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货币体系重大变革 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中国法定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8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即将推出,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2019年无疑是数字货币的大年。6月Facebook宣布了自己牵头的Libra计划——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紧随其后,美国零售业巨头沃尔玛也加入到数字货币的浪潮中。两大互联网巨头高调入场,央行数字货币也“呼之欲出”,数字货币赛道变得更加激烈,投资热潮不断袭来。

研究五年或终成正果

中国人民银行推出的数字货币,是基于互联网新技术,推出全新的加密电子货币体系,这无疑是一场货币体系的重大变革。

我国央行在数字货币方面的研究最早可追溯到2014年,至今已有五年。

从2014年周小川提议研发央行数字货币,如果说,自这一刻为开端,那2017年央行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则是这个故事的转折。在过去的五年,中国人民银行以数字货币研究院为核心,联合数家商业银行,从数字货币方案原型、数字票据等多维度研究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到今年穆长春的“呼之欲出”, 研究已经过去了五年。经过五年打磨,如今的央行数字货币终究要接近了实锤。面对央行数字货币何时推出,“快了,快了。”KOFO首席经济学家郭大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会再需要几年那么远,也许年底或明年初就会推出。”

2019年8月2日,央行召开央行召开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明确指出下半年要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的研发步伐,并及时跟踪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亦透露,国务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将加快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近日,韩国央行更是宣布2020年让硬币退出流通,丹麦则早已停止印钞,Facebook加密货币项目Libra白皮书正式公布。无现金社会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就全球范围而言,北欧国家是目前最接近“无现金社会”的地方。

“现在的这个社会,实际上已经在朝着无现金社会方向发展,这是一个大方向。在北欧,有些国家做的比较好一些。”国际金融界权威人士丁大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然,无现金社会是一个渐近的过程,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也并不是那么容易,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需要一个全方面的考虑如技术、安全等。”

然而有网友却提出:“现在大家都用非现金支付,还有必要发行新版人民币吗?”

央行微博回答:尽管随着非现金支付的迅速发展,我国现金使用有所下降,但受历史沿革、消费者习惯、以及边远地区和特殊人群需要等因素影响,现金在相当长时间仍是我国重要的支付工具。另外,温馨提示一下,人民银行严厉打击拒收现金现象,如发现拒收人民币的,欢迎向当地人民银行分支机构举报!

数字货币双层运营体系

央行数字货币英文简称为“DC/EP”,“DC”是“Digital Currency(数字货币)”的缩写,“EP”是“Electronic Payment(电子支付)”的缩写,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功能就是作为电子支付手段。

在运营投放、管理模式和技术选择上,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有自身的特点。央行数字货币设计了双层的运营投放体系而不是由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的单层运营体系。在双层运营体系下,上层是央行,由央行对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做信用担保,因此央行的数字货币与人民币一样具有无限的法偿性;运营投放体系的下面一层由不同的商业银行构成,商业银行等机构负责面向公众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同时,需要向央行100%缴纳全额准备金,以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

央行面向公众直接投放的数字货币在信用等级上要高于商业银行的存款货币,可能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进而影响商业银行的贷款投放能力。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日前也撰文表示,央行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帮助建立竞争性环境,使得最优的技术顺利凸显和发展,通过竞争选优来实现更好的技术应用。竞争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因为技术进步速度很快,因此会出现一种技术在某一阶段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但还会有另一项新技术出来,形成一浪接着一浪地往前推进的情形。

数字货币具有突破性意义

在金融科技大数据时代,对主权国家来讲,最好的践行货币国家发行权的办法是由政府和中央银行发行管控范围的主权数字货币。我国央行推出数字货币具有重要的突破性意义。它不是指现有货币体系下的货币数字化,而是基于互联网新技术,特别是区块链技术,推出全新的加密电子货币体系。

央行数字货币是“法定币”,坚持中心化。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并非什么“稳定币”,就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化的人民币。穆长春直言,对老百姓来讲,基本支付功能在电子支付和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界限实际上是相对模糊的。但以后实际投放的央行数字货币在一些功能实现上会和电子支付有很大区别。从宏观经济角度来讲,电子支付工具的资金转移必须通过传统银行账户才能完成,采取的是“账户紧耦合”的方式。而央行数字货币是“账户松耦合”,即可脱离传统银行账户实现价值转移,使交易环节对账户依赖程度大为降低。央行数字货币既可以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同时可以实现可控匿名。

郭大治表示,“现今,在互联网上进行买卖交易是基于第三方平台来操作完成,如果央行推出数字货币,在区块链里就是当事双方进行交易操作,不再需要第三方平台,这是对商业模式的一个最大突破。”

对商业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来讲,其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未来将基于数字货币衍生出更多的数字信贷、数字资产和数字负债等创新,而非主权“数字权货币”也会逐渐降温。此外,央行数字货币发行后能提升对货币运行监控的效率,丰富货币政策手段。“实体银行面对数字货币的冲击影响肯定是有的,是渐进式的、逐步的,不会即刻显现。”丁大卫表示。

通证研究院在报告中认为,中国推出央行数字货币至少在捍卫数字主权;提供新的货币政策工具,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和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等三个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可以预见的是,数字人民币时代即将到来,数字人民币是基于国家信用、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将会产生很大的积极影响。

央行数字货币安全可靠

“从货币发展必然性角度来看,认为货币必然向低成本、可靠、便捷的方向发展,一般等价物必定越来越脱离实体,形态也越来越自由。密码代币是现在货币的主流发展方向。虽然我国的移动支付在国际上处于相对领先地位,但这种优势并不是绝对的。Libra的发布给我国敲响了警钟,并且可以造成重大冲击。”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金融科技与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数据资源的争夺必定会愈演愈烈,我国的支付领域,尤其是小额零售的支付领域必将面对更多挑战,最好的方式就是推出法定数字货币加以应对。在这个层面上,央行推出法定数字货币也是有利于我国的支付行业成长的。”

Libra建立在法币信用上,受到央行和金融机构的约束;央行的数字货币是对法币进行技术升级——对原先的央行货币(M0)进行了数字化升级,本质上并没有改变银行存款准备金和现钞的货币属性。央行数字货币的具体场景还是服务央行所管理的支付侧,比如银行准备金之间的交易往来,还有就是现钞的数字化升级,并不神秘。

银联董事长邵伏军认为法定数字货币不仅仅是货币数字化,还能通过与智能技术的结合,通过智能合约设计,较好解决交易双方的信任问题,以及信息流和资金流同步的问题,这个优势能够大幅度简化传统金融机构间比较复杂的交易流程。

在可预见的未来,传统货币依然是社会经济中的主要流通媒介,数字货币暂时会是一种尝试和补充。

总之,中国人民银行推出数字货币,无论是对国内还是对国际,都是一场重大的货币体系变革。(中国联合商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