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Facebook稳定币Libra:挑战美元还是比特币?

连月来的“疯狂”等待终于尘埃落定。脸书(Facebook)发布了 Libra,一个为全球提供无国界的数字货币和金融服务的区块链平台。白皮书和官网同步上线。



图:脸书子公司Calibra项目官网

落地成盒还是绝地求生?

Facebook,又名脸书,一个国外最大的社交巨头,一个依靠“数据垄断”的科技企业,一家涉嫌干预美国而大选背负骂名的公司,在2018年,几乎倒闭。



脸书公司不久前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因为被爆出脸书利用贩卖用户隐私进行精准广告投放,左右美国大选,一时间让脸书满城风雨。“大选丑闻”让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不得不亲自到美国国会进行长达6个小时的作证。脸书公司市值顺势蒸发590亿美元。



很多人开始#DeleteFacebook(删除)的行动,公司不仅陷入政治危机,用户的“背叛”让它感受到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正在沦陷,内外交困的脸书遇到了生存绝境。

“脸书股价暴跌”“分拆脸书”“脸书倒闭吧!”




野心勃勃,全球自由支付

大约是穷途末路,抑或是绝地求生,脸书终于继微软、Google之后开始了区块链步伐, 并后来居上,第一个推出Libra区块链,成为全球互联网科技霸主中第一个以高昂姿态公开进入区块链的公司。

不过,有的端倪却可窥见。从脸书规定Libra由位于瑞士的独立非营利性组织管理,脸书的野心可见一斑。瑞士不仅是欧洲地理上的交通中心,还是历史上的中立王国,更是现代社会的避税天堂。

当笔者深夜打开Libra白皮书,大概明白了它的野心,脸书称,要做全球可信赖的支付, 打造“the internet of money”,一时间佩服于它的宏大志愿,又由于信息缺失,难以对该词下一个定义,是“钱联网”,还是“币联网”,又或者“支付网”?


图:Libra官方界面


官方在官网展示了Libra的交易系统,未来,你进行支付转账和聊天一样。而自由全球支付网络愿景赋予了脸书Libra完全不同的基因。无国界的金融体系,Paypal没有实现,BTC“败”于无法满足大范围高效率的消费级应用,而即便是美元,也因为政治等原因没有成为无国界“货比”。



100人的江湖,成王败寇

所谓江湖,无非争斗。何谓争斗,拉帮结派,或混战或联盟。


图:Libra的所有参与方

脸书为了求生,选择让Libra拉入当今金融科技领域的豪强:

其中,信用卡支付双巨头“小鱼儿与花无缺”——万事达(Mastercard)和Visa。还有东方不败——国外的支付宝PayPal,以及腾迅最大股东的跨国集团Naspers。不仅如此,还有与Paypal相爱相杀的电商巨头“任我行”eBay,还有网约车始祖Uber和后起之秀Lyft(两者上周股价同时上涨5%)等互联网公司。

官方计划到2020年前期,参与方将会达到100个。



底层技术,价值互联

Libra作为区块链项目,自然少不了区块链行业翘楚和投资者的身影。其中目前最为值得关 注 的 有 三 家 , 分 别 是 Coinbase , Union Square Ventures 和 AndreessenHorowitz。


Coinbase是全球最大数字货币交易所,Union Square Ventures叫做联合广场风投公司,它们不仅在行业内奠定了自身地位,而且在前沿科技催生创新和驱动成长上总是走在最前面。这两家金融科技领域的公司,会同时参与Libra并不奇怪,因为它们俩同时是IPFS的投资方,为协议实验室(IPFS和Filecoin开发团队)的研发带来巨大的支持!


笔者认为,这不仅是当下公司对区块链的布局,更是对新技术的“准备”。IPFS作为一种技术,目前已经在全球进行了应用,如IPSE首个基于IPFS的安全搜索引擎,TxtilePhotos 去中心化相册,Brave基于IPFS的浏览器等,同时多个区块链网络选择将IPFS作为数据存储的基础设施。从底层系统到上层应用,IPFS及区块链都在改变着世界的互联网科技发展方向。

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说: “科技行业往往极其复杂,底层技术只要一变动,竞争也会发生改变,市场也会随之发生改变。”(《创业维艰:如何完成比难更难的事》) 这句话正是出自本·霍洛维茨,他正是上面笔者提到的Libra参与方—Andreessen Horowitz 风投公司的创始人。他后来与Marc Andreessen( 网景公司出身) 共同创立了该风投公司,专注于科技初创企业投资孵化,已经投资了脸书、Twitter、Skype(创始人投资了IPFS)等90多家公司。



雷洛维茨《创业维艰:如何完成比难更难的事》.本文引用P75

早在2012年,霍洛维茨就表示,尽管有全球经济存在欧债危机等不确定性因素,但科技行业有着自己的发展轨迹。“与市场高度相关的三大潮流——云计算、移动、社交——同时出现是极为少见的情形,由此带来的机遇是无可限量的。”互联网用户数量的增长和网络连接速度的大幅提升意味着科技行业现在拥有大得多的市场。

那时候脸书的IPO 失败, 50 亿美元计划化为泡影。但那时, 霍洛维茨还是认定说Facebook估值很健康,“仍然是一家伟大的公司。”

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将会取得成功。而成功的背后都有诸多的轨迹可追寻。举一个简单例子,霍洛维茨热衷科技创新投资,曾为Github提供了1亿美元资金,那时候Github还没被微软收购。


试想,一个没有像公司一样招募人员、只靠社区人员维护的平台,缺少支持能存活多久? 但,科技发展没有回忆,只有投入和实践。目前,Github汇集了众多开发者,成为全球最大的开源软件社区,而IPFS这样的底层协议,均在Github上进行软件代码管理,也是开源项目。或许,让互联网科技不断创新,人们开始了完成一个个目标。



完成比难更难的事

Facebook也为Libra定下目标: 成为一个稳定的数字加密货币。听起来像是另一个版本的USDT (知名的稳Ding币),但不同的是脸书拉入了众多金融科技与实体公司,全部使用真实资产储备作为担保,以确保资产安全可靠与超越界限的效率。有了众多巨头合作,似乎Libra即将成为下一个超级项目,脸书也将因此“翻身”。


尽管如此,脸书在此时推出Libra也面临着挑战,比如来自美国监管的压力,美国政府目前对加密数字货币依旧持谨慎态度,不少国会议员都反对或称要让数字货币证券划清界限。此次,脸书聚拢豪强,更像是依靠自身实力,从区块链这样的底层技术向美国美元体系发起挑战,企图在极限生存中夺得生机。而不仅是美国国内,外至欧盟、亚洲等,全球200多个国家,国情各不相同,成为全球无国界的货币并为七十亿人口使用,目标可行, 但成果转化需要实践。



那么,Libra会成功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