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流量危机,用户损失严重,形势严峻,大量收购就能止住危机?

币安105190
2020-05-27 11:24:59

流量池是衡量一个平台成熟度和生命力最好的方法之一。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用户成为所有平台必争之地。

虚拟货币交易所表现最为强烈,抢占新鲜用户群体是每个交易所都会花大价钱去做的事情,17年18年的币安从名不见经传一跃成为币圈全球第一交易所,无论是市场深度还是用户群体都给这样一台庞大的“机器”提供了源源不断前进的能量。

现在的币圈雏形都是来自于币安独创的模式,如币币交易和平台币回购销毁,使得币安从零做到拥有150万+用户群体和年交易量超过50亿美金的超级平台,一时间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缺乏敌手。

币安所有的一切的根基都是因为其拥有全世界最广的流量,而且一直都没有变,当流量变少或者被截流时候,那对币安是致命的。

可以说币安的开局是梦幻开局,但之后却打出了一手烂牌,导致流量损失,币安这座大厦正在倾覆。

19年的币圈形势以及沦为三大交易所的天下,分别是火币、okex和币安,虽然这时候的币安在现货方面仍然是龙头位置,但在合约板块却是为零,更加上合约交易已经成为市场主流,并且为交易所提供了超级量的手续费等收益,这样的蛋糕,连曾经说过的永远不踏入合约板块的币安都忍不住涉足,也是从这时候开始,币安开始人设崩塌,用户流量损失严重。

币安流量损失的情况正越来越严重,甚至已经出现断层,具体情况我们可以从币安策略看出。

币安宝以高收益“锁”住流量

国内p2p暴雷时常看见,平台对抗金融风险有限,这些平台往往以高收益,低风险来吸引用户进行定额定期投资,而转手再把资金用于其他平台,一旦资金链断裂,那便产生暴雷。

我们再看看币安出来的币安宝业务,有管理金额巨大、个人上限高、无监管的风险等特点,而且每期申购量巨大,可申购币种也在慢慢扩大,而且申购过后,往往是以锁仓方式计算,这就无形中依靠币安宝“锁”住了流量。

但是巨大的资金池,币安并未公开资金使用情况,同时还在加大申购以及扩大申购币种,虽说可以把申购来的资金用于其他地方,但本质还是想以高收益,上限高等特点来“锁”住流量,达到“锁”住用户的目的。

流量池见底,依靠收购来补充

币安在数据方面一直以“真实交易量”最多自居,而且币安用户最多的还是外国玩家,币安赵长鹏也说过,币安会一直以收购或者并购来拓展业务板块,看似如此,实则为将收购的平台忠实粉丝转化为自己的用户月流量,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币安收购的那些平台最后都被玩死了。

而在加密货币行业里,如果你想搜索某个加密货币,通常不会从百度、谷歌这些传统搜索引擎入手,而是会去像CMC、非小号这样的专业数据平台搜索。

公开数据显示,CMC是毫无争议的加密货币数据集中地,过去六个月一共吸引2.072亿访客,比币安平台的网站流量高出80%。

这意味着,虽然CMC创收机制不如交易所,但却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平台,能够吸引大量流量。

可以说,币安花4亿美金购买CMC的直接目的是用于购买英语区用户的流量,来弥补当前的流量断层,实现更多的创收来摆脱困境。

至于其他目的,在此不作展开。

疫情影响,全球交易所流量下滑

本月初,ICO Analytics发表了一个交易所研究数据,可以看出,整个4月份,几乎所有交易所流量都下滑严重,币安当然也不例外,而且,显然收购cmc并未减缓币安流量下滑情况,可见,币安流量断层已经非常严重。

量变产生质变,但币安量变却演变成了泛滥,而泛滥则显得可替代。

所以说币安梦幻开局,却打出了一手烂牌,导致整个业务矩阵崩塌,走向末路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下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