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从草莽到王者:莱特币、OK平台们的特质究竟是什么?

今天,莱特币价格已经冲高到100美元,市值高居前五,2个多月后,减半行情的到来,很可能才是它的高光时刻。莱特币,依然是那个莱特币,依然堪称主流,即使,它在年龄上常常被人调侃为古老。
 
从草莽到王者:莱特币、OK平台们的特质究竟是什么?

已经七岁半的莱特币,在区块链行业确实算得上“古老”。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5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7-8年,美国财富杂志的这组数据,大家应该早已耳熟能详了。创业向来如此残酷,在区块链这样日新月异、野蛮生长的行业,能生存七年依然坚挺甚至生机盎然,值得我们抱拳,说一声佩服了。

这样的事情,我们很难用运气这样的词来简单概括,我想这背后必然有一些非同一般的原因,或者说特质,在支撑、引导着莱特币继续飞奔向前。

这样的特质是山寨吗?

毕竟,山寨币,这是莱特币从成立一开始就被贴上、被诟病的标签。2011年9月,李启威修改了比特币的源代码,并进行了一些调整,莱特币就此诞生。从这个角度来说,说莱特币山寨也不冤枉。

但是,这多少有些不公平。除了血脉纯正的比特币,数量以千计的各式各样的虚拟币们,谁又敢说自己不是山寨呢?以五十步笑百步,大可不必。

事实上,自莱特币诞生以来,无数“嘲笑者”“跟随者”早已纷纷倒下,莱特币的“幸存”至少让我们知道了一点——山寨,并非竞争力。即使放眼整个商业世界,山寨或许可以让一些玩家获得起步的筹码甚至加速度,但却带不来长效发展的驱动力。

要厘清莱特币赖以生存的特质,厘清区块链行业重重人性迷雾下的驱动内核,我们还需要从莱特币与比特币的区别说起。

2011年,区块链还只是一片蛮荒之地,极客们像一个个草莽英雄一样,伴随着大多人无处不在的一无所知乃至怀疑,默默挖着矿,没有几个人再有余力在意其他。李启威是个例外,BM和V神,同样是个例外。

他们都很快发现了比特币交易速度太慢这个“痛点”。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率先发现痛点的三人,一个做出了莱特币,一个推出了EOS,一个则打造了ETH,时至今日,这三者在各自开辟的战场上都已经成了王者。

所不同的是,李启威身上的极客精神似乎更重,从莱特币诞生一开始,其就是抱着改进比特币、做一个更轻量级比特币的想法来的。李启威一边用Scrypt来代替比特币的SHA-256协议,将区块确认时间从比特币的10分钟大幅缩减至2.5分钟,创建一个更快的加密货币;另一边,提高总量,相比比特币2100万的供应总量,莱特币将数量扩充至8400万。

一增一减之下,莱特币很快给缓慢发展的区块链行业注入了强力加速度。要知道,有别于比特币,Scrypt算法可以在功能不那么强大的计算机上使用,这意味着更多人可以在个人计算机上挖掘莱特币,节省了购买专门挖掘计算机的费用和学习曲线,这样的示范效应如同火箭的三级推动一样,为区块链的快速发展打开了直面海量普通人的大门。

而莱特币这个“山寨”角色,带着一种局部创新的角色感,就此开启了众多山寨币的跟风诞生之路,也难怪,莱特币被称为“山寨币的鼻祖”。

但是,正如前文所说,山寨,永远不意味着竞争力。让莱特币真正从一众山寨币里脱颖而出的,远不止其基于比特币的修修补补。而很可能是其,多年如一日的践行着比特币技术改革先行者的角色。

2016 年 7 月 3 日,莱特币内核开发团队和莱特币协会发布了“莱特币官方 2016 年开发路线图”,宣称将发布带有“隔离见证”、“闪电网络”、“智能合约”等功能的新版本,一些比特币社区中吵的不可开交的东西,莱特币率先开始了实验。而2017年5月10日,莱特币激活隔离见证,稳定运行三个月之后,比特币在2017年8月终于也启动了隔离见证。

在闪电网络的使用上,同样如此。2017年11月,莱特币主网启用闪电网络,2018年3月比特币也终于姗姗来迟地上线了闪电网络。当2008年中本聪首次提出比特币时,James A.Donald就对该系统首次公开评论道:“按照我对你计划的理解,它的区块似乎没有扩大到必需的大小”。而十年之后,可扩展性仍然是比特币以及其他老牌加密货币系统中存在的最大问题。多年来,比特币社区就如何提高比特币的可扩展性提出了各种建议,但直到目前仍未能达成一致共识。而“闪电网络”,很可能是能够奏效的那一个解决方案,虽然其尚处于起步阶段,除了自身的完善问题,还需要对抗比特币现金的扩容威胁。

莱特币最新动作,也是推动2月以来LTC币价大涨的原因之一,是李启威宣布计划在莱特币升级中引入MimbleWimble隐私协议,该协议正是今年初大火的隐私币Grin和Beam的核心协议。

正如在技术层面,Scrpyt算法由于其内存依赖的设计符合对抗专业矿机的设计,成为数字货币算法发展的一个主要应用方向,开启了人们对于hash计算去中心化安全的探索,促进了区块链系统向更好的方向发展,莱特币率先祭出的隔离见证、闪电网络再到如今的隐私交易,其在创新技术上的使用,一直走在前列。

这大概就是极客精神的现实呈现吧,敢于冒险又勇于创新,虽然很多时候这二者很可能会交织在一起,带来收益和风险的双重属性。但在区块链这个新兴领域里,这样的极客精神,事实上推动了区块链行业在中国的快速蔓延和发展壮大。

事实上,区块链在中国大发展的这些年,牛熊交替并举,币圈一日、股市一年的写照,生动描绘了区块链行业的剧烈变化和快速迭代。在这样的过程中,莱特币同样不能幸免。

2013年初,比特币理念的普及有了显著效果,价格由十几美元猛涨到1千美元,比特币中国的交易量随之攀升,4月10日,比特币的交易数量达到28600枚。彼时,带着新创立的OK平台,徐明星正式入局,与莱特币的结缘也就此产生,仅截至13年12月,OK平台上莱特币交易额就高达850万个,创造了当时全球电子货币交易平台的最高纪录。某种程度上说,OK与莱特币的牵手,为莱特币在2013年的这一波牛市中攀上巅峰、奠定行业巨头地位提供了莫大助力。

如同莱特币为区块链行业的早期发展注入加速度一样,徐明星同样在近几年的行业探索上充当着先驱者和革新者的角色,投入大量热情和资金研发公链等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下大力气推进区块链应用落地,并创办实体区块链孵化器支持业内创新企业发展。

虽然徐明星也遭受了不少不公平的非议,不过,任何新兴的技术在发展初期都少不了质疑和争议,甚至面临巨大的阻力,更重要的,还是要看你在意什么、坚持什么。

在前段时间的BSV争端中,笔者曾感慨,呼吁尊重技术的“纯粹性”,在当下群魔乱舞的区块链行业,应该成为所有交易所放眼未来的宝贵品质,区块链行业还远没到已经验证某一技术路线就是绝对正确的、能够引领行业大发展的程度,这也意味着,让更多技术路线去发展、去试错甚至去证伪,是这个行业长远发展的必经阶段。

而在区块链这个崇尚共识的行业里,技术共识,也算是一种共识吧,对技术纯粹性的尊重甚至敬畏之心,成就了莱特币,也成就了OK平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道理在区块链世界里,同样正确。

2013年12月5日,五部委发文,明确比特币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更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买卖比特币。通知发出当天,国内比特币交易价格从7004元跌至4521元;随后2014的门头沟事件,85万个比特币被盗丢失,导致价格崩盘,大量投资者割肉出局,熊市如晴空霹雳一般猛然袭来。

此后几年,这个剧烈变动的市场,又再次历经由熊转牛、又牛转熊的大浪潮,2013年6月排名TOP20的数字货币,只剩比特币、莱特币寥寥玩家还留在TOP行列,绝大部分都已经归零。

熊市最好的策略,或许就是选择并且坚持下来。熊市是一个项目的试金石,会把大量不靠谱的项目清洗出去,为找到下一个周期伟大项目预留出最佳的机会。无论是莱特币这样的数字货币,还是OK这样的交易所,都是穿越了牛熊,才成为浪潮中的幸存者和周期里的王者。

时至今日,他们依然保持领先并且极度活跃,依然像急先锋一样,准备着、迎接着下一个周期的到来。

我想,在区块链这个走过草莽、走向多元和精细化的新行业,引领那些草莽英雄们不断走向未来的特质,大概就是志同道合地走在一起,坚持着创新,创新着坚持吧。

转自:共享财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