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Libra 该被“封杀”吗?

对于 Facebook 数字货币 Libra 来说,过去的一周并不好过。

七月,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专员(FDPIC)声称 Facebook 加密项目负责人 David Marcus 在国会听证会上的发言有些不妥,因为他们并没有收到任何与 Libra 有关的个人数据处理指示,同时该监管机构还要求Libra协会应将该项目的当前状态详细信息通知监管机构,以便能够评估其咨询能力和监督权力将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应用。

现在,Libra 协会已经向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提交了一份澄清其监管地位的裁决请求,并寻求从瑞士金融监管机构获得支付系统许可。

紧接着是欧洲两大国:法国和德国。

法国经济财政部长 Bruno Le Maire 在巴黎举行的经合组织区块链加密货币会议开幕式上明确表示对 Libra 感到担忧,因为它可能对国家主权构成威胁,甚至会逐渐取代法国本国货币,因此绝不接受 Libra 在欧洲大陆发布;德国两大政党组建的执政联盟“德国大联盟”也透露打算阻止包括 Libra 在内的隐私稳定币,负责制定区块链政策的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议员 Thomas Heilmann 声称,德国政府将在国家区块链战略中将禁止发行与市场相关的隐私稳定币,而且中央银行目前在应对危机和通货膨胀方面的表现很不错。如果数字货币提供商占据市场主导地位,央行再想要夺回主动权就会变得非常困难。

就在本文撰写时,据新华社报道,德国和法国财政部长已经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发表联合声明,重申货币主权重要性,反对美国社交媒体脸书公司计划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 Libra 在欧洲推行。声明中,两国认为脸书公司 Libra 加密货币计划未能对上述风险作出妥善应对。此外,两国也承认,有必要提升现有国际支付体系的效率。在欧洲层面,两国政府还决心应对虚拟货币给金融安全、投资者保护、防范洗钱和资助恐怖主义等领域带来的挑战,同时呼吁所有银行共同努力改善欧洲支付系统,鼓励欧洲各国央行加快推进公共数字货币解决方案事务方面的工作。

在监管的步步紧逼之下,我们不禁要问:Libra 真的应该被“封杀”吗?

至少在国际支付公司 Moorwand 首席全球支付律师兼首席执行官 Robert Courtneidge 看来,我们其实应该拥抱、接受稳定币 Libra,而不是与之对抗、或是封杀它。

如今我们可能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支付的未来很可能会取决于区块链行业发展、以及新货币的创建方式,尽管加密货币的出现引发一系列问题,但这些问题在传统行业里同样存在,比如预付费卡刚出现的时候也发生过不少洗钱交易。然而随着加密货币脱颖而出,其实已经解决了过去存在于电子货币中的一些不良问题,可即便如此,人们对加密货币依然存在不少误解和谣言。

Robert Courtneidge 补充说道:

“人们指责加密货币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相比于给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指责要容易的多。然而如果处理不当,错误的判断会给一个非常大的、具有向好发展的行业带来严重伤害。”

Robert Courtneidge 很早就意识到加密货币在新时代里的巨大潜力,他认为“中立性”(neutrality)将给国际银行业和国际支付业带来极大促进,通过消除繁文缛节的传统业务流程优化当前系统。

Facebook 在几个月之前发布了 Libra 白皮书,该数字货币由一个名为“Libra 协会”的非营利性组织管理,负责验证 Libra 区块链交易并管理储备金,目前已经吸引了 Visa、Mastercard、PayPal、Uber、Lyft 和 Spotify 等公司加盟。

由于 Libra 允许 Facebook 平台上的全球用户进行金融交易,许多国家的监管机构认为它会对当前银行业构成威胁。然而 Robert Courtneidge 表示,在 Facebook 宣布推出 Libra 前几年,他就已经和一些国家的中央银行讨论过所谓的“中间货币”,这是一种可用于转换各国中央银行在区块链上发行法定货币的货币,就像英格兰银行拥有的英镑结算系统一样使用。

另一方面,全球结算系统会允许这种嬗变发生,真正的问题在于各国政府,因为一旦出现 Libra 这样的“货币”,可能会让他们担心失去对本国货币的控制,而这恰恰是 Libra 稳定币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Libra 下一阶段需要尝试创造一些对国家不敏感、对政府和银行保持中立的东西。

Robert Courtneidge 表示,Libra 协会里的那些实体无法控制 Libra,Libra 提供了一种透明且不可改变的价值转移方式(如果他们可以恰当实施的话)。虽然 Libra 最初是由 Facebook 资助和创建的,但之后会移交给整个协会负责维护和系统升级。
Libra 能为政府和国家银行设置特殊节点

Robert Courtneidge 认为,Libra 没有理由不能给与相对较大的机构一些特定访问权限,比如完全可以给政府和国家银行设置特殊节点,这些节点具有特定访问权限和特定能力,可以查看来自特定国家/地区的交易。如果以正确的方式建立,公民自由和国家权利仍然能够受到保护,特别是在反恐怖主义融资和反洗钱方面。

Robert Courtneidge 说道:

“这将创造一个乌托邦天堂,价值能够在一个不允许发生任何坏事的环境中自由转移。即便真的发生了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由于整个系统是透明、不可变、且可追溯的,因此这些非法交易同样会被放在系统之上,无处藏身。”

然而,根据 Robert Courtneidge 的说法,一旦 Libra 为政府和国家银行设置特殊节点,可能会引发各种“阴谋论”。比如:政府可以通过多种方式隐藏自己的交易,同时仍能查看他人的付款,这种做法应该被允许吗?为什么政府不能遵循区块链的不可变性和透明度要求?这么做负责吗?这种情况是否会带来更多责任问题?等等。

当你失去了对价值转移的控制时,回答上面这些问题就会变得异常棘手。简单地说,银行其实更像是一个移动资金的记录系统,他们不愿意从价值转移体系中脱离出来,因为这是银行牢牢控制价值转移的命脉。但随着 Libra 的横空出世,你会发现 Facebook 其实上创建了一个新的全球中央银行,也对其他银行的商业可行性构成巨大威胁。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 Facebook 正在创造一种新的替代性全球结算货币,是否会破坏美元?美国一直希望通过美元“横行”全球,但 Libra 稳定币却符合这一标准,而且得到 Facebook 的支持意味着它能被定期更新,而且是安全的。

在他的论文《调节“不稳定”货币》中,Robert Courtneidge 这样写道:

“所有规范稳定币的法律框架已经就位——监管者必须确保他们不会被错误理念所蒙蔽,也不应该因为稳定币的激进性质,就盲目认定稳定币会以完全私人的全球货币形式与国家货币构成竞争关系。”

如果所有金融科技公司都动用自己的财务、数据、以及社会力量来推动像 Libra 这样的稳定币,那么我们完全可以预料,仅靠国会议员 Maxine Waters 的个人力量很难阻止加密货币行业发展的大势。

选择瑞士作为 Libra 协会总部,因为“中立”

实际上,Robert Courtneidge 认为 Libra 协会总部之所以选择瑞士而不是美国,就是因为瑞士是一个中立的国家。有趣的是,美国国会议员Maxine Waters 之所以要牵头带领的六人代表团造访瑞士,并与当地监管机构讨论 Libra 的相关事宜,其实就是因为美国不想失去其作为全球金融服务领导者的地位。

Libra 应该被允许,因为它有助于消除当前金融领域里的很多摩擦,但是行业参与者必须努力确保监管机构不会因为银行、中央银行和政府的压力就阻碍稳定币的发展。(星球日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