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火币网CEO李林:创业路上苦战多

  在北京有车有房,账户上有个几千万存款,不求大富贵已经算过得很安逸。但李林依然顶着压力经营火币网,他说,支撑着他走下去的,"也许就是那点创业理想的小火苗。"他坦言,有一天站在终点回头看,最害怕错过创造更好的东西

  见到李林的那天,还在清明的小长假里。走进他在上地的公司,意外地看到十多位员工还在加班,当然也包括他,这位80后的新锐CEO。“没办法, 我们的客服是24小时服务的。在起步中发展,大家都会辛苦一些。”李林说。湘江湖畔长大的他白净儒雅,酷似柯南的黑框眼镜后,眼睛一笑就会看不见。

  他有着一张漂亮的履历:清华大学高材生、就职过世界500强公司、目前全球最大比特币交易市场火币网创始人。

  从名校、名企到辞职创业,李林的故事,十分精彩。

  爱上数学

  1983年出生的李林老家在湖南衡阳,家中长子,为了减轻母亲负担,弟弟小时候几乎是他带大的。虽然占用了他很大精力,但因为头脑聪明,学习天赋又很高,一点也没影响过他的成绩,永远都是学校的优秀生。

  “我很喜欢数学,我觉得它非常优美,又很有逻辑。也是一个人智商的体现。”李林说,“但语文就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比如阅读理解,解释鲁迅写的一些文章里完全超出那个年龄段的句子表达了什么意思。”

  参加奥数竞赛经常拿奖的李林在他优美而有逻辑的数学世界里得到了莫大的满足和快乐,但为了应试教育,李林不得不“用学数学的方法”来学语文,寻找答案规律然后恶补,就这样,高考作为最弱的一项居然也考了120多分。

  有意思的是,李林现在觉得鲁迅的文章“真的很好”,但在当时,“也真的不理解。”

  对于自己的人生,李林一直是果断笔直地自己拿主意。也许因为初中就开始住校,他习惯自己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比如两三百块的生活费怎么省着花,一个月回一次家。

  学生时代的李林不紧不慢地成长,并没有特别有过什么所谓远大志向,也会有孩子气的小梦想,比如会崇拜爱因斯坦,也会喜欢看名侦探柯南。同样是因为和数学相似的兴趣,那就是逻辑推理。也许正是这“优美而严谨的数学”,不知不觉间奠定了他日后的创业方向。

  丰富自我

  高考完后,李林没有像同学一样去疯玩,而是在2000年的时候去外面系统学习了office,现在都是五笔打字。那一年的高考情况比较特殊,是 先出成绩以及你在全省的排名,然后再报志愿。李林考了640多分,全省500多名。怎么报?依然运用他的数学推理,把全国排名前十几名的大学加一下,分析 每年它们的招生情况,排除自己不想去的城市,最后大笔一挥,填了同济大学。

  那一年的录取分数线出来后让人大跌眼镜,最后的结果是,李林的分数除了清华,全国的重点高校都可以随便挑。北大成了黑天鹅,因为报的人少,反而分数线特别低。李林从来没心理不平衡过,因为已是过去的既定事实。他身上有着很强悍的一种理性,一如数学。

  李林的学生时代过得似乎都很快乐。包括大学。因为学科游刃有余,也正是在这时候,没有了应试模式的束缚,他开始像一块海绵,肆意地学习和丰富自 己。理性的李林,做的东西也非常务实,比如大二下半年做了一个垂直的BBS论坛,主要是分享和提供各种考试资料、动画视频和游戏。他自学了各种实用软件, 闲暇时兼职给外面一些公司做网站,再也没跟家里要过生活费,“比如做一个flash,一个简单的网站,公司能给1000元。那会儿也不算是小数。”等到研 究生的时候,他都可以给家里寄钱了。

  也就在这时候,他开始写文章、读书,散文诗歌哲学历史无不涉猎,最爱去的便是图书馆。还抱着吉他参加文艺汇演,迷上了象棋,经常跟同学“杀两 盘”。可以说同济四年,是他综合素质提高最快的时候。“我在大学折腾了好多事,做过很多兼职和实习,也带过家教,可惜没有做成俞敏洪。”李林笑着说,“但即便如此,我还真没想过创业。包括在清华读研的时候,也没想过。”

  李林说,他当年也是被理工男“非清华不读”的口号给“忽悠”的,但无论怎样,也算圆了清华梦。2005年,仅仅复习了4个月的李林考上了清华大学的研究生,来到了北京。虽然他属于提前毕业,只在清华呆了两年,但清华给了他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眼界。

  “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真的就决定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李林深以为然。身边很亲近的同学有福建省的状元,有麦肯锡工作的学长,也有四大投行 的精英。毕业之后这些天之骄子们也是活跃在社会各个精英阶层,“做金融的最多,从事本专业的反而少,我反而是个例外,去了甲骨文,专业非常对口。因为是外企风格,公司环境很不错,人际关系也相对简单。”

  如果没有互联网,也许李林只会是外企千万员工中的高薪白领之一。但互联网的造富梦,用他的话说“每一代人都会被那一代人的故事所影响”。

  “比如马云,有点远了。但那会很欣赏戴志康。同样80后,4个创业者回国做出了那样一番事业。”李林说,大眼镜背后小眼神一闪,“不过后来,我把他变成了我的投资人。”

  二次创业

  在甲骨文的日子,因为工作轻松,虽然他经常的“小聪明”还会得到经理的偏爱,但越来越安逸的李林开始觉得生活失去了挑战性。于是经常和一帮同样混IT界的技术男们下班后开聚,讨论社会上最前沿的项目和技术,分析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创业机会。”

  当时社交网络正火,比如人人网和开心网,牢牢抓住学生和白领用户群体,成为了李林他们的研究典型。

  就这样,一边工作,一边创业,几个IT男做出了“友谊网”。模式有点像“让天下没有闲散的资源”,通过人际关系来实现资源共享。但不到一年的时间,网站只有大约7万用户,3个人每人投资的10万元全部赔了进去,公司也就这么夭折了。

  “现在总结,这个项目并不适合初创团队,我们驾驭不了。所以做对项目很重要。再一点是,创业团队很重要,一是必须全身心投入,我们却都是兼职 ——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绝不在重要岗位用兼职人员的道理;二是团队必须有灵魂人物,我们那会基本都一水儿的IT,成员知识结构和能力层次都太相近,连股份 都是4:3:3,当所有人都有决策权的时候,其实等于没有决策权。”李林心平气和地分析。

  6月1日是李林公司的店庆,因为他是在2009年6月1日正式从甲骨文离职的。第一次创业失败常被李林笑称“10万元读了一个EMBA,学费交的挺值的。”

  选择的创业路却已不会再更改。于是便又有了“人人折”。李林清楚地记得,它是2010年5月15日立项,注册域名,6月1日正式上线。有心人都 会记得,那会儿团购刚火,人人折就是给各大团购网站提供商务服务,李林和他的团队充分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和商业模式的分析能力,在汲取了上次的创业经验 后,从技术到推广到运营甚至到客服,李林开始了恶补。人人折用户量井喷的那几个月,也是李林一个人忙到吐血却每天也都在井喷式成长的日子。充足的准备和加 倍的努力,人人折刚上线1个月就已经有营收,两个月后用户数量暴增,后来团购网站商主动找上门来投广告,在招聘到销售人员之前,李林常常是凌晨三四点还在 发消息,晚上八九点还在做客服,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累但充实着。此后的1年时间里,人人折经历了“黄金发展期”,每次开会业绩数据都会比上一次翻一番, 后来又拿到了投资。

  “做过电商之后再看别的营销都弱爆了。”李林的心得是,“什么积分、返利、抽奖,电商的活动能做到极致,甚至10元买,9元卖,赔本也要留住客户。”

  看到“蓝海”

  李林清楚地知道,人人折抓住机遇趟的是“红海”,红海的黄金期总会过去,更有挑战的是“蓝海”。

  2012年年底,李林从人人折抽身。

  对于第二次创业,他总结的经验是“不但要离钱近,天花板还要高。”于是,火币网就此诞生。

  早在2011年,比特币还不火的时候李林就开始在关注,到了2013年春,这种虚拟货币忽然变成了全民讨论,来势汹涌。李林那会儿也试着买卖交易了几个,有意思的是,他在比特币中国网站,这个日后成为了竞争对手的网站上开的户。

  在分析了整个行业的上下游,排除了矿机矿池这些生产环节的硬件市场后,李林瞄准了二级兑换市场开始第三次创业。这次不是0起步,5月15日,他 买了正式域名huobiwang,避开谐音“货币网”日后可能存在潜在风险后,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最后确定公司注册名称为“火币网”。“要火嘛,红红 火火,而且木生火呀。”李林解释名字里的小深意。

  因为之前的团队已经很成熟,所以这次他先直接拉了不到10个人过来一起做,后来又发展到三四十人。

  2013年9月1日,火币网正式上线,定位为中国最专业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一般平台赚的都是交易手续费。但火币网一上线,李林就昭告天下说永久 免除手续费。这一举措给业界带来各种震撼,也让火币网这匹黑马一出道用户量便扶摇直上,火币网如今日交易比特币数量超过20万枚,单日交易金额超过10亿人民币,占据全球比特币交易市场50%以上的份额,成为目前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李林也成为了业界的资深人士。

  “就像360最初杀毒免费一样,有些事业总要有革新。和交易手续费比起来,我们更看重为用户提供的增值服务。目前火币网在服务器以及安全方面的投入超过500万人民币,还拥有一支超过50人的专业团队,我们不断提高服务器性能,还给客户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客服。”

  做到了第一,一切便都是开创和摸索。技术安全、市场竞争,所遇到的挑战和压力没有参考,当成为规则制定者,一举一动都被人监督,巨大的压力不言而喻。

  但对于李林来说,最难的还不是技术和市场,而是政策。虽然比特币已经在全球市场流通,但凡是涉及到互联网金融,监管的神经总是异常敏感。

  “现在流行的P2P,人们顶多怀疑下单子的真假,但做我们这个平台,要面临更多的质疑,市场bug啦,平台坐庄啦,很小的东西都会放大。一个 P2P网站bug了卡一会儿,顶多缓过来大家再去投标,但我们如果bug,火币网半小时就可能死掉。”李林说,“你攻击银行触犯法律,但我们却必须自己承 担起所有后果,完全没有人来保护。比如合作,一个合法的公司和另一个合法的公司进行合法的合作,但就会出来种种刁难,其实就像一个没有管制的证券交易 所。”

  不悔人生

  几个月来,火币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用李林的话说,心力交瘁。他的员工都是单休,但他甚至没休,所以清明节还在加班。因为他选择的,本就是条太新的路,充满精彩,更多的是挑战。

  记者提出采访过所有其他创业者的相同问题:如果可以重新选择,还会选择创业吗?

  “当然。不然得少了多少精彩。”

  “有一天站在终点回头看,你最害怕的是什么?”李林微微蹙眉沉思,答:“最怕因为害怕而没去做,错过创造更好的东西。因为原本有机会看到一个更新锐的公司。”

  如今的李林已为人父,有一个1岁多的孩子。所以记者非常理解他的顾虑。他说实现互联网理想的过程就像尝百草,所有问题都会碰得到。“其实在北京 有车有房,账户上有个几千万存款,不求大富贵已经算过得很安逸。”李林说,“压力这么大,依然不放弃能支撑着走下去的,也许就是那点创业理想的小火苗。”

  “到2019年,不管火币网那时候会怎样,我都会放手。”李林说,“创业10年就够了,人生不后悔。马云的野心太大。下一个十年,我想体验其他生活。”

  转自:中华工商时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ld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