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说起易理华和楼霁月,币圈总是联想起“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但这可能只是传说中的第一印象。
 
据「北纬31度」调查,几乎可以证实:易理华已习惯了从一级市场低价收购项目(几乎不挑)、给垃圾项目喊单等行为;而楼霁月在二级市场打配合,做市值管理,拉盘砸盘。
 
二人配合,收割韭菜和项目方,可谓“珠联璧合”。
 
“易理华有一个明显的特质:赚钱欲望特别强烈。”几乎每个接触过易理华的人都会这样告诉「北纬31度」。
 
这点几乎是他与楼霁月最强的共识。
 
一位熟悉他们的人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因为小时候家境太差了?”
 
也许正是强烈的赚钱欲望,让易理华一路走来,不时“动作变形,用力过猛”。
 
据相关人林鹏透露,易理华是会给楼霁月下“KPI”的,每年要赚够多少钱。之前《时尚先生》的报道,也印证了这点: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币圈开始有流言传出,这哪是金童玉女,分明是雌雄大盗啊……
 
01、易理华的发家史
 
“我和易理华认识非常早了,他最早是帮某园区拉项目的,那时无论是谈吐还是气质,非常屌丝。”曾和他有业务往来的王童向「北纬31度」透露。
 
易理华的发家,一个靠的是量子链。
 
投资量子链还是2017年初。在那之前,易理华是在挖矿。一个朋友告诉「北纬31度」,其实易理华挖矿没赚到什么钱,让他获得第一桶金的是量子链。
 
投资量子链的资金,是他老丈人给了他200万。易理华将其中约10万元投入到了量子链中,1元买入,后来涨到100元以上,赚了百倍。
 
“就是别人觉得他看起来勤奋,也擅长社交,愿意带他玩,带他投资了量子链,完全谈不上投资技巧。”易理华身边一个朋友说。
 
易理华的发家,还有一个关键人:老猫。
 
去年的一个春天,易理华通过微信群联系到老猫,约在了一个咖啡馆见面。
 
“虽然有点大舌头,普通话说得不好,但很客气、穿得很讲究,也坦率,一点不掩饰他的赚钱欲望”。
 
老猫一旦对人有了好感,就很容易去相信。他偏偏又碰到了易理华的强项:特别能说让人喜欢自己的话。
 
出于对方的热情,老猫推荐了SIA、Zcash这两个项目,特别是Zcash刚刚产出,交易量还不大,建议提前布局。
 
半年后,果然这两个项目都爆发了,这可能是易理华进入区块链行业的第一次暴富。
 
后面的半年里,易理华加入INB成为合伙人,迎娶楼霁月,走向了人生巅峰。
 
易理华加入硬币资本后,业务很快遇到了瓶颈。
“作为基金负责人,竟然几乎没有任何引入LP的人脉。”于是老猫开放了所有的人脉资源给他。但硬币的其他同事发现他的能力问题,发现很难一同开启工作。
 
“你看他现在投的项目,也是10个里有9个垃圾。”王童告诉「北纬31度」。
另一位看着他一路成名,同样投资量子链、唯链结识易理华的LP,往了得资本投了1000ETH,现在有点后悔,正在着手退出方案,“但不知还能收回多少”。
 
02、相识楼霁月
 
据易理华朋友透露,易楼二人是经朋友介绍,在2016年底认识的。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原本要加入硬币资本的,其实是楼霁月。领英上有一个疑似楼霁月的账号,挂有“INBlockchain合伙人”字眼。
 
楼曾经对易理华,说“不跟老猫笑来合作,就不嫁给他。”

所以,那段时间易对老猫也特别殷勤。那时,老猫还和笑来弟弟合租。易理华甚至会半夜跑过来找他们宵夜。
 
易楼二人给老猫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但他可能没想到,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天大的坑。
 
2017年下半年,硬币资本需要一位资产管理合伙人,老猫顺理成章就想到了楼霁月。但实际推进时发现,很难给楼霁月找到合适定位,找不到一个合作的点,后来干脆放弃。
“能力不匹配,可能比较难做好这个事情,”老猫说。
 
但不得不承认,楼霁月、易理华有非常强的做事和赚钱热情,这点在年轻人中其实也蛮稀缺。加之楼霁月一直以来的推荐,老猫的目光又投到了易理华身上。
 
那时“九四”刚过,私募基金规定更严:不得向合格投资者之外的主体募集。易理华自称有私募行业从业经验,让他加入硬币资本无疑是很大优势。

老猫看中了这一点,加之之前积累的信任,易理华顺利成为了硬币资本合伙人,接手了基金投资业务。
 
老猫以为,这件事办妥了,安心回到了日本。谁知,这是硬币噩梦的开始。
 
李笑来前不久对录音事件的回应中,提到了易理华对硬币的三宗罪:1、做老鼠仓被抓现行;2、确定离开之际,用INB合伙人身份开高价小密圈敛财;3、离开INB后到处诋毁INB。
 
其中情节最严重的,是老鼠仓事件,李笑来公开表示,这是导致易理华离开硬币资本直接原因。
 
2月11日,老猫在其公共号发表《原则》一文。这是在易理华被开除的第二天,文章是在实际暗指易理华没有原则,不是可以合作的人。
 
其细节如下:易理华在INB做基金管理人时,将INB的某个LP投资INB资本的数亿资金,转入了自己的账户,且一再对该LP声称李笑来知道。

直到LP直接和李笑来聊起,这事才东窗事发。之后客户追索这笔资金,归还的方式竟然是,三个月后拿出一堆乱七八糟的币抵充。
 
“当时问到这个事情,易理华似乎有100个借口,但事实在这里,所有的借口都无比苍白。也是他运气好,当时硬币在撕另一件事,不想再次闹大,我们还是选择息事宁人,才让他能全身而退。”老猫说。
 
用老鼠仓来形容这事,其实已经很好听了,这是非法挪用公司资金,这么大的金额,且实锤,大家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话说回来,易理华在硬币不到3个月,按照常规企业来看,其实还没过试用期呢。
 
可莫名其妙的是,易理华离开INB后,多次在各个群阴阳怪气攻击INB。
 
多人将此截图提交给老猫。易理华甚至私下打电话给所有INB的LP,挑拨关系,建议他们退出。也确实有一部分LP,因为他的原因选择退出。
 
老猫表示,在没有删除易理华微信之前,曾经将截图转发易理华,提醒他不要太过分,但对方完全没有回应。
 
离开硬币后,夫妻店开得更加奔放了。易理华立刻打出了了得资本的旗号,法人代表是楼霁月。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另外,这个介绍里含水量很高,其中ETH、EOS、GXS 都只是二级市场上买入,根本算不上早期投资者,连ICO都没参与,更不要说股东。

把炒币说成投资,「北纬31度」也是投资机构了。

而楼霁月的数字资产管理公司Tokenmania(TAMC),易理华早有参与,他在一次演讲中顺理成章地说出TAMC是他做的。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虽然易氏夫妇对外声称生意是分开在做,实际都是夫妻店。
 
而二人的夫妻配合也自此拉开序幕。
 
03、联合收割项目方?
 
除了与INB的纠葛,鲜为人知的是,楼霁月用做市值管理的方式,暗割了多家项目方。
 
“市值管理实际是一种割韭菜的方式。如果你要做项目,千万别找外面的团队做市值管理。”「北纬31度」联系到一些项目方,负责人如此说到,并一再嘱咐不要透露自己项目以及名字。
 
楼霁月的TAMC(Tokenmania)是一家数字资产管理公司,相当于币圈的余额宝。但TAMC不止提供数字资产管理,楼霁月在“3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的分享中,说漏了一嘴: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虽然不能100%确定是指市值管理服务,楼霁月的描述——“设计、发行和做市方案”,看起来仍相当暧昧。
 
市值管理,由于像是“操纵币价”的美化说法,一直以来在币圈是灰色地带,项目方不愿公开承认。
 
据老猫解读:项目方除了被交易所收割,另一种被收割的方式是找市值管理团队。
 
找一个市值管理团队,相当于找了一个庄。后者可以低价大量买入、高价大量卖出,比如暴力拉升10倍,在韭菜追涨时砸盘,轻松割倒一大片韭菜。
 
“基本上有市值管理的团队,基本上都涨不高,但跌起来会特别狠。”
 
其实项目方并不需要第三方市值管理,正常的做法很简单,跌下来的时候接盘,涨上去的时候再平掉一些,保证供应量,都谈不上有什么技术含量。“而楼霁月搞得貌似很高大上。”
 
有好几个项目都被楼霁月市值管理团队“割”过,他们苦不堪言,又不能明说。
 
面对记者,他们不敢暴露身份,也不敢承认自己做过市值管理,因此不愿透露细节。“之前亏了的就自认倒霉,声张出去怕惹火上身,希望你能理解”,项目方负责人告诉记者。
 
04、撕下楼霁月的标签
 
大众关于楼霁月的认知,大多来自《时尚先生》杂志2017年10月题为《ICO江湖的疯狂与理性:金钱能否带来自由?》的特稿。

其中关于楼霁月的描写太有画面感,“穿着香奈儿”、“大学会看波段、做短线”、“在投行年薪百万”等细节,在后来的各类文章中被一再复用。
 
然而这篇文章中,有一个细节,让楼霁月大为恐惧。

她从投行辞职,抵押了家里的一套房子换取了1000多万的本金,全力以赴杀进币圈。
 
在2017年12月,楼霁月在硬币资本高层群里,发出紧急求助,希望获得一些公关帮助,删掉这篇文章。原因就是出现了“抵押房产”这个细节。

后知后觉的楼霁月,意识到了这个细节的可怕。
 
据匿名线人爆料,楼霁月的父亲是浙江某家银行的行长,房产抵押是他利用职权之便进行的。房产抵押原本是给企业准备的经营贷款,楼父这样做属于严重违规,一套房抵1000万的金额也过高。
 
这件事一旦曝光,将会给楼家带来极大危险。
 
「北纬31度」记者根据线人提供的线索搜寻,发现楼霁月父亲疑似为浙商银行萧山支行行长楼瞿华。

如果去扒楼霁月的成长经历,会发现,楼霁月出身杭州萧山区,初中就读于萧山本地的高桥初级中学,距离浙商银行萧山支行只有6公里。但这只是猜测,没有实际证据。
 
线人告诉记者,在老上城区人眼里,萧山人并不被视作杭州人。知乎上也有帖子说,萧山人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对省内称萧山人,对省外称杭州人。

线人眼中的楼霁月,根本算不上出身好的“白富美”。
 
而楼霁月考入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更是称不上光鲜。
 
2010年,楼霁月从以“奇葩多”著称的杭州二中,考入这所大学金融系。
 
这所学校位于武汉,与上财、央财、西南财共列“四大财经院校”。但无论从口碑还是专业排名来看,中南财都是垫底的,真是令人羞羞的学历。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教育部发布的《2012年学科评估结果》
 
她教育履历中最闪亮的一笔,当属在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商学院就读的经历。我们找到了楼霁月的Facebook,通过照片、共同好友,确认她从2014到2015年在JHU就读1年商科硕士的经历属实,但专业未知。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2015年5月,楼霁月(最右)在JHU学生活动上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对比一下楼霁月2014年的脸书头像,不禁感慨,三年前的楼霁月,不过是一个在北美留学圈里一抓一大把的普通女孩
 
2015年7月硕士毕业的楼霁月,以1年海外镀金的平庸背景,竟然进入了国内某投行,自称“百万年薪”。
 
2017年初,她遇到了这个与自己“价值观高度一致”的男人。2017年12月,楼霁月出嫁。
 
地点是在杭州,楼霁月的主场。
 
深扒 | 易理华和楼霁月,金童玉女还是雌雄大盗?

在位于西湖湖畔,雷峰塔下夕照山麓的“汪庄”,易理华乘上一台酒红色玛莎拉蒂接亲。他和伴郎需要闯过重重难关:丝袜套头、保鲜膜糊脸、蜡纸撕腿毛、单腿站立……终于,易理华闯进卧室,为头戴凤冠、身着龙凤褂的楼霁月穿上了红鞋。
 
在众人眼中,娶到金融世家之女、投行精英楼霁月,是乡下小子易理华的人生巅峰。连证婚人也说,这是一桩“高攀”的婚事。
 
“楼霁月能力比我强、智商比我高,是改变我一生的女人。”易理华不止一次对外如此说。
 
他们看似出身那么不同,却实际是彼此的倒影。赚钱的共识,或许是他们更强的纽带。
 

币圈盛传了诸多造富神话,易楼夫妇的翻身算是蛮经典的一例。
 
只不过,任何一个翻身的人,中间都经受了许多见不得光的桥段。
 
在走向人生巅峰的同时,他们一边努力粉饰过去的不光彩;一方面又在恐惧,恐惧自己得来的一切,会再次失去,所以不得不继续加倍努力。
 
经过了暴富的人们,谁又愿意回到过去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ldlar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