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比特币十年,一场令人唏嘘的社会实验

比特币十年,一场令人唏嘘的社会实验

01中本聪创世

2008年10月31日,一个名为中本聪的人发表了一篇题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详细描述了如何创建一套去中心化的电子交易体系,而且这套体系不需要创建在交易双方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描绘了一个新世界的货币体系。

2009年1月3日,比特币创世区块生成,上面写着“英国财政大臣达林不得不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这是当天《泰晤士报》头版的标题。当天下午6点15分,创始区块计入公开账簿。比特币网络正式诞生。

尽管最初比特币只在少数技术极客中传播,可谁也没料到,若干年后,比特币这个技术极客的“玩具”会被大家竞相购买,成为日后开创区块链世界的基石,一个新的时代由此开启。

2010年5月22日,程序员Laszlo Hanyecz在比特币论坛BitcoinTalk上用1万个比特币购买价值25美元的两块披萨,按照今日比特币25000的价格计算,这两块披萨足足吃掉了2.5亿人民币,被称为史上最贵的两块披萨,这也是比特币第一次被定价。

02另类用途拉动增长

去中心化、不可篡改是比特币系统的两大核心特性,如果不做实名认证,比特币还兼具匿名的特性,这些特性使得比特币区别于传统的法币,在货币体系中占据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也是因为这些特性,最早使用比特币的大多是暗网交易。

臭名昭著的“丝绸之路”2011年2月网站上线,销售额一度高达12亿美金,拥有近百万客户,是世界最大的黑市,除了贩卖毒品之外,“丝绸之路”还提供雇凶、黑客、造假等非法服务。

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查,“丝绸之路”使用比特币作为网站的支付货币,2011年6月1日著名博客网站Gawker发布文章宣传在“丝绸之路”上可以买到任何毒品,文章刚一发布就引发了比特币狂热,比特币价格创出当时的历史新高31美元。

同样使用比特币的还有拉斯维加斯的脱衣舞娘,对她们来说,比特币是最安全的支付工具。包括PayPal、Google、Stripe在内的很多支付工具都对成人娱乐的从业者有歧视,不允许顾客的支付与成人娱乐扯上关系,而传统的信用卡账单也会受到顾客家属的严格审查。

对脱衣舞娘来说,比特币点对点、匿名支付的特性能免去这些烦恼,而且还能省下一笔为数不小的中介费,这笔中介费原先要吃掉她们一半的收入。很多脱衣舞娘都将比特币二维码纹在了自己身上,诱导客人用比特币给她们支付小费。

比特币十年,一场令人唏嘘的社会实验

图:用比特币收小费的脱衣舞娘

这些暗网和灰色地带的交易就是比特币最早期的应用场景,虽然不怎么光彩,但大量比特币用户的涌入,推动了币价的上涨。

2013年随着欧债危机的蔓延,塞浦路斯银行业遭遇了巨大的亏损,同年3月25日塞浦路斯政府、欧洲中央银行和世界货币组织宣布投入100亿欧元对塞浦路斯进行救市,并对所有塞浦路斯境内存款超过10万欧元的账户进行征税。

政策刚一公布便引发了恐慌,作为世界著名的避税天堂,塞浦路斯银行聚集了全球大量富人的海外账户。人们疯狂寻求资金出路时,惊喜地发现比特币或许可以挽救他们的财富,于是塞浦路斯账户持有者大量购入比特币,比特币钱包在塞浦路斯下载量猛增,币价也从65美元推高到历史新高266美元,涨幅超过3倍。

经过塞浦路斯事件,比特币又有了一个新用途:避险。

比特币好似来自另一个星球的物种,闪耀着微弱的光芒。

03中心化的算力竞赛

而随着币价的上涨,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到比特币的生产环节——挖矿,成为比特币的矿工。

挖矿机器也从最初电脑CPU挖矿,发展到用一块或多块较高端显卡组装的GPU挖矿,再到专业的FPGA矿机和ASIC矿机相继问世。

币价的持续推高,引诱着无数矿机生产商投入巨资研发算力更高的新式矿机,全球矿机三巨头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相继崛起,巧合的是三巨头均是中国企业,比特大陆更是在2018年2月一度占据了矿机市场70%-80%的市场份额,登顶矿机之王。

与此同时,全网算力快速提升,导致单机挖矿效率极低,于是矿池的概念被提出,大家组队挖矿,再按算力大小分配收益。

颇为讽刺的是,2018年2月比特大陆旗下两大矿池BTC.com和蚂蚁矿池所占份额之和一度超过40%,逼近发起51攻击的警戒线。

人们不禁要问,以去中心化为核心理念的比特币,为何算力又如此高度集中,如此高度中心化呢?去中心化的世界终究还是被中心化的力量所笼罩。

比特币十年,一场令人唏嘘的社会实验

图:比特币矿场

04分叉分叉再分叉

比特币创立之初,为了保证系统的安全和稳定,中本聪决定临时将区块大小限制在1MB。但随着比特币用户的逐渐增多,转账的拥堵问题也日益突出,最高时有上万笔转账交易被积压,每秒 7 笔交易的处理速度显然已经无法满足转账需求,扩容问题成了比特币社区议论的焦点。

但如何扩容比特币社区始终争论不休,2015年6月前后陆续推出了诸多扩容方案。

最终2017年8月1日12:20(UTC)比特币的第一个分叉币比特现金诞生,比特现金支持8MB的大区块,并且不包含Segwit。每个比特币账户持有者都能1:1获得等量的比特现金。

然而这次分叉却打开了潘多拉魔盒,2017年11月和12月,比特币迎来了分叉币的大爆发,BCH、BTG、B2X、BCD、SBTC、BCHC……一个又一个分叉币打着改良比特币的旗号层出不穷,对此老猫撰文调侃到:分叉7次有比特葫芦娃,分叉108次有比特罗汉,分叉100万次还能有比特百万雄狮过大江。

为了一己私欲,强奸比特币,逼着比特币给自己生儿子,套个零知识证明、快速转账、隐私保护的名号,分叉铸币,拉盘抛售,比特币俨然沦为了敛财的工具。

当潮水退去,大部分分叉币都跌掉了95%,有些甚至已经归零,除了一地鸡毛,什么都没留下。分叉的大佬赚得盆满钵满,苦了的是信仰大佬的韭菜。

05十年,一场令人唏嘘的社会实验

一晃眼,比特币十岁生日马上就要到了,老迈的比特币依然占据数字货币市值榜第一,却早已千疮百孔,离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初心越行越远。

遥想当初,比特币打造的电子现金系统在极客圈引起轰动,其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公开透明的理念,极大地颠覆了原有的货币理念。极客们参与挖矿、互相转账,探讨比特币系统,玩得不亦乐乎,形成了早期技术氛围浓厚的比特币社区。

这时的比特币社区是单纯的,技术性的,不掺杂过多利益元素的。或许在当时极客们眼中,比特币更像是一种新型、时髦的电子货币玩具,1万个比特币买2块披萨只是两个极客间的游戏。

然而随着币价的走高,越来越多的人购入了比特币,加入到比特币社区,却把比特币变成了一个名利的战场。

赌徒们把赌注压在比特币上,有的还开了杠杆合约,期待一夜暴富,可其中的大多数人都事与愿违。

矿工们想从比特币生产环节分一杯羹,却在这轮寒冬中损失惨重,大量的矿机论斤甩卖。

层出不穷的项目方把比特币作为1C0的工具,可其中认真做事的团队少之又少,大部分只是披着区块链的外衣,大肆敛财罢了。

大佬们争先恐后分叉比特币,以改良比特币之名,行大肆敛财之实。

比特币“信徒们”不断囤积比特币,只买不卖,像收藏古董一样收藏比特币,期待比特币未来升值,可这并不是中本聪设计比特币的初衷。

极少数真正把比特币看作“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把比特币用于支付的人,却用作暗网交易和洗钱居多,利用比特币匿名的特点逃避警方的追查,不得不说,这是比特币的悲剧。

十岁生日的比特币承载着技术极客改变世界的梦想,却在与现实世界的碰撞中迷失了方向。

比特币十年,一场令人唏嘘的社会实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renrenb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