个新的这个项目一定要成为我们主打的这个项目!所以说我们全国社区巡回一回,才有我们的价值所在。

这是吴子龙夫妇想做的事情,他们是做代投服务的,但他们手里没有项目,没有技术,所以来找我。我呢,就分享一下我的看法,希望对他们有帮助。而项目也好,技术也罢,说实话,还真不是想给就能给出去的,所以,此人后来我再也没见过。朋友们听说之后,都骂我傻逼,跟什么人都那么实在,都劝我以后不要接触太多人了,但,我觉得吧,自己傻逼就傻逼吧,我还是得按照我原来的样子活下去,是不是?

事实四:量子链现在不是空气币

这个事儿有必要澄清一下。录音里我说,“我帮着量子链卖了六个月的’空气币’”。这里的“空气币”是带引号的。说话的当时,我是有手势的,就是用两只手比划引号那个手势。听过我演讲的人知道,我经常使用这个手势。

最初那六个月里,量子链还没有主网上线,所以只能用ERC20代币,所以,当时外界就把量子称作“空气币”,但我是知道他们有代码的,也请人审查过一部分,所以,我知道他们不是真正的空气币。并且,事实是,帅初没有跳票,到了去年九月份,主网也真的上线了……这就好像EOS最初也被称为空气币,但主网上线了,并且还真的是原创,还如何被称为空气币?

以上。

到这里有必要说说陈伟星了。在六月末的时候,我委托律师在杭州互联网法庭对他发起了起诉,起诉他诽谤。在他上蹿下跳胡说八道的时候,我一直没有跟他对骂,只是要求他提供证据,否则他就是诽谤,并且在微博上给他24小时准备证据。72小时过后,我向法院提出了诉讼。用法律保护自己,是很艰难的,但,我也别无他法。

陈伟星这种人,其实真的是很难对付的,因为他总是高举着“正义的大旗”,跟他对着干,就好像是我要跟正义对着干似的……行业需要公开透明,这事儿谁都知道,这事儿谁都同意,可问题在于,他每次撕咬的时候,都搞得好像我要是反对他,就是反对行业公开透明似的——可问题是,我真的赞同行业公开透明。

这也是陈伟星的一贯手法。陈伟星搞了个“打车链”,然后四处宣讲,面对媒体,他是这么说的:

陈伟星:如果我做打车链失败了,可能是整个行业的失败

扯虎皮拉大旗,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他不是有幻觉,觉得“我一闭眼睛,世界就黑暗了”,而是清楚地知道怎样利用“光明正大”的说辞让自己身处所谓的“不败之地”。

然而,时间是最犀利的。时间久了,这种人的真面目就会露出来。陈伟星的打车链白皮书发布一周都不到,链塔智库发布评估报告,直指VVShare的代币价值体系违背经济学原理。

  (1)并未解决行业痛点,多场景间缺乏共性。

  (2)代币价值体系违背经济学原理。

  (3)自创共识机制,实用性待考察。

  (4)代币总量过大,未公布锁仓计划。

  (5)项目处于早期阶段,进展不明确。

  (6)团队信息披露不足。

综上,VVShare项目与区块链技术结合必要性不高,项目可行性不明确,同时信息披露不足,代币价值体系违背经济学原理,需要警慎对待。

这次链塔智库的评估,印证了我一直以来的看法,陈伟星根本不懂区块链,并且根本不懂如何认真做事。

然而,一部明显是公正客观的评估报告,由于是关于陈伟星自己的项目的,突然之间,陈伟星发现正义的大旗不在自己手中,就开始直接发疯了:

“7月5日,链塔因《“打车链”VVShare白皮书评估报告》与VVShare发起人、泛城控股创始人陈伟星产生意见冲突,链塔分析师尝试与陈伟星就VVShare项目进行沟通,很遗憾,陈伟星似乎对自己发起的项目探讨兴趣不大,在数百人的微信群公开造谣链塔是骗子公司,并毫无根据的臆测链塔对项目的评级是收费评级。”

时间检验一切,但何曾想时间出手这么快?陈伟星你慢慢表演罢。

另外,本来起诉陈伟星诽谤,我走的是民事流程,现在看来,必须走刑事流程了。他靠臆想诽谤的,不仅仅是我个人,还有我投资的BIGONE交易所。

BigOne交易所客户预存的代币,严重已经怀疑被挪用或者盗窃,官方披露的冷热钱包只有小几千个eth,200多个比特币,这些币还不如一个大户钱多,一个交易所只有这么点币不可想象。

这再一次是造谣中伤。随后,BigOne的团队扔出了多个冷钱包地址,向用户展示了交易所的储币。陈伟星是不知道的,“100%保证金证明算法”,是我投资的币付宝创始人潘志彪发明的,后来云币也采纳,并且一直使用。同时,这个“100%保证金证明算法”一直以来也是被其它交易所所耻笑的,但,即便BigOne在最不济的时候,也一直坚持使用这个算法。然而,陈伟星的这次造谣中伤,明显包含着商业目的,并且已经造成了其它企业的商业损失。

在这里,希望我的读者清楚:

李笑来没啥人设。我是啥样就是啥样。人前人后都一个德行。公开场合不说脏话,恰恰是因为礼貌。

我从来都知道,我自己就是个傻逼。

明天的我就是会觉得今天的我非常傻逼。

还有一条更重要的:

感谢跟我有关的所有团队,在这期间踏踏实实做事。

这一条尤其重要。哪个团队做事会一路顺风呢?没有。团队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幸亏,在这段时间里大家专心做事,乃至于遇到的困难一一解决。现在回头看,在陈伟星动用各种可能方式造谣中伤之时,所有的团队都没有出事,安静地做事,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若是在这样的时候,团队并没有专心做事,出了什么幺蛾子,那我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想想都后怕。

感谢所有专心做事的人——专心做事的人最帅了。

来源:新浪科技

事件回顾阅读:重磅!李笑来割韭菜录音曝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ld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