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闪电网络开启BTC支付时代?

闪电网络开启BTC支付时代?

历经4载,闪电网络终于迎来曙光。

据1ml数据显示,闪电网络的总容量已达738.4个BTC,节点数为6934个,频道数超过3.1万个,过去30天的涨幅分别为17.56%、18.77%、37.58%。

“闪电火炬”的传递增加了其热度。Twitter创始人Jack Dorsey、比特币耶稣Roger Ver、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等大佬纷纷接棒,引得国内外媒体争相报道。

闪电网络开启BTC支付时代?

高光背后,仍有圈内人士持保留意见,比如莱比特矿池CEO江卓尔。他在微博中写道:“闪电网络是适用范围很有限的一种支付网络,除非出现极度中心化的超级闪电枢纽,否则无法解决BTC主链拥堵问题。可以预言,在2020~2021年牛市中,BTC主链将继续发生超级拥堵。”

当然,江卓尔不是第一个公开diss闪电网络的。自2015年2月提出以来,闪电网络便引发争议,涉及中心化、安全性等问题。

时至今日,部分人还在一如既往地质疑,也有一部分人主动建言献策。不管如何,他们都是闪电网络的见证者。有关媒体特此盘点了那些公开diss闪电网络的大咖及其观点:

比特币耶稣:它削弱了比特币的功能

Roger Ver是第一个比特币天使投资人,也是Bitcoin.com的CEO,据说最多时拥有30 万枚比特币,因早年坚持步道比特币被称作“比特币耶稣”。

公开报道显示,Roger Ver一直强调,如果比特币作为现金的有用性被破坏,其价值也将被破坏,因此比特币社区和行业不应该把比特币当作数字黄金,而应该是一种结算系统。然而,他并不看好比特币闪电网络。

闪电网络开启BTC支付时代?

去年7月,Roger Ver在推特上贴出比特币闪电网络节点间成功支付的概率图表,质疑Bitcoin Core开发人员的能力。图表显示闪电网络的支付成功率并没有随着通道数量的增加而增长。

Bitcoin Core开发者WhalePanda回应称:“这条推特讲的是闪电网络,而与开发人员无关,并且你所引用的数据是有误的。”比特币开发者Jameson Lopp则表示:“目前已经有三个团队实现了闪电网络,但没有一个属于Bitcoin Core所开发。当然,你也可以预期闪电网络的流动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

3个月后,Roger Ver再度开炮:闪电网络故意削弱了比特币的功能,并且试图将人们推往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域。

与此同时,围绕闪电网络的可行性,他还与莱特币创始人Charlie Lee展开了一场论战。后者一直在支持有关比特币网络升级的尝试,是闪电网络的拥护者。

一方面,Roger Ver质疑闪电网络上的交易是否真的点对点进行;另一方面,他质疑闪电网络的安全性、稳定性和抗审查的特性。

在Roger Ver看来,尽管比特币网络的收费低于之前的水平,但实际上它的费用仍相对较高。“为了避免审查或收取高额费用,在Bitcoin Cash网络上进行链上支付是最好的。”

分析指出,来自Roger Ver的这些质疑是具有讽刺意味的,因为这位Bitcoin Cash的倡导者因支持BCH而采取的一系列有争议的行动而备受抨击,他被指控利用进入加密货币领域的新人的无知,误导他们认为Bitocin Cash和比特币是一样的。

不过,Roger Ver近期也参与了闪电火炬的传递,着实令圈内人感到吃惊。

Bitcoin Core开发者:吐槽与助攻齐飞

作为Bitcoin Core重量级开发者和密码技术顾问,Peter Todd既是闪电网络的批评者,又是闪电网络的推动者。

闪电网络开启BTC支付时代?

早在2016年,Peter Todd就提出了闪电网络可能失败的两种情形:

第一,当大量用户需要在短时间内解决其闪电网络争端时。“比特币网络能够处理的数据有限……在这一点上,已经超出了能力范围。”

第二,当大量用户需要在区块链解决闪电合约时,收取的费用可能会大幅攀升,因为比特币区块可用的空间已经所剩无几。“如果你大量使用了闪电网络,那么这个成本是相当高的。”

他为此还提供了理论上的解决方案,包括允许矿工提升区块容量或预先储备未来区块的空间,但同时坦言:“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们还没有达到可以自信地说:是的,我们将让全世界的人都用闪电网络系统购买咖啡。”

去年2月,Peter Todd再次炮轰闪电网络:从技术上来看,目前的闪电网络还不够格。

在推特上,他写下了对闪电网络测试网的第一印象,对操作弹性和编程语言等方面提出了质疑:“c-lightning(测试网)存在大量segfault(记忆体区段错误)。网络未崩溃时,支付失败率比崩溃时候还高。对我来说,用C语言这个危险的编程语言不是什么好主意。”

Peter Todd的此番表态引起了圈内热议。

莱比特矿池江卓尔回发表微博称:“连Peter Todd都失去信心了,看来闪电网络还需要再来一个18个月。不过闪电网络的最大问题不在技术,而在商业上。”

比特大陆吴忌寒则评论道:“闪电网络技术比较复杂,如果开发成功了就还是很有用。应该耐心一些,再坚持一下,也许就成功了。”

然而,Peter Todd对闪电网络的态度很快发生了戏剧性反转。

2018年4月21日,他声称已经通过Acinq钱包成功地完成了三笔中小额支付(3美元、5美元和40美元),并且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或延迟,每一笔支付都是即时完成的。

他表示:比特币闪电网络正在变得成熟,虽然这个解决方案还不完美,但事情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如今,闪电网络的发展恰好印证了Peter Todd的观点,而这也正是他希望看到的。

莱比特矿池江卓尔:将质疑进行到底

在唱衰者阵营中,莱比特矿池CEO江卓尔对闪电网络可谓一怼到底。

公开报道显示,江卓尔于2017年底发布长微博《闪电网络的真相》,列出了13点对闪电网络的个人点评,其中不乏批评之声,比如“彻底违反了中本聪的设计”、“SW(隔离见证)已经被证实没人用,闪电网络也将一样”、“SW和闪电网络都没有网络规模效应”。

闪电网络开启BTC支付时代?

不过,当有关媒体在江卓尔微博主页查找时,发现该博文已不复存在。

去年2月,在Bitcoin Core开发者Peter Todd对闪电网络失去信心后,江卓尔随即声援:支付网络需要规模效应才有人用,就像支付宝比并不是技术多牛,而是烧钱烧出了规模,目前这是闪电网络做不到的,而且闪电网络提现到主网手续费并不便宜。

当然,这只是冰山一角。在百度搜索“江卓尔闪电网络”,呈现在首页的几乎全部是江卓尔对闪电网络的负面评价。

闪电网络开启BTC支付时代?

近期,虽然闪电网络取得了较大进展,江卓尔仍然在微博上频频更新质疑闪电网络的观点。

2月21日,他在微博中表示:“闪电网络有意义吗?当然有,但适用范围窄,难以解决比特币主链拥堵问题。除了锁定BTC利息成本,长距离多跳难以路由外,最大的问题是:'小额支付’往往是单向而非双向。通道里的币并不像水在水管里流动,而是像算盘上的珠子,只能在这个通道里左右拨动,一旦全部珠子都被拨向一边,那这个通道就无用了。”

2月26日,他继续写道:“一个有网络效应的支付网络,花xx个月才到700币,这就像一个聊天软件,花xx个月才到700个用户,还美名其曰从100用户到700用户’增长率快’,这有个屁用。”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江卓尔更是直言目前闪电网络通道内只有700多个BTC,甚至还不到一个大户的币量,“闪电网络现在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他还指出,在整个支付网络中,闪电网络至少要有百分之二三十的用户占比,或者有10%左右的比特币在闪电网络上面,而现在闪电上面的币量微乎其微,意义不大。“闪电网络只能是一个概念,实际上很难用起来。”

分析指出,江卓尔抨击闪电网络背后,实则是链圈和矿圈的利益之争。他担心手握闪电网络标准的Blockstream公司最后一家独大,Blockstream争的是对用户收过路费的权利,江卓尔争的是保持算力优势,保持对比特币和PoW类数字货币的控制权。

EOS创始人BM:这玩意儿不安全

在币圈,EOS创始人BM是出了名的“大嘴”。

早在2010年7月,BM就指出,跟银行相比,比特币10分钟一次的交易确认时间显得太长了,需要做到像刷信用卡那么快,而改变共识机制可以实现这一点。

中本聪则霸气十足地回复道:“看不懂就算了,我没时间搭理你,不好意思。”

闪电网络开启BTC支付时代?

此后,BM先后创办比特股、Steemit、EOS,被誉为“天才程序员”,但始终不改其“易怒体”本质,要么与V神等大咖隔空互怼,要么在社区中与人争吵。

不过据公开报道显示,虽然BM对闪电网络有质疑,但明确发表意见的次数并不多,最近的一次还是在去年5月的一次演讲中。

BM表示,闪电网络只是解决了一些交易的问题,但是“治标不治本”,他仍然不看好“这玩意儿”。

BM还对闪电网络的安全性产生了怀疑:有人可以通过向比特币网络发送大量垃圾交易,堵塞网络,进而让闪电网络通道超时,导致通道关闭时交易无法同步到区块。通道无法成功同步进入区块,也就意味着使用闪电网络交易的交易用户会丢币。

这看似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但闪电网络开发者已明确表示,闪电网络交易并不会因为比特币网络遭受攻击而受到影响,闪电网络也不会因为超时而无法将数据同步进入区块。

对于BM所说的安全性,网友则直指EOS的安全性更差:今天被攻击,明天被盗币,EOS就是黑客提款机。

网友所言非虚。有统计数据显示,在2018年爆出的区块链安全事件中,EOS全年共发生49起,占总数的35.51%。这足以给BM敲响警钟:安全,不是挂在嘴边的。

康奈尔大学教授:闪电网络虽好,尚存四大问题

Emin GünSirer是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也是该校加密货币和智能合约计划的负责人。

据有关媒体了解,Sirer很早就进入加密货币社区,并于2003年发明了史上第一个基于工作证明(PoW)的去中心化加密货币——Karma,较比特币早了6年,但Karma并没有获得太多的关注。Sirer对扩容、安全以及共识机制等话题尤其关注,曾公开diss过EOS、波场等项目。

闪电网络开启BTC支付时代?

去年6月,加密货币研究机构Diar发布了一份关于闪电网络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闪电网络协议推出之后,并没有专注于提升交易效率,其普及度和增长速度也都比较缓慢。

Sirer对此做出了回应。他表示,在过去5个月时间里,虽然闪电网络的路由数量增长了十倍,但是路由成功率却没有提升。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看好闪电网络。近期,Sirer发表了对闪电网络的新看法:“我很喜欢闪电网络这样的layer 2方案,而且我本人搭建了迄今为止速度最快的 layer 2 系统Teechain。”

与此同时,Sirer也指出了闪电网络存在的一些问题:

1.容量:闪电网络的容量完全依赖于用户之间建立的连接——这一重要价值并不受系统设计者控制。闪电网络可能在一个复杂的网络出现之后运作非常良好,但现阶段来说,我要祝福那些转账超过1BTC的人了。

2.隐私:layer2需要在隐私和效率之间做出重要权衡。闪电网络协议需要在参与者之间寻找高效的路径。但这个过程会泄露交易接收时间以及支付规模。因为我可以继续查看这些路径,我可以看到你什么时候给你的好朋友发了交易。这有悖于金融隐私。

3.安全:闪电网络需要用户保持在线,还会让大量的币持续暴露在风险之中。100万个用户之间的交易,假设每个用户有100美元,那也需要1亿美元保持在线状态。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并且存在重大风险。

4.用户体验:对于普通人来说,比特币已经很难用了,闪电网络由于存在各种失败的场景,就更不好用了。

与比特币耶稣、江卓尔等质疑者不同,Sirer属于典型的学院派,无商业立场,其顾虑值得闪电网络开发者考量。

结语

任何技术的发展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闪电网络同样如此。批评闪电网络不代表反对这项技术,这或许是另一种形式的鞭策。

正如币盾CTO李响做客「火星总编时刻」时所言,闪电网络的技术本质并不难理解,但要将之付诸实践则相当复杂,因为一个好的方案在真正实施的过程中,必须要考虑大量的软硬件故障与黑客入侵尝试所带来的各种异常情况,作为一个跟“交易”有关的产品,任何一点点的疏漏就可能导致整个体系的崩溃。

与此同时,闪电网络的普及速度与目前体系的健壮性相关。“如果整个体系能够被证明是可靠的,以比特币在数字货币中的地位,基本没有理由不去用它,其发展速度可以类比为手机支付替代传统支付方式的速度。” 李响补充道。

尽管目前闪电网络仍然存在不少争议,但它确确实实在离我们越来越近。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你可以通过闪电网络叫一份外卖,买一件衣服,甚至坐一次公交……(火星财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renrenb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