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为什么说“加密货币的机构化”是一个悖论?

为什么说“加密货币的机构化”是一个悖论
“我十分担心我们正走向这样的未来:华尔街银行家不仅控制着货币服务,而且还控制着货币本身的集中发行和管理。”
如果你一直关注加密货币的最新消息,可能已经注意到一个趋势,那就是人们对大型传统金融机构进入这一领域的前景普遍感到兴奋。 
 
最近我们看到了一波关于机构的新闻:从纽交所旗下的Bakkt推出托管和交易基础设施,到比特币期货交易的审批通过,大型401k退休计划服务的提供商如富达等,都开设了加密交易部门。与此同时,像Coinbase等一些成长于加密货币时代的初创企业也日益将业务重心转向机构投资者,希望能与这些华尔街巨头展开竞争。 
 
虽然许多加密货币狂热者对这种资金流入所带来的正向影响表现出盲目的热情,但更为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后退一步,分析加密货币生命周期的这个阶段实际上代表了什么,以及它离最初目标距离还有多远。 
 
我们之前在建造什么? 

为了分析加密货币的变化趋势,我们可以将当前的状态与数字货币最初旨在提供的三大好处联系起来: 
 
抗审查性(Censorship resistance)
 
去信任化交易(Trustless transactions)
 
可验证历史(Verifiable history)
 
去中心化仍然是一定范围内的,部分项目有时会为了效率牺牲掉一部分的去中心化,同时提供一些(去中心化的)子属性。但加密货币成功的秘诀还是要确保三个核心原则得以维持。 
 
如果你通过这些原则来审视Bakkt、富达和Coinbase们所发生的事情,就会出现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
 
抗审查性 
 
抗审查性意味着,用户与货币交互的能力永远不应受制于潜在的单点故障(小葱注:单点故障是指系统中一旦失效就会让整个系统无法运作的部件)。在比特币中,公共节点可以下线,但有许多其他节点可以迅速填补空缺。基于POW的去中心化共识机制,使得任何单一实体机构都无法通过控制总帐本来审查你的交易情况。
 
而依赖单个公司(本质上是银行)作为访问加密货币网络的窗口则会导致明显的单点故障。如果Coinbase.com被“劫持”或宕机,依赖该提供商的用户基本就无法访问去中心化的比特币网络了。
 
此外,如果Coinbase或任何其他中心化服务商按照他们的标准发现了“可疑”账户,他们能阻止或严格限制该用户进行账户访问,或在该账户的交易被广播前予以审查。
 
去信任化交易 
 
由于数字货币本质上是“去信任化的”,不要求用户信任中央托管机构、服务商乃至其他用户便可进行安全可靠的交易。在比特币这样的系统中,只要用户持有自己的私钥,就对自己的资金有完全控制权。
 
然而,Bakkt、富达和Coinbase却都在努力为在他们那里存有数字货币的用户提供“托管服务”,这种做法无疑与“去信任化”的原则背道而驰。在提供托管服务时,这些公司试图集中控制和管理那些大型机构投资者和散户们装有比特币、以太坊等货币的钱包,以便利的名义模糊了私钥的概念。
 
当用户通过支持加密货币的ETF或富达401k计划与比特币网络进行交易时,他们仅仅只是在账面上拥有加密货币(而非实际拥有),数据提供者只是在中心化数据库中改动余额而已。一般而言,如果你没掌控私钥,就不算持有这些加密货币
 
此外,正如我们在Mt. Gox灾难中看到的那样,大量集中管理的加密货币也为黑客提供了一个诱人的攻击目标。
 
可验证历史 
 
比特币最初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受人们对2008年金融危机中腐败行为的反应所推动。区块链的承诺是,通过一个公开可验证的账簿,用户可以信任货币供应的发行和流动,银行也无法在幕后秘密摧毁新兴的经济。有了比特币,用户可以在任何时候安全地验证整个交易历史,从而得出当前账簿上的余额状况。 
 
但随着大量数字货币供应开始汇集到机构服务提供商的账户中,越来越多的交易存在于公共区块链之外,而且通过私人数据库“脱链”处理。
 
虽然许多公司将这种方法推向市场,因为它提供更快的速度和更低的交易成本,但其副作用是回归到一种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大部分比特币或以太坊在所有者之间的移动不再是经过加密验证的。 
 
我们还剩下什么? 

机构进入加密货币的挑战在于,它将打破加密技术旨在提供的三个核心价值主张。 
 
如果用户通过一个集中的网站访问他们的账户,将私钥的保管权完全交给一个受信任的第三方,并且无法验证他们的资金是如何被第三方处理的,那么他们真的是在使用加密货币吗? 
 
就这个问题,许多人认为加密货币提供了一个没被列出来的核心好处——加密货币仅仅代表一种不由政府发行或控制的资产类别。虽然客观上是正确的,但我们可以描绘出一幅在一些人看来可能会比政府发布的命令更可怕的画面。
 
随着机构在加密货币领域的不断扩张,对于那些运营着数十亿美元托管服务的银行家和公司来说,发行他们自己的代币无疑会变得很有吸引力,他们可以集中控制这些代币,收取费用,并在其周围建立垄断。 
 
看到加密货币用户群体似乎对标志着该技术重新集中化的事物予以热情回应,我十分担心我们正走向这样的未来:华尔街银行家不仅控制着货币服务,而且还控制着货币本身的集中发行和管理。
 
虽然这一预测听起来有些牵强,但它却已然开始了,因为我们此前讨论过的那些公司已经开始发行高度集中的稳定币,比如USDC。 
 
接下来会怎样? 

一个好消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协议层面的工作正在继续进行,以便在一定程度上抵制机构对加密货币的主导地位。从提供非监管交易的计划(如闪电网络或Plasma),到安全硬件钱包使用的日益增加,再到支持用户隐私项目的诞生(如Zcash和Grin),可见加密货币还是有希望反击并坚持其本性。 
 
然而真正的问题在于,整个行业是否会优先考虑这种抵制,而非市场扩张和机构重新集中可能带来的财富。按照我对市场情绪的长期观察,很不幸,情况可能并非如此。在宏观层面上,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机构正在到来。对于此前一场被描述为“真正的占领华尔街”的运动而言,加密货币本身如今可悲到类似于一个想要被华尔街占据的社区。 
 
Jackson Palmer是一名技术专家,以创造狗狗币而闻名。他是加密货币领域的活跃成员,曾制作了YouTube系列“密码解释”(Crypto Explained)和“密码周刊”(Crypto Weekly)。

来源:Diar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ld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