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洗钱和犯罪的温床:比特币ATM机竟在区块链深冬逆市猛涨

洗钱和犯罪的温床:比特币ATM机竟在区块链深冬逆市猛涨

根据 Valuewalk 最近一份报告,全球比特币 ATM 机的数量在 2018 年又翻了一番,达到 4000 多台:

洗钱和犯罪的温床:比特币ATM机竟在区块链深冬逆市猛涨

其中一半以上分布在美国,数量为 2389 台:

洗钱和犯罪的温床:比特币ATM机竟在区块链深冬逆市猛涨

2013 年,全球第一个比特币 ATM 机问世于加拿大,并于当年 10 月 29 日在温哥华的一个小咖啡馆里开始营业。

洗钱和犯罪的温床:比特币ATM机竟在区块链深冬逆市猛涨

通过比特币 ATM 机,用户可以直接用现金把比特币买到自己的电子钱包:

也可以直接把自己电子钱包内的比特币兑换成现金:

当时,人们交易比特币的主要方式,还是线下的当面交易——在约定的地点见面,商定好价格,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买家用手机或电脑的二维码地址收取比特币,卖家则把自己手中的比特币直接换成现金。那时最有名的一个交易场所,就是纽约的联合广场,又称“中本聪广场”。

洗钱和犯罪的温床:比特币ATM机竟在区块链深冬逆市猛涨

不过,面对面交易的一大缺点,就是交易风险特别大:2015 年 2 月,一名消防员就在布鲁克林的这样一场交易中遭到绑架、刺伤并被抢劫,警方调查后声称那是一场有组织的 “Bitcoin-for-cash” 犯罪。

为了避免风险,人们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用机器来代替自己去交易,这就是比特币 ATM 机由来。

而到去年,当全球各国都以了解客户、反洗钱等金融法规来加大力度约束线上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行为后,整个区块链行业直接坠入深冬,但线下的比特币 ATM 机市场需求却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

在美国,安装一台比特币 ATM 机不难,只需数千美元成本,再花 15 分钟时间到美国商务部网站申请一下货币交易许可证,随便一个本科生轻松就能搞定。甚至在美国有些地方,当地法律仅将比特币 ATM 机视为自动售货机,你都不需要货币交易许可。

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大三的学生 Harrison Blaufuss 就在一年前安装了这样一台设备,平均每天的交易量达到 600-900 美元,只要计算好运营中的各项成本,很快就能开始赚钱:

洗钱和犯罪的温床:比特币ATM机竟在区块链深冬逆市猛涨

针对这样一门生意的管理,Coin ATM Radar 特地在网站上整理出一个详尽的知识库:

洗钱和犯罪的温床:比特币ATM机竟在区块链深冬逆市猛涨

但是,金钱的线下流转往往容易被暴力犯罪盯上,所以运营一百台机器与运营一台机器时的性质就大不一样了。这时,有实战经验的退伍老兵就派上用场了。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黎明前,一支前美国陆战队出现在曼哈顿的街道上,他们要去位于黑人聚集的哈莱姆区的 Apollo Deli & Fruit 商店,旁边还有个同名的 Apollo 剧院。表面上来看,Apollo Deli & Fruit 和纽约其他普通的酒吧一样,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在它的广告牌下有一个不起眼的标志,并配有文字:“保持冷静,在这里购买比特币!”

在乐事薯片货架旁边,是这样一台类似于 ATM 机的设备。

三个看起来像是便衣警察的神秘男子直接来到机器前,其中两个人在旁边放哨保持高度警惕,另外一个人用钥匙小心翼翼的打开机器的前盖,露出一个小键盘,他在键盘上输入密码,一个装有几千美元现金的塑料盒子就呈现在了他面前。然后,他将盒子里的现金全部倒入随身携带的行李袋,再将空盒子放回机器中。几分钟后,这三名神秘的男子迅速回到车中。

这天早上8点的时候,这个行李袋里就已经装了近 30 万美元的现金:这是 20 多个比特币 ATM 机内的所有现金,它们归纽约的 Cottonwood Vending LLC 公司所有,这些神秘男子的职责就是负责安全地运送这些现金。

最近几年,Cottonwood 公司发展特别迅速,公司目前运营着 91 台比特币 ATM 机,让几乎任何人都可以直接用现金在纽约购买比特币——这让它一跃成为纽约市最大的比特币供应商。根据档案记录,该公司拥有 13 名员工,年收入超过3500万美元,折合下来,平均每台机器每年要为公司创造大约 38.5 万美元的收入。

现在,Cottonwood 公司正在申请纽约金融服务部发放的比特币执照——BitLicense,有了这个营业执照,Cottonwood 公司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交易比特币了。

尽管如此,Cottonwood 公司的业务性质仍然是个谜,它的官网上几乎没放任何关于公司的信息,你能找到的只是几台机器及其使用说明(“在触摸屏上输入信息的时候不要写错字!”)。

公司的创始人同样也特别神秘:Cottonwood 其中一位创始人 Aniello Zampella 的 LinkedIn 资料为“自由的火焰艺术家”,并未提及比特币或比特币 ATM 机方面的任何介绍;而其另一位创始人 Chad Russo 则于 2009 年曾被指控携带枪支和毒品并认罪,Cottonwood 公司对此没有任何回应。

从比特币 ATM 机内取出现金以后,这支神秘的前美陆战队来到了“众创空间”的 WeWork 办公室,这是一个充满时尚元素的联合办公空间,通常都是新一代的创业公司或电子商务公司使用。他们点好现金的数目后,将这些美金堆在了台子上。然后,领队会向这些男子每人支付 400 美元的酬劳,而领队自己也会收到相应的比特币作为报酬。

在毒品行业,雇佣退伍军人运送现金是行规;而今,被金融行业所拒绝的比特币交易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最近,在美国中西部地区运营着数十台机器的一家马里兰州公司正在招募武装人员,他们被要求随身佩戴摄像头并能进行为期两天的驾驶任务,招聘广告上强调:“有战斗经验的老兵优先!”

为什么比特币 ATM 机成了洗钱利器?

2018 年,比特币价格崩盘,区块链行业进入深冬,但比特币 ATM 机领域却依旧热火朝天,逆市猛涨。仅在美国,平均每天新安装的比特币 ATM 机就有 5 台。

与 Coinbase 等线上交易所相比,比特币 ATM 机的交易速度更快、操作更便捷,更受商店、赌场、烟酒店附近的普通人的欢迎。

2018 年以来,随着监管越来越严格,无论是线上的交易所还是线下的比特币 ATM 机,都被要求严格遵守反洗钱的银行法规,并且需要收集客户的个人信息。

不过,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严重依赖本地化运营的比特币 ATM 机行业,还真有些人对这个规定不屑一顾。比如洛杉矶一家公司就有向客户宣传:”没有身份证也能买比特币,且“完全匿名”!”,这家公司运营着 17 台机器。严格说来,这可真的是非法交易。

所以,比特币 ATM 机可以说是犯罪分子的洗钱利器。

当你在纽约哈莱姆区(注:犯罪高发区域)的比特币 ATM 机上买比特币时,你可能不会意识到交易给你比特币的那个电子钱包是谁的——它有可能属于机器旁边的那个陌生人、哥伦比亚的某个贩毒集团或是用勒索软件抢劫比特币的某个黑客。

而这里面,往往还少不了 FBI 的钓鱼执法。在加州 2018 年 7 月的一起判决中,一名个网名为 Bitcoin Maven 的 50 岁南加州女子因为一次面对面的比特币交易而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当时跟她交易的是一名 FBI 卧底,对方明确告诉她所交易的 7 万美元现金来自于毒品犯罪,而  Bitcoin Maven 却照收不误。

而每笔交易的交易费用也是千差万别,并根据需求量实时变化。Cottonwood 公司会向用户收取 19% 或更高的手续费。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着这笔费用太高了?那是因为你不知道那些犯罪组织地下洗钱的费用到底有多高——至少 30%!

但目前,比特币 ATM 机暂时还未引起美国监管机构的注意,所以用它们洗钱也就成了毒贩或其他犯罪分子的公开秘密。

洗钱和犯罪的温床:比特币ATM机竟在区块链深冬逆市猛涨
 
“总有人试图利用比特币 ATM 机进行洗钱,而我们也已经抓住了其中的一些人。”

前美国助理检察长 Arnold Spencer 这样表示。

Spencer 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 ATM 机运营商 Coinsource 的法律总监。改行前,他曾说服联邦法官对洗钱行为判处过法律所允许的最长刑期。

于是 2016 年 8 月,总部位于达拉斯的 Coinsource 便聘请 Spencer 前来帮助处理此类法律事务,而他的工作职责还包括揭露并呼吁行业内的竞争对手遵守法律和道德底线。

Spencer 还揭露过加密货币银行 AriseBank 的投资骗局,后者曾宣布要在 2017 年底前安装 1100 个加密货币 ATM 机。后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起诉了 AriseBank 的首席执行官,尽管他拒不认罪。

每每新到一个城市,Spencer 都会去竞争对手的机器上购买比特币,看看是否存在洗钱行为。

据他统计,美国有超过半数的机器都没有遵守相关法规——这些机器既不核实用户的身份信息,也不会对交易加以限制。这就意味着,有人可以明目张胆地利用这个 bug 洗钱,且每年的洗钱金额可能高达 5 亿美元。Spencer 认为,这件事情应当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此外,他还补充道,“其实,有很多合法的用户在正常使用比特币 ATM 机,通过这些机器,投机者和移民可以更方便地把钱寄回菲律宾和墨西哥等地的老家。”

他们并不清楚是谁在拿比特币换钱!

今年早些时候,Spencer 在德州一家便利店换取了 14000 美元,面值从 20 美元到 100 美元不等。而后,他说服几名联邦检察官跟他一起去达拉斯北部的一个购物中心,向他们展示比特币 ATM 机里面的 bug——你根本无需任何身份证明!

他用一张名为 Frank Sinatra的假新泽西驾照成功买到了比特币,他以 1998 年去世的歌手 Frank Sinatra 的身份依然顺利买到了比特币,且价值超过 12,000 美元。在联邦检察官的注视下,Spencer 完成了 3 笔交易,且笔笔超过 3000 美元。当机器要求验证身份的时候,他使用了 Sinatra 的照片;当机器需要他提供电话号码时,他用了一个提供临时短信验服务网站所提供的号码……次次都能蒙混过关。其中有那么几次,比特币 ATM 机要求扫描他身份证上的条形码,他就使用自己或他妻子的驾照。

最后,机器扣除 10%-12% 的手续费后,Spencer 成功将比特币发送到自己的比特币钱包中。

Spencer 表示,这项 45 分钟的演示可能违反了美国的数项银行法规。

根据美国法律,每个人在单个工作日内的交易限额为 10000 美元。如果超额,比特币 ATM 运营商必须向政府发送报告,以接受审查。而如果有人试图通过现金存款来避免触发 10000 美元的限额,运营公司还需要向财政部汇报这些可疑的行为。

而 Spencer 的交易额几乎是这家运营商所规定的每日限额的两倍(这家公司的每日限额为 7500 美元)。这家比特币 ATM 运营商名为 DFWBitcoin,其创始人 Jimmy Scott 则在邮件中表示,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当行为。

“每个人的每日限额从 3000 美元到 7500 美元不等,这取决于机器中的现金总量,相比较同行来说,我们的限额已经很低了。如果我们属于诈骗集团,我为何不寻求最低要求和最高限额呢?”。

Jimmy Scott 的律师 Joshua Radbod 也表示, Jimmy Scott 的行为合乎法律规定,并且根据 DFW 的历史纪录,当天并没有哪位用户的交易总额超过 10000 美元。这位律师打印出来的交易记录内有 5 笔交易,其中包括 Spencer、Frank Senatry 与 Francus Seenra 的 3 笔交易。交易记录显示,这 3 笔记录分别涉及到 3 个不同的比特币钱包。但 Spencer 强调自己只有一个比特币钱包地址,而两位联邦检察官证人和钱包截图也都能证明他的说法。

这帮人根本就不知道是谁买走了这些比特币!

Spencer 像美国政府解释说,类似的事件遍布全国,除非相关的执法部门能尽快采取行动,否则整个行业都将遭受损失。

他呼吁每一位检察官、监管机构、立法者甚至是记者都来宣传此类事件,以此创建出一个更加干净的加密货币领域,进而吸引更多尚未使用加密货币的人群。

听闻此事后,联邦特工们饶有兴致,但他们一再强调,自己并不熟悉这一领域。

对此,Spencer 感慨道:“这事将不会有任何结果。”

尾声

现在,纽约的 Cottonwood 公司已经不再使用退伍老兵来运送现金,而是转向一家武装安保公司。此外,该公司还聘请了华尔街律师事务所 Latham&Watkins 的律师,来帮助公司获得纽约比特币许可证。

如果拿到这一许可证,就意味着监管机构确信 Cottonwood 有着一套完善的运营体系,不仅可以确保他们的机器不会用于违法行为,还拥有一个交易记录存储库。但问题恰好出在这里:Cottonwood 最近声称,他们存储在 WeWork 办公室文件柜里的所有业务记录最近都丢失了——其中包括交易收据、客户数据、员工档案、合同和税务记录等等!Cottonwood 在 10月份对 WeWork 发起了诉讼,起诉对方擅入办公室、偷窃资料并销毁。对此,WeWork 拒绝发表任何回应。

前不久,Spencer 的公司 Coinsource 刚刚拿到纽约的第一个比特币许可证。Spencer 紧接着就跑到纽约,开始测试 Cottonwood 的比特币 ATM 机。经过数个小时的时间,他分别测试了三个不同地点的机器,以图找到潜在的问题。根据他向纽约州金融服务管理局的描述,Cottonwood 比特币 ATM 上的洗钱方法与几个月前德州机器上的 bug 如出一辙:使用他妻子的驾照和一个假的电话号码,Spencer 站在摄像头外成功买到了 200-1000 美元不等的比特币。在纽约第二大道的一家墨西哥餐厅成功买到比特币后,他表示,“这些机器根本就都不知道是谁从它这里买走了比特币。”

而 Cottonwood 对此则评论说:这些机器遵循了“所有反洗钱的法律法规。”

几分钟后,当 Spencer 试图购买价值 3000 美元的比特币时,Cottonwood 公司对其进行了标记。比特币 ATM 机要求他提供相应的社会安全号码,当 Spencer 输入假的号码后,他的账户被冻结了。

扣除 15.5% 的手续费后,Spencer 当天共拿到了价值 2000 美元的比特币。对他来说,这表明 Cottonwood 公司已经采取了一些相应的措施。当有记者问他对于 Cottonwood 公司的看法时,Spencer 表示,“比他原想的要好。”

而文章开头退伍老兵取现金的那家商店,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收银员表示,买家经常求他换钱——100 或 50 美元,这让他不得不在那台 ATM 机旁贴上一条通证:本店概不提供换零。该收银员说,他们的店每月都要收取 Cottonwood 公司 500 美元的费用,但他不知道人们到底为何或者如何使用这台机器。

“这是合法的,对吗?”

收银员满脸疑惑的问道…

转自:区块链大本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renrenb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