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通过Libra实现全球普惠金融,非营利组织在Libra协会中充当关键角色

要点概览:

    人们一直在讨论Libra的公开目标:将全球穷人纳入现代金融体系,虽然该目标曾因监管困境差点被迷失。

    许多非营利组织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值得称赞的是,Facebook招募了一些最具前瞻性的组织加入Libra协会。

    那些已经看到区块链技术潜在优势的非营利组织将更好地服务于他们的目标人群。

    这些公益组织仅仅在做表面功夫吗?世界妇女银行(Women’s World Banking)和国际美慈组织(Mercy Corps)告诉CoinDesk,如果Libra不为它们的使命服务,它们就不会留下来。

谁能开启真正的全球普惠金融?很多人曾做过尝试,但均以失败告终,也许一个哈佛大学的辍学生可以扭转这一局面。

图片来源:pixabay

根据今年6月发布的一份公告,由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Facebook发起的稳定币项目Libra的首要任务是服务那些无银行账户的人群(Unbanked)。然而,该项目大多数创始合作伙伴,如优步(Uber)、万事达(Mastercard)、Stripe和eBay等,都将目光聚集在发达国家。

那么,Libra协会如何才能让那些最难获得金融服务的人可以享受到到该稳定性加密货币所带来的便利呢?该协会中的四个非政府组织可能会起到关键作用。

在27个创始合作伙伴中(之前是28个,PayPal上周退出了该项目),有四个小的骨干型非营利组织专注于帮助这些无银行账户人群,它们是国际美慈组织(Mercy Corps)、妇女世界银行(Women’s World Banking)、Kiva International和创意破坏实验室(Creative Destruction Lab)。

迄今为止,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推出真正可以发挥作用的迹象微乎其微。部分原因是,自6月以来,人们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监管机构对该项目的普遍反对上。当Libra的命运掌握在美国国会和法兰克福学派手中时,人们很容易忘记它是为乌干达、巴基斯坦和印度尼西亚这样的地方设计的。

但这些影响型合作伙伴对Libra的潜力持谨慎乐观态度,并对该协会愿意让他们在谈判桌上获得一个席位表示满意。尽管他们不会购买Libra代币,但其余合作伙伴都在为这1000万美元的治理代币买单。

世界妇女银行的首席运营官J•汤姆•琼斯(J. Tom Jones)在接受CoinDesk采访时表示:

    “我们这几个小的非政府组织并不是被设置成内部摆设。从风险分析的角度来看,这真的很重要。”


聚焦10月14日
 

该协会目前正在就自身治理问题做出决定,CoinDesk采访的两位合作伙伴都表示,他们相信自己在谈判桌上有充分的发言权。Libra协会成员将于10月14日齐聚日内瓦,以正式批准该组织的章程。

国际美慈组织总法律顾问耶利米•森特雷拉(Jeremiah Centrella)在接受CoinDesk采访时表示:

    “如果我们有机会加入一个所有问题都得到解答、所有事情都非常成熟的组织,这对我们来说可能就没有吸引力了。”

就琼斯而言,他认为帮助这种新型加密货币起步对他所在的机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风险。他说道:

    “归根结底,世界妇女银行和其他的影响型合作伙伴拥有最终的决定权,我们可以选择离开。我坚信,如果我们离开,它会发出一个重大信号。”

Paypal退出后,国际美慈组织、世界妇女银行和Kiva的发言人都证实了他们继续留在Libra协会的计划。创意破坏实验室还没有回复CoinDesk的置评请求。

也就是说,如果确实有什么事情促使该组织离开,琼斯认为:

    “我们不会安静地离开。如果我们认为这行不通,我们会问其中的原因。”

对于影响型合作伙伴来说,一个很自然的问题是:他们是否从Facebook或Libra协会获得了经济上的支持?琼斯拒绝对该问题置评。国际美慈组织的一名发言人说道:

    “有关为实际行动拨款的问题已经讨论过了。这是我们谈话的一部分。”

使命宣言
 
Libra协会将其影响型合作伙伴限制在那些至少有五年普惠金融项目记录和5000万美元运营预算的机构。

国际美慈组织和世界妇女银行都非常重视促进各自支持群体的经济成果。森特雷拉解释说,国际美慈组织一直采取以市场为导向的干预措施。他说道:

“Facebook联系我们时,我们已经成立了一个专注分布式账本技术的执行团队工作组。”

森特雷拉所在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小额信贷和普惠金融等领域,寻求社区驱动的方式从实验中恢复过来或实现经济增长。该组织还在2017年发布了一份白皮书,阐述了区块链在非营利领域的潜力。

但为什么它这么早就对此感兴趣呢?国际美慈组织通常认为,在帮助克服紧迫挑战方面,现金才是王道。它可能比其他方法更有效,但现金也有自己的挑战。

例如,如果整个市场被摧毁,现金就不起作用。实际交付现金和以当地货币交付现金也可能很困难。另外,它留下了最难看的书面记录(非盈利组织需要这些记录来展现结果)。


因此,Libra为解决纸币的一些弊端提供了希望。

Libra是基于各种加密货币的一些最佳特性开发的,它使用权益证明(PoS)机制进行构建,该机制对谁能在早期参与非常有选择性。虽然这种架构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但Libra协会并没有显示任何它会严格治理好该系统的迹象,也没有表现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开放参与的兴趣。

世界妇女银行的琼斯也强调了类似的观点。他所在的组织帮助提供微型金融服务(向非常小的企业主提供非常小的贷款),而不是充当贷款人本身。比如在借款人需要停业几天时,为这种短期贷款提供违约保险服务。

而世界上最贫穷的人受到全球金融体系费用的挤压最为严重。琼斯在谈到Libra时说道:

“它没有成本结构。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Libra也有可能使世界妇女银行系统也快速地工作。他表示,对借款人来说,这最终可以节省往返银行的时间,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做生意。对于保险业务,Libra可以实现即时支付索赔。

事实上,这种速度的力量在世界妇女银行和国际美慈组织中一次又一次地出现。森特雷拉介绍了一个最生动的例子,并说道:

“有人可能会遭遇飓风,在飓风来袭时,他们的账户里必须有钱。”

影响巨头公司
 
但《财富》500强企业会听从非盈利组织这群人的建议吗?

琼斯表示,他对自己的组织被当作Libra协会正式成员对待的方式感到惊喜。他说道:

    “至少从我的接触和参与来看,一切都是通过共识来完成的。”

森特雷拉指出,大型科技公司帮助发展中国家的努力并不总是奏效。邀请非营利组织来帮助指导这个项目,可以避免类似的失误生发。他说道:

“我确实和很多公司合作伙伴一起工作过,我认为他们做任何事情都有最好的意图,即使他们完全失败了。我想说的一件事是:我与Facebook区块链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及其团队经常保持互动,他们一直以一种非常有激情的方式证明,他们真的想做好这件事。”

通过监管风暴,森特雷拉希望这个世界可能让Libra协会来解决这些问题。他说道:


    “我确实希望它能启动,如果它真的启动了,我们非常希望它能带来革命性的积极影响。”


虽然琼斯承认质疑主要是针对Facebook,但他也对Libra抱有同样的希望,他说道:

“世界上所有最伟大的想法在某个时候都曾被告知这是行不通的。我们为什么不试试呢?”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60908.61 特别声明

原文:https://www.coindesk.com/for-non-profits-working-with-facebook-libra-isnt-such-a-crazy-idea
作者:Brady Dale
编译:Libert
稿源(译):巴比特资讯(http://v1.8btc.com/493191)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