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美国国会不信任Libra,Facebook是否真的为数字货币做好了准备?

两个星期前,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出席了美国众议院金融委员会关于Facebook加密货币项目Libra的听证会,为这一极具争议的项目作证。

这也是扎克伯格自2018年4月因剑桥分析公司丑闻而面对政客们的激烈质问以来首次现身国会山。

在长达6个小时的听证会中,扎克伯格据理力争,试图消除围绕在Libra监管问题上的各种担忧,也为能够顺利推进Libra项目给出了精彩证词。

正如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帕特里克·麦克亨利所说,扎克伯格不仅是为Libra作证,更是为了给整个数字时代一个答案。

但是最终的结果,仍然令很多人感到十分的失望。美国国会对于Facebook依然抱有深深的怀疑,而对于Libra仍然充满了敌意。
Facebook应该被解散吗?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问题。但是它确实被提出来了。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马克辛·沃特斯在听证会上直接表示,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将会制造很多危机,留给Facebook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或许Facebook就应该被解散。

尽管扎克伯格心里很清楚他要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凶险的场合,所以对于那些充满敌意的质疑他并不会感到惊讶,但是这个问题仍然让他感到震惊。

事实上,也让很多人感到极为震惊。

Facebook成立至今才刚刚15年的时间,但是随着其用户量的不断扩增,其影响力也与日俱增。而且,Facebook也在不断地证明自己,有能力成为市场的领导者。截至目前,Facebook的注册人数接近30亿,月活跃人数超过20亿,也就是说,全球接近3分之一的人每个月都在使用Facebook。

但是,自2018年Facebook陷入“泄露门”事件之后,有关Facebook数据泄漏的丑闻不仅在美国持续发酵,欧洲多国政府以及欧盟官员也对Facebook关于用户隐私使用的问题提出质疑。

而且,随着围绕Facebook数据收集方法和内部安全协议的持续审查,美国国会对于Facebook也是倍加“关照”。马辛·沃特斯说道,“也许你认为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而且你正在积极扩大公司的规模,并且试图超越任何人,包括你的竞争对手、你自己的用户,甚至是我们的民主,以获得你想要的东西。”

“但是事实上,我们早就应该就Facebook是否应该被解散展开了一场严肃的讨论了。”马辛·沃特斯继续说道。
Facebook在数字货币领域没有业务

扎克伯格强调,在Facebook和Libra之间有一条清晰界线,这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实体,Facebook对Libra的影响力不会超过Libra协会的任何其他成员。

所以扎克伯格认为,有关Facebook控制Libra协会的质疑应该被平息。他甚至设想了一个场景来说明这一点:Libra的其他协会成员决定在没有美国当局的许可下继续操作,在这种情况下,Facebook会将从这个项目撤离。

但是,这听起来就像是英国离开英联邦一样。

扎克伯格还表示,正是因为Facebook需要对其数据收集政策以及过去的行为承担责任,所以他们才开始考虑向数字货币领域扩张。

最后,扎克伯格进一步保证,除非获得美国监管机构的所有必要批准,否则Facebook不会启动Libra项目。

但是立法者认为,扎克伯格首先需要认识到一点:对Facebook的数据安全方法进行调查之后,Facebook如何应对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和解协议和数字证据,然后才能解决Facebook的加密货币项目Libra。

“我相信这些东西都是需要建立起来的,但我理解我们现在并不是理想的信使”,扎克伯格进一步表示:“过去的几年里,我们面临了很多的问题。”但是他指出,Libra的宗旨与Facebook赋予用户自主权的使命是一致的。

尽管在如此激烈的质问之下,扎克伯格的应对还算充分。但是在大部分立法者眼中,他的证词和回应依然显得“苍白无力”,或者说相比于大卫·马库斯的证词而言,并没有什么新意。

就像麦克亨利在听证会结束时总结的那样,“我不确定我们学到了什么新东西。”

的确,无论是扎克伯克强调的监管问题,还是他指出的赋予用户自主权的“使命”。在议员们看来,这些都根本不是事实,是虚假的,只是Facebook给用户营造出来的一种错觉。

因为议员们认为,Facebook在用户数据方面几乎无法解决自己的内部安全协议,他们只是想在一个新世界里,进一步扩大自己获取更多财务信息的渠道。

议员们还认为,Facebook根本不准备承担数字货币的世界。所以,包括Paypal、Visa、MasterCard、eBay、Stripe等几家支付巨头才会退出Libra协会。

而当被问及这些合作伙伴为什么会推出Libra时,扎克伯格回答说,这是因为Libra是一个有风险的项目,已经有了很多的审查,他们感受到了监管的压力,听证会应该就此结束。

关于这一说法,我联系了Snowball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帕鲁尔·古杰拉尔。Snowball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自称是数字货币时代成立的第一家加密货币智能投顾公司。今年早些时候,Snowball的移动应用程序已经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批准为注册投资顾问,成为首批在SEC注册的同类平台之一。

我问古杰拉尔,作为加密货币的投资者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对于扎克伯格的证词,他最担心的是什么?古杰拉尔说道:

“我相信,每个人都应该能够在没有中间人的情况下进行国际汇款,没有高昂的手续费,也没有延迟。但是Facebook应该接受监管,以重建他们失去的信任。”

我继续问他,如何看待马辛·沃特斯关于Facebook应该被拆分的主张,他再次强调了监管,他说道:

“Libra只有接受监管并专注于那些第三世界国家才能够生存。未来,随着Facebook的27亿用户都能够接入互联网,这些人都需要一个身份,一种获得贷款的方式,并且建立他们的信用记录,通过互联网进行交易。”

便利永远胜过隐私

便利永远胜过隐私,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当Facebook诞生的时候,它就已经准备好了,愿意并且能够给这个世界提供一个它所缺少的一样东西——即时的全连接。

但是,这是以我们最敏感的个人信息被提供给Facebook和第三方服务机构为代价的,而他们正是利用这些信息来更有效地“开发”他们的服务。

在观看了这场听证会之后,可以公平地说,美国国会仍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答案。自2018年4月以来,美国国会对扎克伯格的提问可以说已经有所改善,但是他们仍然没有从这位Facebook创始人那里得到任何实质性的新东西,这让我相信一件事——他们仍然没有完全理解大局。

立法者和监管机构仍然在试图用法律思维来理解社交媒体、网络营销和数字货币在当今数字时代所扮演的角色。但我们需要了解的是,美国国会目前对Facebook的调查以及围绕它的审查,其实与数字货币无关,也更不是因为Libra的关系。

而这一切,其实都只是为了让Facebook回到15年前的初始阶段,并针对Facebook的公司使命和根本目的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而扎克伯格现在给出的答案和那时相比,也已经是天壤之别。

无论Libra项目最终是被推迟,还是被解散,这都将会很有趣。但是不管怎样,美国国会都需要认真地加快步伐,要么就树立Facebook的模板效应,要么就为这家社交媒体巨头重新定义法律和法规。(麦田财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