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矿圈似乎也不安稳,谨防各种“大师”坑蒙拐骗

去中心化、分布式账本、区块链很多方面都因为其固有机制约束,而不受到其他方面包括监管的约束,这个地方是否就是法外之地?如果是法外之地,那要靠什么来约束?区块链包含了数字货币领域的挖矿,区块链技术,数字货币等等。
 
乱像很多,也包括了矿圈。
 
矿圈不像币圈一样充满着一夜暴富的神话,也不像链圈一样拥有神奇的技术未来。矿圈反而与传统实业有些类似,具备高成本的同时,收入却又不像传统实业那样相对稳定。
 
所谓矿圈包含了矿机的销售和买卖,矿场的托管和运营,矿机研发和生产。矿场的存在,在很多媒体报道中都是神奇的存在。矿机挖矿需要大量的电力和空间,矿主为了节省成本都会将矿场建立在发电站的附近,满足电费低、场地便宜的要求。所以,矿场的位置往往处在深山老林的深处,那里交通不便、人烟罕至。
 
矿场在矿机发出的轰鸣声和山林间的虫鸣交加中,为数字资产的产出默默付出着、存在着。
 
一次精心编排的骗局
 
来自北京的陈女士,是区块链行业资深从业者,其合伙创建的数字资产的矿池,是中国大陆顶级的矿池。早年,认识了一些很早就开始挖矿的老矿工,其中就有四川位元云谷公司的何大师。
 
这位何大师有意将自己手中位于四川的一处矿场转让。何大师告诉陈女士矿场设备齐全、用电量低、地理位置优越。
 
看着陈女士有些许犹豫,何大师又告诉陈女士要抓紧赚钱的机会,否则其他人就会捷足先登,而且看着朋友的情谊上,矿场还在给陈女士预留着。考虑到何大师在矿圈扎根已久,陈女士咬咬牙签下了合同。
 
一个矿场的投资大约1万千瓦时负荷需要300万人民币左右,如果稳定运行,一般能在一年以内收回成本,这是陈女士做的成本核算和规划。然而,在陈女士签下合同之后,接踵而至的问题让陈女士深刻意识到这位何大师就是可能就是一位骗子。
 
首先,何大师跟陈女士表示电站今年要并网(并入国家电网),所以应该按照并网的价格结算,但是这个电厂其实是孤网(发出的电不并入国家电网)。
 
陈女士紧接着发现整个矿场运行非常糟糕,一天跳闸最多的一次是十二次(跳闸意味着矿机无法通电运转,也就意味着单位时间矿机运算打包没办法完成,无法出矿)。
 
矿圈似乎也不安稳,谨防各种“大师”坑蒙拐骗
矿圈似乎也不安稳,谨防各种“大师”坑蒙拐骗
 
根据陈女士提供的停电、断网数据来看,整个矿场一个季度下来的断电断网次数共计达到70余次。断网、断电对矿场意味着停止收入。
 
陈女士在经营一段时间后发现,电费大大超出了基本预算。原来,矿场是高压计量。高压计量跟低压计量本身就有百分之三的差距,而这百分之三对于一个矿场来说就是一笔巨额开销,而在此之前这位何大师并没有告知陈女士。
 
除此之外,这个矿场的运营成本在高压计量的情况下,还要再加一个百分之八的线损。理论上来说高压计量已经包含线损,但是何大师未提及过此事,单独再加了百分之八的线损。也就是说,按照合同来走的话,陈女士要交的电费是实际用电的1.11倍。
 
而这一切下来,导致的结果就是原本说好两毛八的电费,最终一度电交出去的是一个三毛四的价格。而之前所谓的竞争对手与陈女士表示,自己并没有想过购买这个矿场。
 
矿圈似乎也不安稳,谨防各种“大师”坑蒙拐骗
 
当陈女士带着一肚子问题联系何大师时,何大师借机吵架翻脸,拉黑陈女士的微信和电话。
 
据了解,该场地是何大师等人早年与朋友合资建设,何大师提供的场地不但存在与描述截然相反的情况,合同也存在表述不清的地方,最后拒不处理且不退钱翻脸走人,微信和电话都已经拉黑。
 
矿圈似乎也不安稳,谨防各种“大师”坑蒙拐骗
 
当陈女士在朋友圈曝光这一切的时候,大家纷纷表示自己也踩过何大师的坑,才发现这位何大师坑蒙拐骗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
 
圈内一位数一数二的矿工发现自己和这位何大师的合同一样存在问题。不一样的是,他交了很久的电费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直到陈女士将这个事爆出后。
 
陈女士表示,自己在矿圈摸爬滚打的这段时间里,还经历过矿机送到矿场后,矿场坐地起价,不同意就不将矿机带入矿场,而将矿机运送到矿场的路费是一笔巨额的开销,多数的矿工都会选择妥协,还有电费随时会涨价等要钱不要脸的事情,以上种种,矿工们表示早已见怪不怪。
 
在这场骗局中,陈女士表示自己确实是当初犯了糊涂,没有弄清楚这些坑。但是,在陈女士看来,这位何大师从头到尾就是在蓄意欺骗自己,且拒不退钱的性质过于恶劣,希望自己的这次经历能给大家带来警醒。
 
陈女士提醒大家在签属合同需要注意的几点:注意计量方式、明确线损,也需要适当增加一些对自己有利的条款。
 
乱象丛生,怎么办?
 
矿圈的乱象不仅仅只是如此,鸵鸟区块链根据其他投资人在各个渠道的爆料中了解,当投资人建好场地,会碰到部分小电站会以各种理由将其驱逐。
 
有些将投资人的场地折低价,有些甚至钱都不给,等投资人亲自去考察时发现矿场已经被其他人占用;行情好时,很多供电房单方毁约、涨电费,撞进来分一杯羹;一旦碰到自然灾害影响矿场运转或是直接损害到矿场时候,投资人完全没有任何保障,只能自认倒霉。前段时间,四川大雨冲毁矿场的事件在矿圈也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挖矿对于区块链行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矿工利用算力进行区块的打包和开采,是区块链延续的动力。从去年至今年,部分地区发出了关于比特币挖矿等的文件,但未涉及关于矿机矿场的直接监管文件,之前所涉文件旨在防止各类以电费补贴为名的挖矿项目。
 
区块链或者说数字货币的行业发展中,所涉的挖矿已经成为一个不小的行业,国内两家生产和销售比特币挖矿的硬件厂商分别各自走上真正的资本市场,逐渐被默许为一个有实力的新兴行业。
 
与传统行业不同,矿圈发展更多在于基础的共识和彼此的信任,甚至在很多“矿工”之间买卖矿机的过程中,都仅凭基础的信任直接将相关的款项转入对方的账户。
 
如今面对矿圈的乱象从生,矿工们该如何立足?矿圈的信用体系丧失又该如何恢复?这是问题,也是难题。任何行业都应该抵制坑蒙拐骗的行为,一时谋利而抹黑整个行业的,最后的结果只会是损人不利己、自断生路。

来源:鸵鸟区块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