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理智与情感:通证经济设计案例研究

理智与情感:通证经济设计案例研究

亚当斯密在1776年出版的《国富论》里说过: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我们每天所需要的饮食,不是出自屠户、酿酒师或面包师傅的恩惠,而是他们追求自己利益的行为。

通证(token)是区块链上可流通的加密数字权益证明,伴随着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资产的热度而走进公众的视野。很多打着区块链和通证经济创新旗号的项目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其实,通证经济的思想源于系统治理问题,并不局限于区块链领域。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区块链基础设施,只是为token提供和扩大了流转的的“可信环境”。对于设计精巧的通证经济体系来说,没有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一样可以运转良好。

1.  经济学的计算&人性的理解

 对于系统治理问题,亚当斯密上面的观点里有两个基本假设:

第一,秩序不是通过自上而下的计划指令产生的,而是自下而上自然演化的。

第二,每个个体都是理性和自利的。

那我们就需要去研究激励问题(incentive),即如何通过激励手段引导个体去完成系统目标。从经济学角度分析激励问题的分支叫博弈论(game theory),与之相对的,研究如何设计激励机制的分支,叫机制设计(mechanism design)。除了经济学角度的严谨计算,精巧的通证设计还需要融入对于个体心理和行为的深刻理解。

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通证经济(token economy)是基于系统性目标的行为管理系统。行为管理既包括对于有利于系统性目标行为的正向激励,也可以包括对于反向行为的抑制。用来激励正向行为的激励物被称为token。我们可以把token理解为是一种符号、积分或者凭证。在特定的通证体系里,token有和持有人经济利益直接挂钩的使用场景。

我把上面的定义拆解一下,可以提炼出以下三个要素:

第一:系统性目标;

第二:通证(token),可以直接与持有人经济利益挂钩;

第三:行为管理系统,即机制(规则)设计。

通证系统设计是,针对明确的系统性目标,为了达成或者不断逼近这个目标,通过一系列与token相关的规则设计,激励有利于达成目标的行为,抑制不利于达成目标的行为。好的通证经济设计可以实现系统目标和token持有者的“共赢”,系统的参与者(持有token的人)会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考量,去参与到推动系统目标实现的过程中来。

2. BTC网络:如何管理贪婪

对于比特币网络来说,系统性目标是支付体系的“可信度”,token是比特币(BTC)。随着BTC价格的不断增长,它对系统参与者的吸引力与日俱增。对于行为管理系统,因为很难直接去测量“可信度”这种抽象的概念,系统规则如何去制定呢?

如果要测度参与者对比特币系统“信任”的贡献度,需要建立一个相对客观的评估的机制,绕开参与者之间模糊的主观论断。天才的设计者找到了“算力”这个过度变量。算力贡献越大等同于对“信任度”的贡献越大,而分散算力的贡献度大小和效果再由一个叫做工作量证明(POW,proof of work)的共识机制来验证。为了激励众多算力的贡献者(矿工)积极参与到“系统记账”中来,不同层度的算力贡献会得到相应BTC(token)的奖励。

除了严谨的计算,设计者也有充分考虑到人性的贪婪。由于POW共识机制赋予了“算力”以记账权,那么获得超过全网一半以上算力理论上就有了为所欲为的权力,实施欺诈,也就是51%攻击。

如何进行51%攻击呢?

第一步,花巨额资金正常买入1000个BTC,正常打包记账;

第二步,在市场上卖出这些BTC,拿到巨额现金;

第三步,启动51%攻击,把第二步卖出BTC的交易抹掉,重新打包交易,算随机数。由于攻击者算力强,其找到随机数的速度将快于其他矿池,所以攻击者会挖出最长的区块链,从而赖掉自己卖出BTC的记录。

对于有可能进行51%攻击的矿工,比特币白皮书里直接给出了忠告:朋友们,这样做不划算!没有任何对贪婪的谴责,一切都是基于利益的算计。

If a greedy attacker is able to assemble more CPU power than all the honest nodes, he would have to choose between using it to defraud people by stealing back his payments, or using it to generate new coins. He ought to find it more profitable to play by the rules, such rules that favor him with more new coins than everyone else combined, than to undermine the system and the validity of his own wealth.

如果一个贪婪的攻击者有能力比其他诚实节点聚集更多算力,他将面临一个选择:到底是用欺诈手段拿回已支付的币,还是应该使用算力获取更多币。他理性的选择是遵守游戏规则,因为这样能让他获得更多利益。因为如果他破坏了规则,整个系统的信任度将会崩塌,他手里的BTC也会随之贬值。

“He ought to find it more profitable to play by the rules.”

“如果他不傻,他除了遵守规则别无选择。”

用利益绑定行为,是管理的最高境界。

3. 注意力商人:互联网服务商的积分返利体系

如今许多互联网服务商采用的用户积分返利机制,也属于通证经济的范畴。

用户对于互联网服务平台的价值越来越重要,留住老用户&拓展新用户是其刚需。因为生产者和消费者关系的界限模糊,平台基于海量用户的行为数据提供类似商品推荐等服务,利用用户的注意力获取广告利润,用户同时是生产者和消费者。

基于互联网服务的价值,相比于实体商品,是难以测度的。流量,留存度,转化率,这些构成了数字经济下产品&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但传统行业里缺乏用来衡量“注意力”价值的工具。用户发一个小视频、为商户评分和留言,都是贡献注意力的行为,页面停留时间和浏览数据留痕都在为平台提供生产资料。如何去量化这些用户行为的价值呢?为了明确用户行为的影响,需要一个工具,把抽象概念的价值量化,量化之后才能测度。这个量化的单位就是积分。

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产品采用了积分返利体系。天猫和京东商城可以用积分换购商品(支付宝积分和京东豆),在知识付费APP喜马拉雅可以用积分换取付费书籍(喜马拉雅积分和登录次数、收听时长、推荐好友等行为直接挂钩),而主打运动健身的Keep则给予达到运动目标(每周4-5次)的用户会员续费的优惠。

拿支付宝来举例。支付宝用户积分体系2016年正式上线,现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会员积分体系。会员等级从高到低分为大众会员、黄金会员、铂金会员和钻石会员。积分越多,等级越高,享受的权益也就越高。积分可兑换的权益,从滴滴快车红包、电影代金券、天猫超市代金券等小额优惠,到戴森吹风机、苹果手表和大牌化妆品等轻奢产品,应有尽有。

它的通证经济的三要素分别是:

第一:系统性目标,留住老用户& 拓展新用户& 最大化留住用户注意力;

第二:Token,支付宝积分,可以兑换各种商品和服务;

第三:机制设计,一系列获取积分的规则。

支付宝获取积分的规则举例:

*连续签到:获取的积分从1个递加到7个;

*花呗支付:20元/1积分;

*门店买单、商户支付、天猫购物:20元/1积分;

*邀请支付宝新用户:2688积分(挺难,估计要去幼儿园邀请了);

*上证指数猜涨跌:凭积分可参与(20、50、100、200),猜对的参与者可以瓜分奖励池里的积分;

*行走赛:100积分参与,达标可以瓜分奖励池里的积分。

积分体系里的所有的规则,都逻辑明确地为了推动系统目标实现而设计。此外,蚂蚁森林等产品还将用户行为和公益项目挂钩,用户多行走、支付宝支付等行为可以兑换绿色能量,积攒能量可以在西部地区种树,之后会发放环保证书。好友之间互相收取能量也将社交属性成功引入到了积分体系里来。

4. “让孩子养成好习惯”的奖励体系&行为经济学

中学时我们学习牛顿第一定律的时候,会有许多假设。如无摩擦力、物体在绝对光滑的平面上运动。这个定律只有在完美的虚拟环境下才能完全成立。传统经济学也是如此,一些重要假设,比如“人在做决定时都是理性的”、“市场信息不对称不存在”、以及“每个参与者都最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无法成立的。

行为经济学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很多情况下我们很容易会受到外界的干扰,从而作出非理性的决策。行为经济学将经济学和心理学有机的结合起来,探索人们在做决策时受到的干扰与心理规律。

Nerina Grotta在5 Common Problems With Token Economy Reward Systems for Kids一文中将小孩教育中的奖励方法和通证系统做了类比,在行为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了两种系统中共同需要注意的五个问题。Nerina Grotta表示,无论孩子因为顽皮而弄坏了家具,还是拒绝做家务或者家庭作业,都可以借鉴通证经济系的设计来让他变得乖巧。每当孩子表现出让你满意的行为时,用token是激励他进步的好办法。

让孩子养成好习惯是系统目标。设计规则是,如果完成一系列的指标(按时起床、写作业、做家务等),将获得不同数量的token(token可以是硬币,作用是兑换棒棒糖,或者打电子游戏的时间)奖励。

 奖励(通证)系统设计的五个常见问题分别是:

(1)小朋友对于赚取token不感兴趣,毫无动力。如果孩子根本不在乎赚取你token怎么办呢?他不喜欢棒棒糖也不喜欢玩电子游戏。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让孩子参与挑选他想要的奖励,并和他讨论他喜欢的奖励需要用多少token来兑现。这里面有一个分寸的拿捏,如果他认为获得奖励太难,他会失去去参与的动力。在你的奖励清单上保留一些只需要几个token的简单奖励,让他比较容易可以获得,以便逐渐建立起成就感。另一个可能的原因可能是,他在你设计的token系统之外拥有许多其他的诱惑,以至于他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能获得更多的奖励。尝试将更多他喜欢的事情纳入奖励体系中来,比如打篮球或者在公园玩时间。

(2)我们对于小朋友赚了多少token,没有去好好记录。 跟踪记录孩子一整天赚取的token数量是很重要的。整个系统要维持公正,才能给孩子带来信任感。你可以营造一些仪式感,比如为他准备一个特殊的杯子、碗或盒子,用来存放他赚取来的token。然后,一起决定你将把容器放在哪里。当孩子们可以摇动一个容器,听到他们的token(硬币)叮当作响时,这通常会激发他们去赚取更多的兴奋。

人类在心理上,对于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变化会比较敏感,这和在支付宝积分设计体系里,让你每天都看到赚取了多少积分,其实是一个道理。你会经常忍不住打开去看一下。

(3)当获取token难度很大的时候,孩子会非常沮丧。保持激励制度尽可能是正向的,多去奖励而少去惩罚,不要因为行为不当而拿走孩子的token。要充分考虑到损失厌恶的影响。损失厌恶是指人们面对同样数量的收益和损失的时候,认为损失让他们更加难以忍受。

你可以根据不同的要求,设置一些获得token的门槛,但是不要扣除他以前挣来的token。如果他抱怨、或争论这些关于获取token的规则,要忽略他。要让孩子明白,他不是规则的制定者。也不要因为某个行为是否应该赚取token而争吵,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提醒他下次再试一次。告诉他你希望他能很快拿到下一枚token。当他很好地应对挫折时,要及时地给予表扬。

(4)token系统对我其他的孩子不公平怎么办? 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竞争。如果你有不止一个孩子,你可能需要考虑给他们所有人赚取token的机会。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独特的行为目标,奖励菜单上应该有他们各自感兴趣的项目。 聪明的父母会设置健康的竞争制度来激励小朋友们。例如,告诉孩子们一旦每个人都赚了20块钱,这个家庭就会去看电影。这可以鼓励他们在努力获得奖励的同时,互相加油。

(5)小朋友一开始很有动力,但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令人困惑或太难的奖励系统会导致孩子们很快失去兴趣。确保你的孩子有机会每天挣几个代币。保持规则的简单和目标明确,一次专注于一到三种行为。否则,他会变得困惑,分发代币将变得十分复杂繁琐。保持新鲜感,经常改变奖励菜单,这样可以让你的孩子保持兴趣。

事实上,行为经济学的思想早已被应用到了公共政策的制定上。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Richard Thaler,也是《助推 Nudge》的作者,曾经说过:“如果你用一些心理学的小技巧去设计一个什么东西,就能往好的方向引导人们的行为。”

在未来,卓越的通证经济设计,是贯通了经济学的计算与对人性理解的社会实践。

Reference:

比特币白皮书,Bitcoin: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Nerina Grotta,5 Common Problems With Token Economy Reward Systems for Kids,

https://medium.com/@federices235/5-common-problems-with-token-economy-reward-systems-for-kids-78c633f0530d

Andrew McAfee, Machine, Platform, Crowd.

Trent McConaghy, Towards a Practice of Token Engineering,

https://blog.oceanprotocol.com/towards-a-practice-of-token-engineering-b02feeeff7ca

转自:块连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