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肖磊:美联储承认新的世界货币诞生,中国应有所行动

最近连续写了四篇关于Facebook发币,以及针对中国移动支付领域发展和未来全球竞争问题的分析,很多投资者问,这个里面到底中国应该如何应对;货币领域的竞争,是否真的是一场没有硝烟,但可以决定生死的战争。其实我也一直在研究和思考这个问题。

关于货币问题,其实在企业层面来讨论,实际上一直是一个禁区,因为历史以来,所有的创业者,可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出各种商业模式,但绝对不会,也不敢说我要做一个货币,所以一旦有创业者开始讨论建立货币这种商业模式的时候,其实我们所讨论的,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货币问题,而是历史背景悄然改变。

中国九成假币出自这一人之手

在世界各地,制造假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罪行,创造货币这项权限,只有主权国家才具备,但自从2009年比特币诞生以来,“货币”这个特殊的市场开始遭遇冲击,慢慢的,各国政府开始研究和讨论去中心化数字货币的竞争、定性和开放性问题,这个领域,也开始被很多创业者盯上了。

从各种技术的发展来看,任何一种革命性的工具,所颠覆的,不可能仅仅是某一个行业。工业革命改变了所有行业,以及各国的生存状态。如今,我们的衣食住行,都已被互联网所改变,货币领域不可能“独善其身”,互联网对货币领域的改造,只是时间问题。

作为一家企业,Facebook在发行Libra之前,其实做了很多工作,其中一个工作是,跟美联储的沟通。美联储作为美国的中央银行,可以说是美元的终极掌控者,如果美联储对Libra是一种开放的态度,那么Libra的到来,其实就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

就在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的第二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向媒体发表了一系列观点。鲍威尔认为,“像Libra这种数字货币已经引起了很多关注,它很可能会取代更传统的货币,但目前仍处于婴儿期。”


其实仅仅从这一句话当中,我们就能看到美联储的态度和判断。Libra如果不是从技术层面和全球支付层面拥有一定的创新和可行性,鲍威尔不会轻易说出“它很可能会取代更传统的货币”这样的话。反过来说,如果仅仅是法币的另一个符号,那Libra如何能取代更传统的货币呢?

那么从现实的角度,美联储是否有权阻止Libra的诞生呢?鲍威尔说,对于像Libra这样的加密货币,美联储并没有“全权”,相反,由于美联储“对支付系统有重大投入”,所以,央行可能会通过“国际论坛”对加密货币的广泛应用施加影响。

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美联储不会去强制监管Libra,也没有权限这么做,但美联储有能力在这一领域施加影响。说白了,就是美联储会借助自身资源,争取到对Libra等数字货币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鲍威尔还提到,Facebook早前已经向美联储阐述了Libra的相关信息。从中也知道了,Facebook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相当广泛的调查,现在,监管机构、监管人员和很多其他人都在讨论Facebook的这项计划,当然也包括美联储。

鲍威尔的意思是,Facebook还是很尊重美联储和监管机构的,我们正在加紧讨论Libra。

那么更现实的来说,美联储当下的担忧和举动会是什么呢,鲍威尔说,这种可能有大量应用的货币,它有潜在的好处,也有潜在的风险。如果他们(Facebook)决定继续推进,我们将从安全、稳健和监管的角度出发,并将对其抱有很高的期望。 

好了,如果我们知道了美联储主席的态度和观点,实际上就不需要再去讨论更多市场或机构的看法了,因为美元可以说就是当下的世界货币,美元的中心管控机构所发出的信息,本身就能说明太多的问题。

而关于中国,这方面的研究早就开始了,按照中国央行的规划,其实数字货币的发行也是迟早的事情。如果按照理论性规划,中国的数字货币主要替代的对象是目前流通中的现金,也会采用区块链技术,发行量也存在一定的固定常数,而且也是跟原有的法币存在一定的隔离和竞合问题。这符合数字货币的大部分特点,但在其公开的论文里面,我并没有找到这一数字货币是否考虑到推进国际化的问题。


央行一锤定音,国家法定数字货币就这么搞?(我此前的解读)

其实按照Libra的发行机制,中国如果推出类似的数字货币,有着得天独有的优势。Libra的背书货币是一篮子货币和可信国家的政府债券,但可以肯定的而说,美元和美债将占有大头。大家想想,现在持有美元外汇和美债最多的国家是谁?当然是中国(美元外汇储备第一大国、持有美债第一大国)。

假设Libra借助一篮子货币和政府债券,获得了强有力的背书,完成了一个新的国际货币的发行和市场占领,那中国岂不是亏大发了。中国只要把持有的美债,以及外汇储备的十分之一拿出来做这种架构,就足以干掉世界上所有类似的币种。

另外,中国现在还具备多个优势。Libra所在的Facebook虽然拥有二十多亿用户,但真正有跨国交易需求,或者说更大的金融需求的用户实际上不多。中国现在是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在东南亚、非洲等地,有巨大的货物贸易作为支撑,而以美元和美债作为背书的结算介质,本身不会遭遇国际清算机构的反对,就像美联储也没有理由反对Libra一样。

中国另一个优势是,我们有强大的硬件生产能力,包括手机、电脑等等,可以形成预装。同时有全世界最先进的移动支付系统,另外在“一带一路”国家,我们还拥有更好的合作切入口。

从金融系统和金融机构的支持层面,我们已经有正在运行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简称CIPS),有银联和各大银行的国际化体系。


当然,目前最大的障碍是,从央行到整个金融系统,对这种问题是不屑一顾的,所以只能等到Libra发展壮大之后来倒逼。或者就是支持国内几个互联网巨头出去干,这个可能性会比较大一些,干成了最好,干不成也影响不大。

这是一个不得不持续讨论的问题,如果人民币的国际化存在太多的现实障碍和推进条件,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借助美元自身来完成这一步呢。一个国家创造两个货币也不是没有可能,中国目前就是多种货币的集合,比如台币、港币等。中国国内有人民币,国际市场有Panda coin(假设叫熊猫币),双轨制的运行模式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不采取这种用美元背书的模式,那么中国要用黄金做人民币的背书资产的话,尽管中国央行一直在增持黄金,但可能还需要很多年才能买够足以超越美国黄金储备的量,中国现在还不到2000吨的黄金储备,美国是8000吨,而半个世纪以前,美元走向世界的时候,为其背书的黄金总储备量是2.2万吨,是当下中国黄金储备的十多倍。

既然Libra可以借助区块链+一篮子法币+可信国政府债券的形式发行世界货币,中国就更有理由干这件事情了。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每隔三十年国际货币体系就会出现一次大的变革,1914年英国废除金本位制,英国停止兑换黄金,英镑贬值;三十年之后的1944年美国利用金汇兑本位,完成了美元占领世界的最后一步操作;1971年,美国宣布美元跟黄金脱钩,美元开始大幅贬值;1999年欧元诞生。而欧元的诞生,已经脱离了金本位,更重要的是,没有人会想到,数十个国家会联合起来发一个统一的货币。

防止失联,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这个服务号

离欧元的诞生已经整整过去二十年了,未来十年会酝酿出什么样的新型货币,必将是一个令人期待和兴奋的问题。但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Libra将激发出各国在货币领域的全方位竞争和危机感,新的世界货币或者说新的货币模式或许已经在不远处向我们招手。

其实回顾欧元的诞生,最初也是来自一个经济学家的理论推导。罗伯特蒙代尔1961年在其论文中提出"最优货币区域",当时蒙代尔提出的问题是,几个国家或地区放弃各自的货币主权而认同共同的货币,在什么时候会更有利?蒙代尔的论文简要地提到了共同货币的好处,比如贸易中更低的交易费用和相关价格更少的不确定性等。

1999年欧元诞生,同年蒙代尔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从此被誉为欧元之父。欧元区目前所承载的经济力量,已经可以抗衡美国。

2015年11月7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金融学教授,Bhagwan Chowdhry表示,他已经提名比特币的发明者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为2016年诺贝尔奖经济学家的候选人。

就在昨晚,当美联储宣布不再采取激进的加息政策,未来不仅有可能降低利率,还有可能停止缩减资产负债表的时候,黄金价格在几小时内足足飙升了50美元。


面对美元,这个想制裁谁就制裁谁,最终只为美国利益服务的国际货币体系,很多人都在寻找其制衡和对冲工具,无论是天赐的黄金,还是人造的比特币。

在我看来,那些一直被视为问题的东西,终究会找到解决办法,无论以什么形式,人们总会追逐更加公平的货币,但如果中国不去争取,这种公平(Libra),依然将是属于美国人的,而不是世界的。(肖磊看市)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