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稳定币赛道还能挤下几家巨头?

“不可能所有人都能打败 USDT。”业内人士分析,即便稳定币磨刀霍霍向 USDT,但 USDT 仍将是市场大头。

加密货币世界中,最被小看的赛道,可能是稳定币。

直到去年,才有人终于发现了它的价值。而今年 Libra 白皮书的面世,让这一赛道更受关注。

8 月 19 日,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发布公告宣布启动“启明星(Venus)计划”。启明星对标 Facebook 的 Libra,想要打造一个“区域版的 Libra”。

人们对 Libra 再熟悉不过,Libra 想要重构金融体系,在区块链网络上发行自身代币,该种代币锚定一篮子法定货币,也就是所谓的“稳定币”。简单来说,这种稳定币想为全球提供通用的支付功能。

基于其给出的“区域版的 Libra”的说法,人们猜测,启明星大概率会是一个稳定币。但何一随后回应称,“启明星”并不是简单的稳定币,而是要做一带一路的 Libra。

无论是稳定币还是 Libra,毋庸置疑的是,币安开启启明星计划之后,稳定币的战场上又增一名新重量级选手。

这再次告诉我们,稳定币正在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然而,稳定币的崛起早从 2018 年就已开始,只是有人未给予重视,有人早早进场。如今,在 Facebook、沃尔玛等巨头的入场及各大公链的需求下,稳定币市场将进一步扩大。

只是,这个讲究“规模效应”的市场,拿下的难度并不比交易所小。

币安启明星要做“一带一路的 Libra”

启明星是天亮前,东方地平线上能看到的第一颗明星。

从起名开始,或多或少就预示着币安对此计划寄予的厚望——币安想要跻身 2019 的稳定币浪潮之中,成为领衔行业的“新星”。

启明星计划官宣后,币安“首席客服”何一也亲自在多个社群中转载这一消息,并为之卖力宣传。

币安公告内容中并未提及启明星的具体方案,更多的是在描述启明星的愿景——打破金融霸权,重塑世界金融体系,让后发国家掌握更多金融主动权,保障本国金融安全,提升国家与国家、人与人之间的协作效率。

在看过币安的公告后,业内人士纷纷分析,启明星大概率会是一个稳定币。也有人看出币安这一计划背后的野心,给出评价:“启明星计划有开启新战略的宣言之感,也有喊话政府的谏言之意。”

何一的回应也印证了这些观点,她称,“启明星”并不是简单的稳定币,而是要做一带一路的 Libra。

即便在最开始没有跟上竞品的步伐,币安也看好稳定币。在 The Block 的报道中,何一称:我们相信,在近期和长期内,稳定币将逐步取代世界各国的传统法定货币,并为数字经济带来新的平衡标准。

事实上,在有限的信息中,币安推出启明星的真正意图难以寻迹。可以肯定的是,随着 Facobook、沃尔玛等巨头的进军,币安的后续跟进,稳定币正在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稳定币频被看好,需求爆发

早在 2018 年时,稳定币来到自身发展的关键之年。

这一年,稳定币行业上演了一场“翻身战”,此前一直处于边缘地位、无人关心的稳定币进入了主流的视野。

这个市场曾经只有 Tether 公司发行的 USDT,但当年的一次巨幅波动。让市场觉得 USDT 并非铁板一块。何况,外界早已注意到了它的巨大市场。

此前,Tether 发行的 USDT 一直处于灰色地带。而就在去年,GUSD 和 Paxos 两个锚定美元的合规稳定币获得美国纽约金融局的批准上线,这不仅有望改变 USDT 一家独大的市场局面,更是让从业者们对稳定币的市场前景刮目相看。

在 2018 年年末时,有从业者展望未来的稳定币市场,称:“稳定币将是一个价值千亿美金的市场。”

彼时,如火币、OKex 等头部交易所,已经在酝酿发行自身的稳定币。进入 2019 年之后,大公司陆续宣布进军稳定币,不仅仅有JPMcoin这类在机构间流通的稳定币,还有如 Libra、沃尔玛的加密货币这类侧重支付业务的稳定币。

加密货币重塑跨境支付是多数巨头们在发行稳定币时乐于讲的故事,这是源于跨境支付市场前景巨大。根据麦肯锡数据,2017 年全球跨境支付营收规模为 2063 亿美元,占总支付市场的 10.6%。

巨头们的入场,使得 2019 年稳定币的概念火爆,数字货币行情的大涨更是一定程度上拉动了稳定币。

稳定币市场正在不断壮大。根据Tokenview数据显示,截止到 2019 年 7 月 26 日,稳定币的总市值为 49 亿美元,近 3 个月内,整体市值上升了 15 亿美元,增幅达到 44.50%。

巨头入场稳定币,引发业界重视

成为跨国界支付手段曾是比特币的愿景,如今看来,先实现这个愿景的是稳定币。

无论是 Facebook、沃尔玛、还是 JP Morgan 等巨头,其所推出的稳定币,无不是作为支付渠道而存在,不过面向的对象有所不同。

此前发行稳定币的火币和 OK 两家交易所,在初步的设想或实现中,其稳定币大多为自身交易所或公链生态等服务,还未“公然”喊出要做跨境支付。而币安上来就提及类似路径,甚至在公告中直接提到三个由币安发起的原因:

一、币安曾与全球多个国家、地区监管部门协作,拥有群众基础。

二、币安链具备安全运行新型稳定币的技术基础和跨境支付体系,此前基于 BTC、欧元等稳定币的发行中,转账速度媲美传统银行支付系统。

三、币安将提供全流程技术支持、合规风控体系与多维度合作网络,来帮助区域版 Libra“启明星(Venus)”崛起。

币安直接谏言各地中央政府“允许民营企业发行数字稳定币,开发跨境支付结算系统”。

从这些表述可以看出,币安这个项目瞄准的不仅仅是数字货币交易本身。这显然也受到了 Libra 等巨头的启发。

微博上乐于分析数字货币的 KOL BTC 狙击手甚至分析称,币安真正的想法,其实是做一个换汇钱庄。

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万卉Dovey Wan 的观点与其类似,她分析称,币安这招为的是争夺币安链的至高战略地位,链上发行数字化法币。

“一方面是受到 Libra 的启发,另一方面,稳定币的前景,从现在来看,未来只会更好。 ”一位从业者向 媒体分析,币安正是看好了未来稳定币的需求。

DForce 创始人杨民道也认为,在跨境的资本流动上,之前主要是比特币、以太坊,现在大部分成了稳定币。尤其是在跨境的资本套利上,这一需求巨大,现在由稳定币主导,稳定币对比特币、以太坊都有取代作用。

“场外交易、币币交易币对、支付网络一定是稳定币的天下。 ”杨民道说。

新公链上线,稳定币成为基础功能

2019 年稳定币受到重视的另一变量,是越来越多的公链上线了。媒体此前曾报道,在 2019 年 4 月之前,加密货币市场主流的稳定币全部基于 ERC20 标准发行(USDT 同时也基于比特币 omni 协议发行),即发行在以太坊公链上。

不过,到了今年 4 月,这一局面却被打破,稳定币开始进军其他公链。

4 月 4 日,IOST 宣布基于 USDC 和 TUSD 发行稳定币 iUSD;4 月 9 日,TRON 宣布推出基于 TRC20 的稳定币 USDT;5 月 1 日,ONT 宣布发行基于本体OEP-4协议的稳定币 PAXO。后来,USDT 跟 Algorand 合作,在后者网络上发行 USDT。

知密大学发起人刘昌用认为,公链需要争夺能够带来巨大流量的成功的稳定币。“成熟的稳定币是公链争夺的对象。”

“稳定币对于公链需求比较少,公链对于稳定币需求更大。”Linkvc 创始人林嘉鹏解释,公链需要稳定币在其上运行,间接证明自己的公链的商用性以及安全性,“如果公链技术不强,公链之上的稳定币很快就会被攻破、篡改数据。”

随着公链生态的发展,公链的部分应用需要稳定币来进行计价或法币入金。稳定币就像用户进入加密世界的桥梁。当一个公链拥有了自己的稳定币之后,有利于吸引开发者到链上开发新的应用。

稳定币成为项目方募资新宠

稳定币的火热,不仅仅是巨头入场带来的光环,还有数字货币市场中的偏好变化。

曾经的 ICO 带动以太坊币价上天,而今,以太坊跌去80%。价格波动让项目方们寻求更保值的货币,走向稳定币成了天然的选择。稳定币逐渐取代ETH、BTC,成为了项目方们募资的主要对象。

今年以来,以太坊前开发者 Terry 做的项目 Nervos 开启公募,但只收稳定币。明星公链 Algorand 的私募和 Coinlist 的荷兰拍,都是通过 Circle 结算,以美金做最后结算单位。

杨民道在 媒体的社区问答中表示,“过去两年,项目方用以太坊或者比特币做募资,还继续保留数字资产,实际上他们是在对数字资产在做多方向下赌注。作为创业项目和团队,成本大部分是锚定法币,如果你不去换取法币而保留非稳定币的数字资产,实际上是在用投资人给的钱去赌场开做多的仓位。”

他还提到,在此前市场下行的背景下,USDT 却经历了高速发展,铸币量从 2017 年 9 月到现在翻了 10 倍,并且取代了大部分公链项目最核心的功能:支付和募资功能。

与USDT、Libra同赛道竞争,谁会胜出?

稳定需求量爆发,但该市场一家独大,新进者不好啃。

2018 年时,合规稳定币出现,就有人曾预判 2019 年稳定币市场是属于合规稳定币的,Gemini 和 Pax 会大面积的攻占 Tether 的市场份额,tether(USDT) 可能会受到重创。

但 Tokenview 日前的数据分析却得出了相反的结论:无论是从市场占有率还是链上数据的表现来看,USDT 都反映出其不可撼动的地位,如果不出毁灭性利空,其余稳定币想要取代 USDT,短期内仍看不出迹象。

与此同时,行情在 2019 年年中回温之后,新入场资金对稳定币的需求频增,稳定币的市场格局更大了,USDT 也在不断增发。媒体记者查阅 Stablecoinwar 数据发现,截至发稿前,USDT 在稳定币市场中的份额占比高达 81.9%,第二名为 USDC,市场份额仅有 8.46%。

“不可能所有人都能打败 USDT。”业内人士分析,即便稳定币磨刀霍霍向 USDT,但 USDT 仍将是市场大头。

即便当前区块链处于发展早期,稳定币市场还有极大的增长空间,但在 to C 交易这件事情上,USDT 老大哥的地位短期是难以撼动的。

如果启明星希望在交易场景上成为新一代稳定币,难逃与 USDT 竞争的下场。

当然,稳定币的应用方向,各家公司想法各异。USDT 更多是面向数字货币投资者,Facebook 的 Libra 则是面向更多有跨境支付需求或本土货币快速贬值的普通人。

就目前币安所披露的启明星的愿景,启明星是和 Libra 等站在了同一赛道上。

只怕这个方向更难,因为它在吸引 C端用户之前,要先说服各国监管。

“这都是摩根币和 Libra 带来的社会效应……”分析师洪蜀宁这样概括币安推出启明星计划的和核心。在他看来,中心化的稳定币跟电子支付没有本质的区别,他并不认为币安能通过启明星计划成为“世界银行”。

“币安要说服大国的监管机构几乎是不可能的。要超越世界银行这样的组织,要么是比特币这样去中心化的系统,要么还是靠大国联手。”洪蜀宁说。(星球日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