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南华早报:中国该如何应对全球发行的Libra?

南华早报:中国该如何应对全球发行的Libra?

Facebook推出加密货币Libra可能会引发一种新型的“货币战争”,并迫使中国重新思考如何应对数字世界的现实。

Facebook推行Libra后,中国央行官方尚未对其做出回应。

但Libra计划的规模之大、性质之特殊、影响力之广,使得其并不容忽视。

最近,南华早报刊登了一份题为《Facebook’s Libra global cryptocurrency - how will China react?》的文章,该文提出一个观点:Facebook发行Libra会成为新型货币战争的开端,同时Libra还会促进其锚定的法币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和普及,这为试图以人民币作为经济和政策工具的中国提出了挑战。

编译整理了文章如下:

分析师认为,Facebook推出加密货币Libra可能会引发一种新型的“货币战争”,并迫使中国重新思考如何应对数字世界的现实。目前由中国央行计划开发的主权加密货币暂时没有太大进展。

Facebook的Libra预计将于明年推出,这也为中国提出了一个棘手的挑战。因为,这可能对传统货币体系下的全球货币、支付和金融系统,产生重大的影响。

Facebook将与一篮子可兑换货币(convertible currencies)挂钩,因此它可以作为稳定的线上货币。其支付功能将由Visa和万事达背书,这意味着它可以用于一系列在线服务。此外,Facebook拥有超过20亿用户。

此外,分析师认为,更便捷的支付方式可能会削弱中国政府抑制资本流出的目标。而Libra成为全球货币的潜力,则可能会给中国试图利用人民币作为经济和政策工具带来不确定性。

中国区块链公司天德科技首席科学家蔡维德表示,计划推出的Libra预示着一种新型货币竞争,第一次关于数字货币的货币战争。

作为一种锚定法币、价值稳定的加密货币,Libra不会与法币宣战。相反,Libra会为法币的使用、普及助力。

蔡维德描述,“在过去,(货币战争)通常的做法是贬值本国货币以刺激出口。当各国开始竞争性地贬值本国货币时,就会爆发全球货币战争和汇率战争。”

    但在新型货币战争中,各国将会使用稳定币进入别国市场,并控制交易买卖信息。新型货币战的特点是:快速流通、全天候无中断、没有SWIFT。

Facebook尚未透露Libra锚定的货币篮子构成,但表示,已经通过锚定多种货币,从而达到分散风险和缓和价格波动的目的。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周三表示,(他们)与Facebook的Libra在发展过程中一直保持联系,他对(Libra的)“安全性和稳健性”抱有很高的期望。

蔡维德称“Libra将会支持美元,作为美元的补充。”同时,他强调Libra的重要性:

    有些人可能认为这只是一家美国公司推出的稳定币,而非法定货币。而且发行公司不在中国运营,因此Libra并不重要。但是是这样吗?现在美国和欧洲的政府和中央银行都已经参与进来,即使他们表达出反对立场。它已成为一场全国性的公开辩论。怎么可能不重要?

中国央行上周尚未公开对Libra的白皮书做出回应,但关于新加密货币的争论正在升温。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表示,技术不难,主要看监管。

美团的联合创始人王兴表示,Libra是一个“天才”设计。Facebook推Libra的策略很清晰,柿子捡软的捏,先把全球200个国家中的弱国的货币系统逐步替代掉,碰到极少数强国当然是该低头就低头,该合谋就合谋。

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称Libra的推出“可能会挑战现有的全球支付系统”。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人民银行顾问表示,央行曾经认为稳定币与法定货币无关,或者至少是无关紧要,但他们开始逐渐意识到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尽管最近推出了许多基于区块链的稳定加密货币,但没有一个与人民币挂钩。

本月初,CoinDesk表示,已有14家银行资助开发稳定币以缓解货币的金融交易,其中包括法币:美元、加元、英镑、日元和欧元。今年早些时候,摩根大通表示,它已经为其机构客户之间的支付创建了一个由美元支持的加密货币。

对中国的另一个考验是,Facebook和旗下社交平台,如Instagram和WhatsApp,在中国无法正常使用。

自2017年年底以来,中国已全面禁止所有加密货币相关的交易和融资;但是始终推广区块链技术。

自2014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一直在研究建立主权数字货币,并于2017年建立了一个致力于此主题的研究机构。其他国家央行似乎也有类似的尝试。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联储和欧洲中央银行没有计划推出数字货币,而英格兰银行改变态度,允许科技公司像商业银行一样设立账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研究助理Garrick Hileman表示,许多中央银行未能推进数字货币的主要原因是金融风险。

理论上,发行国家背书的加密货币需要个人在中央银行开立其账户。而现阶段,个人只能在商业银行开设账户。那么在危机时期,人们将会把资金从本地银行转移到中央银行,从而导致本地银行挤兑,并增加金融不稳定性。

Hileman说道,“短期之内,我对任何大国将会允许本国央行为本国所有公民进行数字货币兑付保持怀疑态度。”(南华早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