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野蛮生长似微商,牛市半年赚千万,熊市月亏200万

半年时间,净赚1000万,靠的是买卖二手矿机。

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二手矿机交易其实很简单,就是中间商赚差价。

行情好时,二手矿机一天涨一个价,阿杰摸索出囤货溢价的套路,加价1倍不在话下;行情不好时,这套打法却让他踩了坑,曾因囤货月亏200万。回顾这些,他概括为一句话:“回忆总想哭。”

野蛮生长似微商,牛市半年赚千万,熊市月亏200万

熊市中,他能切身感受到矿机低价甩卖的浪潮:“没有不敢开的价格,只有没人要的机器。”但对于矿机按斤甩卖的新闻,他却不以为然:“有夸张的成分。”

他认为,所谓的“矿难”虽对二手矿机交易有影响,但不大,市场需求依然存在,中间商依然有利可图。关于熊市中的生存法则,阿杰总结为一个字——“稳”:不求赚多赚少,只希望不亏。

第一桶金

我从18岁起就在电脑公司打工,22岁创办了自己的电脑公司,起初零售组装机,后来帮一些网吧批量采购电脑,也拥有自己的网吧,年营收约百万。

2017年6月,我发现显卡价格一路走高,出于好奇,便向同行打听。原来,由于虚拟货币价格上涨,不少人加入挖矿大军,从中牟利。

既然挖矿可以赚钱,而我有电脑、显卡方面的资源,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但是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如何挖矿,只能到处咨询,好不容易才用网吧的电脑组装了一台显卡矿机,用来挖当时火热的ETH。

那时的行情好,一台机器一天可以赚100多块。相对于到处跑业务,这条赚钱门路轻松多了,我于是将七八个网吧的100多台电脑改装成矿机,每天24小时不间断挖矿。

在此期间,我会把挖矿信息发到朋友圈,越来越多的客户留言询问,我干脆增加了一条业务线——帮助客户组装矿机。虽然每次接到的单子都不大,但两个月下来,我仍赚了大概30万。

野蛮生长似微商,牛市半年赚千万,熊市月亏200万

好景不长,“九四禁令”出台,币价暴跌,各大虚拟货币交易所相继关停,行业内一片唱衰之声。至于矿圈,不少矿工认为矿难来了,纷纷忙着甩卖手里的矿机。

我当时也没想太多,毕竟这条路走不通,还可以继续经营网吧业务。不过,随后的一通电话促使我转向另一条路。

一天晚上,我接到了外地客户的电话。对方有80台显卡矿机,着急低价处理,问我是否可以帮忙。那批机器他刚用没多久,买的时候一万多一台,现在只要四五千就卖。

在我看来,80台机器并不多,就算卖不出去,也可以自己消化,便连夜从淮安赶到客户那。没想到,另一个客户也在那边等着我,他有一百多台,同样没用多久。

我一下子慌了,心想:万一转不出去怎么办?我于是发朋友圈求助,结果有好几个网吧老板留言咨询。既然有意向买家,我一口气买走了200多台机器。

不到5天,这批机器全部卖出,净赚20多万。

挖到第一桶金后,我意识到不管行情好坏,二手矿机市场都有需求,干脆将主营业务转向二手矿机交易,网吧也陆续卖了出去。

半年净赚千万

二手矿机买卖其实没什么门槛,有点像微商,就是不断加各种QQ群、微信群,然后在朋友圈、二手平台以及各种群里刷广告,寻找买家和卖家,一进一出,我们赚的是差价。

相对于币价起伏,买家和卖家不会在二手矿机价格方面斤斤计较。

我们主要回收的是显卡矿机,验货环节很简单,一看算力,二看显卡有没有被腐蚀。其实大部分矿机都在9成新以上,赶上行情不好,一张显卡的收购价只要一两百,我在转手时一般会加价一倍左右。

起初,我们服务的主要是小型客户,订单量很小,连一台的订单都接过。去年10月底,行情好转,二手矿机需求增加,我干脆跑到矿场收购。

野蛮生长似微商,牛市半年赚千万,熊市月亏200万

随手拍下的矿场照片

我们去的第一个矿场在四川德阳。那个矿场在山区,距市区3个多小时车程。在一个中间人的介绍下,我们买了400台矿机,花费100多万。

我清晰记得,当时收完机器后币价就开始涨。对于回收者而言,这无异于最大的利好,因为币价一涨,矿机需求增加,我们就可以坐地起价。

然而,就在飞速返程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山路塌方。前方三四百米处,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大石头从道路两侧滚落。

迫不得已,我们只好住进了附近的一家宾馆,50元一晚,周围人迹罕至。在那里,我们足足被困了三天,尽管无奈,但币价一直在蹭蹭往上涨,不少客户主动打电话抢购,所有的付出总算没有白费。

最终,那批机器不到一天就销售一空,赚了足足60万。

在此之后,行情越来越好,矿机需求越来越大,但矿机厂商没有库存,新订单还在生产,二手市场空前火爆。曾有一段时间,二手矿机的采购价甚至高过当初的销售价。

尽管二手矿机价格水涨船高,但仍供不应求。我们干脆向生产厂商定了三千台新矿机,计划拿到货后高价转手。对方原本承诺2017年11月底交货,但直到2018年1月仍未交付。最后,厂商直接把钱退给我们,并赔偿了违约金。

事后回想,假如当时厂商按时交货,我们至少可以多赚200万。

从2017年9月起,我几乎每天都在外面跑,到处收购二手矿机。一直到2018年2月,二手矿机生意都不错,一片显卡轻轻松松赚个一两百,不用事先考虑有没有订单。

市场需求巨大时,我们还会囤货,因为每囤一天,矿机的价格都会涨很多。就这样,半年时间,我们净赚1000多万。

熊市中不亏即是赚

2018年,熊市还是来了。


由于没有提前做好准备,我们在牛市中积累的打法反而成了陷阱。

今年3月,在没有接到订单的情况下,我们一次性采购了七八百台二手矿机,随后的销售却成了难题。

那时行情不好,二手矿机价格也应声下跌。我们的心态没有及时调整好,单纯地以为价格过两天就涨上去了,于是继续囤货,结果价格越来越低,最后只得亏本处理。

仅仅在3月,我们就亏了200万,真正体会到价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此后,我们及时调整打法,只有接到订单后才去寻找矿机,同时不再囤货,还会找一些经销商帮忙。尽管如此,我们在4月仍然亏了八九十万。

5、6月,生意还可以,但到了7、8月,我们又开始亏。在此期间,同行的情况也差不多,也有一部分人转型卖电脑去了。

行情不好,骗子也多了。我们在进矿场收购时,往往会找中间人帮忙。有一次,我们提前给中间人打了1万元定金,但在准备出发时却联系不上他。等我们到达矿场才得知,那个人早就跑路了,同时被骗的还有好几个人。

除此之外,矿场当地的人也很不友好。以拆装、搬运矿机为例,原本跟兼职人员商量的是200元/天,但当他们真正干活时,会开口要价400元,我们也没办法,只能被宰,这时候最能理解“穷山恶水出刁民”的真正含义。

去年下半年起,我们出去寻找矿机的频次明显减少。熊市中,我们坚持稳扎稳打,只有订单来了才考虑行动,不求赚多赚少,只希望不要亏损。

野蛮生长似微商,牛市半年赚千万,熊市月亏200万

11月,币圈雪崩,“矿难”来袭,甚至有媒体报道矿工按斤甩卖矿机,这其实有夸张的成分。但不可否认的是,好多人都在低价处理矿机。翻开朋友圈,这类信息比比皆是。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那真是:没有不敢开的价格,只有没人要的机器。

对我们来说,从去年3月至今总体是亏的,但仍有得赚,原先一台二手矿机能赚500~2000元,现在能赚一两百。

最近情况有所好转,二手矿机价格虽然很低,但买家并不少。大部分买家是一些大矿场,可能在抄底。如果照这种情况下去,越来越多的小矿工会被清场。

总体而言,市场对显卡矿机的需求还是挺大的,因为它可以根据行情变化挖不同的币种。但受价格影响,新矿机的销售压力大于二手矿机,因此很多新矿机经销商现在更愿意卖二手机。

放眼当下,熊市依旧漫无边际,但对二手矿机交易的影响并不大,我们不会因此退场。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所用人名为化名。

来源:火星财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np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