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Ripple的“高大上”之路

摘要:Ripple币未来的币值走势没有人知道,它宣称被设计的初衷只有两个:安全和货币媒介。目前在走一条和一些欧美银行与政府合作将概念具体化的路。


 
  【财新网】(记者 李小晓2014年7月9日,Ripple Labs宣布推出其全新登场的客户端Ripple Trade。通过该客户端,用户可以自由交易和汇兑所有法币和虚拟币。

  该客户端的推出,让Ripple协议(参见2014年第11期《Ripple要做货币巴别鱼》)的概念再一次具体化。

  Ripple协议将P2P的概念延伸至跨货币的层面。P2P,即Peer-to-Peer,意为为陌生的债权人和债务人搭建中介桥梁。“Ripple支付网络允许任何货币在任何人之间流通。”Ripple如此自我定义。

  设计Ripple协议的公司Ripple Labs始建于2012年,其两位创始人均为互联网金融的鼻祖级人物。克里斯•拉尔森(Chris Larsen)是全球第一家P2P信贷公司Prosper和互联网银行E-Loan的创始人,杰德•迈克卡勒伯(Jed McCaleb)则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以及电驴的创始人。

  除了这两位创始人外,Ripple Labs首席风险官克瑞格•基德(Greg Kidd)也是美国互联网金融的大人物。基德于2013年9月加入Ripple Labs,他曾担任美联储董事会的高级分析师,在加入Ripple前,他是种子基金Hard Yaka的联合创始人,曾经投资过Twitter,以及包括Coinbase在内的众多互联网金融公司。

  近日,基德在北京接受了财新记者的专访。在专访中,基德透露,Ripple很快将接入美国的几家中小银行,和中国的微信和支付宝也在亲密接触中。

  银行合作

  拉尔森曾经在接受财新专访时将Ripple协议称作“SWIFT 2.0”。众所周知,加入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的银行可以标准、快捷、可靠地进行不同货币之间的清算,目前,全世界已有超过200个国家的7000多个银行在使用SWIFT 协议。

  Ripple的面向范围则更大 ——它不仅可以处理现有的各国法定货币,同时可以处理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甚至可以处理商户积分、电话分钟数等有价物,搭建一个完全自由流通转换的“价值网络”。

  虽然Ripple的员工都是一批比特币爱好者,但和比特币的“山寨”路线不同,Ripple人决心走一条“高大上”的路线,和银行与政府合作,通过Ripple先进的技术建立更加简单有效的银行间支付网络,让支付的执行和资金的结算瞬时完成。

  基德表示,目前和银行的合作事宜正在有序推进中。

  从第三季度开始,德国Fidor银行将在其交易基础设施中部分采用Ripple协议。由此,Fidor成为首家接入Ripple支付协议的银 行,允许其顾客通过其汇款产品以任何货币、任何金额实时地发送货币。Fidor银行现有客户无需另设Ripple账户。Fidor推出“Fidor Smart现金账户”,在其中融合了Ripple的功能。在同业业务方面,Fidor也将在德国境内乃至跨国的同业业务中采用Ripple协议,以降低结 算和外汇风险的相关成本。

  基德透露,Ripple很快会和几家美国中小型银行签约,这些银行将使用Ripple协议实现货币转账,包括境内转账和跨境汇兑。

  此前,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孙宇晨透露,Ripple正在和南美洲的几家银行接洽,预计不久的未来就能和更多银行合作。

  “为什么和小银行合作?小银行就像一家白纸,更容易创新。”基德表示,以硅谷银行为例,它敢于给比特币交易平台Coinbase提供资金服务,因为硅谷银行愿意承担更多的风险。Ripple Labs的银行账户也是在硅谷银行开设的。

  “大摩、花旗、富国这些大银行是不愿意承担这么大风险的。”基德表示,现在很多大银行都面临监管方面的麻烦,按照美国法律规定,当银行被监管机 构处罚的时候,就很难接受新的业务或进入新的领域。比如法国巴黎银行,正面临80-100亿美元的处罚,很可能将被禁止在美国进行美元交易,这样一来就很 难进行业务创新。

  银行接入Ripple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和网关合作,使用Ripple做清结算或者汇款。“这种合作银行没有任何成本,就像富国银行接入Paypal一样,只要把账户连接起来即可,即插即用。”基德表示。

  第二种则是更深层次地彻底使用Ripple作为底层协议,银行本身充当网关系统。

  基德认为,银行和Ripple的合作应当循序渐进,在经历了学习和磨合后,在监管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彻底接入Ripple。而在此之前,可 以先用Ripple做信用卡应收账款的清结算,或者在银行内部用Ripple做货币流动工具。“银行是可以成为网关,但最好还是由专门的公司担任网关,因 为它们在技术开发方面更有优势,银行可以和这些网关公司合作,来接入Ripple。”

  关于做“SWIFT2.0”的说法,基德并不认同。他表示,Ripple和SWIFT完全可以并行不悖。他指出,SWIFT本身是一套信息传输 系统,并不完成任何货币的兑换,只负责传递信息,就像一种语言。SWIFT转账慢,是因为多方传输造成的结果。“如果要中国把钱汇到美国,除了本身的两家 银行,还要通过两个代理行,加上客户,一共有六方。这就在信息传递上造成了延迟。”

  “其实可以用Ripple的底层协议,然后用SWIFT代码传递信息。”基德表示。

  对于基德的说法,业内人士则表示不认同。业内人士认为,Ripple的出现直接对SWIFT系统形成挑战,SWIFT系统固然是信息传输系统, 但也有一套代理行网络,如果按照基德的说法使用Ripple协议,那银行就不需要给SWIFT付费了,本身就是取代SWIFT系统。

  在采访过程中,基德展示了他所持有的一张“Ripple卡”。“我的薪水的一半都是用XRP支付的,就放在这张卡里,但我可以用任意法币消费。”基德说。

  “Ripple卡”是和美国公司Shift Financial合作发行的,目前还处于测试阶段,没有对外发行。这张卡和普通信用卡一样,在任何接受VISA\ Master Card\ 银联等主要信用卡的地方,就可以刷卡支付当地货币,可谓是一张“万币卡”。这个卡的原理是:Shift Financial找到处理行和信用卡公司合作,处理行处理相应的支付业务,信用卡公司处理这笔交易的时候,都不知道刷的是虚拟币,因为已经通过处理行即 时转换为本地货币了。

  基德说,Ripple非常希望和Visa,Master Card等大型卡组织合作。目前“Ripple卡”的手续费和其他信用卡相同,并不具有价格优势,但如果能够和信用卡公司直接合作,就可以不通过处理行,更加快捷和低成本的进行货币转换。

  基德预计2015年就可以和大型银行或者大型信用卡公司取得合作。

  此外据透露,在中国,Ripple正在和微信以及支付宝亲密接触,7月9日下午,Ripple刚刚在杭州和支付宝团队进行了交流。

  巴别鱼

  孙宇晨曾经对财新记者说,Ripple要做货币的巴别鱼。

  巴别鱼是道格拉斯•亚当斯的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中写到的一种鱼,如果你把一条巴别鱼塞进耳朵,你就能立刻理解以任何形式的语言对你说的任何事情,就像同声传译机一样。

  然而,货币终归和文字不同,文字的传递转换是自由的,货币的传递转换则受到政府监管。Ripple虽然已经拥有了货币巴别鱼的技术,却终归还要受制于各国监管政策约束。

  这条巴别鱼正在试图寻找监管宽松的蓝海试水。“Ripple和银行的合作要从不受监管干涉的银行开始,从监管自由的国家开始。”基德说。

  基德曾经在美联储工作,聊起各国监管颇有心得。如今的他,是自由化监管的坚决拥护者。

  基德非常推崇卢森堡和斯洛文尼亚等欧洲国家的监管环境。“卢森堡的货币监管非常领先,愿意接受新的技术,很多投资管理公司都选择卢森堡拓展电子商务,亚马逊和GOOGLE都在该国家有一两千人驻扎。”

  Ripple正在和卢森堡政府洽谈,希望能够被列为该国的核心清算系统。“一些小国家要更换它的核心汇款和清算系统,但自身技术能力较差,需要借助外力,就会发出招标书,这对我们是很好的机会。”

  面对监管森严的俄罗斯,基德则表示遗憾:“如果一个国家在创新方面比较领先,就会走在别人前面,反之亦然。例如,俄罗斯明确禁止虚拟货币,如今很多资本在离开俄罗斯。”

  关于Ripple在中国的发展,基德暗示,离岸人民币的交易是不受管制的,“比如中国无法控制在墨西哥把人民币换成美元。”

  中国对待虚拟货币的态度是非常谨慎的。当看到比特币平台相继推出高杠杆交易,比特币价格随之 “坐过山车”,中国央行决定切断比特币平台的资金链条。2013年年12月5日,包括一行三会和工信部在内的五部委联合下发了有关防范比特币风险的《关于 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289号文)。2014年3月,央行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强调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得服务于比特币交 易。4月24日上午,央行约谈了部分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再次强调比特币风险的防控工作。

  对于中国监管层对比特币平台的态度,基德认为,应当疏导,而不是禁止。“如果是因为这些平台进行杠杆交易,那么中国央行应当降低杠杆率或者禁止 杠杆交易,而不是关闭公司。例如,美国经济危机期间许多投行高杠杆交易,美国政府采取的对策是加强杠杆率监管,并且提高资本金率,而不是要求关闭投行。”

  “如果简单关闭公司,就无法从中学习。如果十几年前人们担心电子商务的风险就关闭该领域的公司,就不会有今天的阿里巴巴。”基德表示。

  基德说,新鲜事物诞生时都会伴随恐惧,比特币也和其他创新一样,人们需要缓慢接受。“我觉得这不是比特币本身的问题,应该多进行投资者教育,不要将过多资金投入高风险产品。”

  虚拟币世界

  熟悉Ripple系统的人都知道,Ripple也有它自己的虚拟货币,即XRP。随着发烧友对虚拟货币的追捧,XRP的价格也在被炒高。去年从1厘2涨到5毛多人民币,相当于上涨了300多倍,比比特币的89倍还要惊人。也有很多人在网关平台上买卖XRP。

  面对疯狂的币值波动,基德认为,和比特币一样,XRP当然可以作为投资品。

  “人们当然可以投资XRP,任何东西都可以被投资。XRP未来的币值走势没有人知道。但XRP本身设计的目的不是为了投资。”基德表示,XRP被设计的初衷只有两个:安全和货币媒介。

  安全方面,通过Ripple的每笔交易都会销毁0.00001XRP(十万分之一XRP),这样如果有恶意攻击制造巨量账目,将会产生大额的费用,让攻击者迅速“破产”。

  货币媒介方面,在没有做市商直接提供兑换的情况下,两种货币可以通过XRP进行兑换,即A货币先瞬时转换为XRP,再瞬时转换为需要兑换的B货 币。“放心,XRP的币值波动不会影响它作为媒介货币,不会出现汇出10块钱收到8块钱的情况。因为所有的转换都是瞬时的,用户根本感觉不到中间通过了 XRP,那一刹那XRP的币值也来不及改变。”

  比特币中国副总裁凌亢认为,XRP和比特币尽管都是如今热门的虚拟货币,其实是具有不同的本质,相比之下,比特币天然更具投资价值。

  “XRP最大的问题是它不是完全无私的,是有发行者的,25%被预留给发行者。所以XRP很难得到大部分人的信任,每当XRP价格有大的波动的 话,就有人质疑是否是发行者在操纵。这样的质疑在比特币不会发生,比特币最多是炒家在操纵价格,但比特币炒家很难有25%的比特币。”凌亢说。

  关于XRP并非最佳投资货币一说,基德一定程度上也表示认同。“比特币和XRP都既是储蓄资产,又是货币流通方式。比特币前者做得好,后者做的不好;XRP则反之:它是很好的货币流通方式,但并不是很好的储值资产。”

  “Ripple和比特币不同,它并不希望取代现有货币,而是通过Ripple让现有货币更好的流通。”基德说。

  正如孙宇晨所说,Ripple的员工都是比特币的信徒,基德也不例外。聊到比特币,基德充满热情。

  “比特币也许并不完美,但毕竟是第一个去中心化的货币系统。我们需要比特币2.0创业者和技术者,让虚拟货币系统更稳定,可扩展,便于使用。”基德说。

  凌亢认为,未来的虚拟货币不一定是今天的比特币或XRP。今后可能会是混合体,因为无论是比特币还是其他币都会发展和改进。“20年前很少人会 预料到互联网会发展成今天这样,10年前也很少人会预料到支付宝会发展成今天这样,8年前也比较少的人会预料到移动互联网会发展成今天这样。所以未来虚拟 货币会发展成怎么?没人能预测。我们只有拥抱变革,才能促进整个社会的发展。”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np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