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深扒!市值暴跌80%,共识机制被质疑,Ripple从天堂跌落地狱

深扒!市值暴跌80%,共识机制被质疑,Ripple从天堂跌落地狱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AI金融评论2018年2月8日报道,福布斯近日发布了首个数字货币领域富豪榜(加密货币净资产),瑞波(Ripple)创始人Chris Larsen 以75-80亿美元身家排名第一。但是,从2018年1月以来,瑞波就风波不断。

1月4日,瑞波币(Ripple/XRP)价格创历史新高,但从此每况愈下,至今市值已暴跌超过80%;同时,P2P加密货币产品交易平台BitMEX2月6日对外公布了一份Ripple调查报告,报告显示瑞波币早期的分类账本中遗失了32570个区块,而且无法修复并获得其中的数据。这也意味着,将无法审核Ripple 的整个区块链和1000亿XRP币的完整路径。

从1月份就一直在蔓延的瑞波币炒作风波,随着昨日 BitMEX 研究报告的发布迎来了一个小高潮。据雷锋网AI金融评论了解,这份研究报告对瑞波币进行了一次“彻彻底底的扒皮”,或许,我们都应该看看这一被业内险些视为“将推翻比特币‘山大王’地位的虚拟货币”的真实面目。

具体来说,2018年2月6日,BitMEX 研究小组发表的一篇题为 “The Ripple story” 的文章,可谓对 Ripple 进行了一次“大起底”。该研究小组最终得出结论——从技术的角度来看,瑞波币似乎并没有像比特币或以太坊这样的加密代币所具有的技术特征。其评估的一个重要因素来源于——该公司的“分布式”共识机制是一个“没必要又毫无意义的烟雾镜像”,其完全受 Ripple 服务器的控制。

这一结论或将 Ripple 彻底推向深渊。从雷锋网了解的情况来看,BitMEX 对该公司的总体评价共来源于以下三个方面:

丨不明的缘起&争议

报告称,自2013年推出瑞波币以来,Ripple 的各个支点均透露出了一些背景信息。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在于,Jed McCaleb(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在 2011 年带领该项目后,便卸任了在 MtGox 和Mark Karpeles 担任的要职。当时,McCaleb 创立的 Mt.Gox 已经欠下了 8 万个比特币(总价值为5万美元)的资产,并无力偿还。2011年3月,McCaleb 将该公司卖掉。不久之后,Ryan Fugger(Ripple 早期信用网络的创始人) 便将 Ripple 项目的缰绳交给了他。
 
深扒!市值暴跌80%,共识机制被质疑,Ripple从天堂跌落地狱

雷锋网注:左为Jed McCaleb;右为Chris Larsen

虽然这一信息并不旗帜鲜明,但 McCaleb 的领导还是对 Ripple 的业务实践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正是在 McCaleb 的指导下,2012 年 Chris Larsen 加入了 Ripple ,直至今日,其仍为该公司的执行董事,现在的官网则将其称为“联合创始人”。

据雷锋网查阅的资料表明,Larsen 是 E-Loan 公司的前任董事长兼CEO,其于1996年创立了后者,并在2005年将其卖给了 Banco Popular。接着 Larsen 便创立了一个 P2P 贷款平台—— Prosper Marketplace。

在 Larsen 的指导下,Ripple 于2012年10月开始发起第一轮种子融资,该轮融资由 Kraken 交易所(2011年推出)的创始人兼 CEO Jesse Powell(同时也是 McCaleb 的密友)参与,总额为 20万美元。据业内人士分析,这一动作可以看作是对比特币脚步的追随,并利用了市场上对分散支付网络的需求。从怀疑论的角度来说,这更像是一场跟随市场情绪的资本抢夺。

其后,McCaleb 在公司战略上似乎与 Larsen 发生了分歧,即于 2013年6月至2014年5月 之间离开了 Ripple。接着便创立了 Stellar,据说该项目来源于 Ripple 背后的一些原始规则,此是后话。

2014年2月,Ripple 推出“平衡冻结”功能。在该功能下,即使没有交易的有效签名,Ripple 网关也能随时冻结甚至没收用户的代币。据称,Ripple 这样做的动机是想让网关符合监管的要求。当时,Ripple 将网关默认设置为“启用冻结功能”,不过用户也可以勾选“不冻结(NoFreeze)”标志来禁用此选项。

然而,2015年5月,美国监管机构以未经授权出售瑞波币而违反“银行保密法”为由,对 Ripple Labs (其为瑞波币的运营公司,前身为 OpenCoin )处以了 70 万美元的罚款。为此, Ripple 还同意了一些严苛的补救措施,其中最突出的有以下几项:
Ripple Labs 必须在 FinCEN (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注册。

如果 Ripple 发行更多的瑞波币,这些接收者必须注册账户信息,并向该公司提供认证细节。

Ripple 必须遵守反洗钱(Anti-Money Laundering,简称AML)法规,并指定合规官员。

Ripple 必须经过外部审核。

Ripple 必须向监管机构提供数据或工具,以便后者分析 Ripple 的交易和资金动向。

考虑到合规的重要性,Ripple 将其代币定义为加密货币已有很长一段时间,该公司甚至还推崇类似于比特币的价值主张,这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瑞波币的供应&储备

2015年10月,Ripple 将其名字简化,也即现在这一名称。2016年9月,Ripple 在其一轮融资中筹集了 5500 万美元,该轮融资由日本一家上市公司 SBI 领投。随后,二者联合成立一家合资企业 SBI Ripple Asia,该公司主要为 Ripple 的“分布式金融技术”提供一个结算平台。

2017年9月,Ripple 遭遇一家区块链公司 R3 的起诉。起诉缘由于瑞波币的水涨船高。R3认为,根据此前双方的合同协议,该公司应该可以0.0085美元的价格,购买50亿个瑞波币。然而,自该交易达成以来,瑞波币的价格一度飙升了450倍,其内在价值已翻至165亿美元左右。随即,Ripple 提起反诉,称 R3并未兑现协议内容。截止目前,这一案件仍未有决议。
 
深扒!市值暴跌80%,共识机制被质疑,Ripple从天堂跌落地狱

雷锋网了解到,当时 Ripple 刚成立之时,曾创造了 1000 亿个瑞波币,其中 800 亿个代币分给了公司,剩下的 200 亿则由三位创始人瓜分。下面是瑞波币的具体归属:

Ripple 公司获得 800 亿个瑞波币

Chris Larsen 获得 95 亿个瑞波币。2014年,Larsen 承诺将其持有的瑞波币中的 70 亿个分给慈善基金会。

McCaleb 获得 95 亿个瑞波币。自离开 Ripple 后,McCaleb 保留了 60 亿个(该部分代币受制于锁定协议);其孩子接收了 20 亿个(也受制于锁定协议);还有15亿个则由慈善机构和 McCaleb 的其他家庭成员共同拥有(这一部分不受锁定协议的约束)。

Ripple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策略师 Arthur Britto 则获得 10 亿个瑞波币(受制于锁定协议)。

据了解,当时 Ripple 担心 McCaleb 离职后,会将手中持有的瑞波币投入市场、造成价格机制崩溃,便于 2014 年与后者签订了锁定协议,以限制瑞波币的销售。该项协议内容具体如下:

第一年,McCaleb 对瑞波币的销售额限制在每周1万美元以内。

第二年到第四年,销售额每周限制在 2 万美元以内。

第五年和第六年,每年销售额应在 7.5 亿个瑞波币以内。

第七年,销售额不得超过 10 亿个瑞波币

第七年以后,每年的销售额限制在 20 亿个瑞波币以内。

虽然做了明令条款,但Ripple的流通供应,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大量膨胀,这项协议还是被各种因素,比如 McCaleb 的离职纠纷,破坏了。基于此,2016年,这项协议得到了修正:

McCaleb 必须捐赠 20 亿个瑞波币给慈善机构。

McCaleb 必须保留 53 亿个瑞波币的所有权;不过,Ripple 将控制这笔资金。

McCaleb 和慈善机构将按照以下比例共同出售平均日交易量的瑞波币:第一年为0.5%;第二年和第三年为0.75%;第四年为1%;此后为1.5%。

从以上纷争来看,瑞波币除了作为集中式“加密货币”的立场之外,其投资的性质完全取决于 Ripple 平台及其持有大量代币的创始成员。换句话说,投资本身的财务可行性就是非常有问题的,其完全取决于平台自身的透明度和披露水平。BitMEX 研究小组用一句话很好地总结了这一问题——“瑞波币的披露工作做得非常薄弱”。

同时,根据 BitMEX 对 Ripple 向外公开的交易信息和发币纪录的分析,其发现瑞波币早期的分类账本中似乎遗失了32570个区块,并且节点无法修复并获得这些数据。这也意味着,将无法审核 Ripple 的整个区块链和 1000 亿个瑞波币的完整路径。

针对这一发现,Ripple 首席代码员 David Schwartz 日前已发表回应,称区块的丢失是由于 2013 年 Ripple 服务器发生故障,从而无法恢复全部的账本数据。不过他也表示“这对普通用户没有影响”。

丨Ripple的共识机制真是“分布式”?

另一方面,虽然 Ripple 技术经历了几次迭代,但其对外营销的核心一直都是“分布式”共识机制。而在 BitMEX 看来,这正是 Ripple 团队所推动的最让人震惊的误导。
 
深扒!市值暴跌80%,共识机制被质疑,Ripple从天堂跌落地狱

自2014年以来,Ripple 就一直使用上图来向外解释其“分布式”共识机制。从图片来看,这似乎是一个反复的过程——先由服务器提出请求,如果满足法定条件,节点就只会接受这些请求。其中,服务器 80%的阈值被认为是一个关键层级,一旦超过这一阈值,节点就会将该请求视为终止。

虽然这一图像描述了整个过程的一些复杂性,但在 BitMEX 看来,其可以被概括为——几乎没有揭示 Ripple 所谓的“分布式”共识机制的实际运作方式。

在从服务器下载了参考软件后,该研究小组经过体验得出结论:分配给 Ripple.com的五个公钥决定了其分类账本纪录和运动轨迹,以让系统更加有效的“集中化”。然而,上图并不能看出这一倾向,并很有误导大家认为Ripple系统是分布式的。

因此,整个共识机制看起来有点多余,还旨在混淆瑞波币实际上是一种支持集中式平台的设计。BitMEX 的这一发现,将对 Ripple 的营销工作产生重大打击。一直以来,该公司都偏重于“分布式账本”和区块链的价值主张。从以往的动作来看,Ripple 有试图通过进一步误导公众、并继续遮掩其“集中性”的可能。

BitMEX 还指出,虽然 Ripple 最初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开放的支付网络,通过该支付网络可转账任意一种货币。但是,这一网络架构很有可能极其”不稳定“,其信任网络也不一定“很可靠”。

更令人担忧的是,BitMEX 的这份报告似乎表明,一旦大多数的信任网络被认为是不可靠的,其整个系统就可能“集中到少数几家大银行,并与现有的金融系统差别不大”。

丨结语

BitMEX 研究小组追根溯源,为大家呈现了 Ripple 成立的缘起和各类纠纷始末。而比争议更重要的在于,Ripple 隐藏的“集中性”特征,凸显了其可能并不像比特币那样拥有有趣的技术特征。从瑞波币案例出发,这或许也能为大家带来参考:

在某些时候,许多骗局可能会让一些人赚到钱。事实上,大部分传销案例也能为早期采用者带来巨额利润。但只要记住:随着一些人的离开,(骗局)主体流出的资金一定会少于收入的金额。一些幸运者每赚一毛钱,就有不幸者为此付出更多。直到最后,骗局骗不了人,它也就不攻自破了。

而对于那些在今年1月份以3美元高价买入瑞波币的投资者来说,其或许是提前为“瑞波币的坟墓掊上了一杯土”。(雷锋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ld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