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币安30860
2020-07-06 17:18:50

在上半年临近尾声的时候,6月10日央广网发文点名币安,文章提到此前宣称不再为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仍有提供相关服务。

祸不单行,就在被央广网点名的前一天,根据金色财经官方消息,微博上用户名为“提莫队长808”发文称,“近日维权群新进一名海外难友名叫马克,亏损金额上千万,事情的真相也是令人不寒而栗,马克在币安使用378枚BTC进行币币交易换取TUSD,当时根据页面显示可以换取282万枚TUSD,可最后实际到账只有158万枚,其中124万枚TUSD不翼而飞(折合BTC167枚)。” 在“提莫队长808”的微博上,的确有关于此事完整的记录。


这位善良的墨西哥大叔马克控诉币安就是吸血鬼,侵吞了他100多万美刀的数字资产,却诉求未果。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明眼人看到这里应该都知道,这次事故系币安平台机制严重缺陷导致,与用户并无任何关系,马克通过各种渠道,在全球范围内向分布式办公的币安申诉了长达两年。

在这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币安一直拒不承认自己问题,直接推卸责任给用户,甚至蛮横无理拒绝用户任何诉求称只赔偿60枚BTC,剩余的百万美刀就要用户自己承担,其逻辑之强盗程度令人瞠目,这显然与问题本质违背,接受赔偿则意味着承认是自己问题;可是既然是币安的问题,又为什么只赔一部分?用户何罪之有?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01

币安发邮件威胁维权者,急于平息负面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在网上流传的一封币安团队发给马克的邮件中,有一个自称陈光英的人说能代表币安团队处理此事。邮件中陈光英多次用“warn”和“respond to such attacks”等词语威胁马克,并要求与受害人马克秘密谈判并签署保密协议,黑社会尚且有道义,强盗交易所还有声誉可言吗?

 虽然邮件里充斥着威胁,但是字里行间还是能看见这个叫陈光英的女人理亏并且急于摆平这件事,这也进一步证明了币安的确恶意弄丢了用户107个高达百万美金的比特币。 那么问题来了陈光英是何人?为什么能代表币安?

02

币安幕后掌权人陈光英现身?何一或为傀儡


通过企查查的公开信息看到陈光英是上海币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位于上海,旗下6家关联的企业中,还有一家上海比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赵长鹏CZ赫然是她的合作伙伴之一。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而再查看上海比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历史,可以发现其显然是币安的前身,创立时间与赵长鹏创建币安时间基本相符,而且在2017年6月的一次股权变更中,陈光英还代替了赵长鹏变成比捷网络的主要控制人。

 币安一直以头部交易所自居,却屡屡因黑客入侵、被盗币、丢币、宕机砸盘等事件令人诟病,在发生公关危机的时候也毫无头部交易所的担当,其高管层面的架构更是混乱,看起来的“高管”是傀儡,真正的高管私下发邮件威胁受害人。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更有意思的是,查看陈光英名下关联公司,发现大部分都是和比捷网络有关,而在上海币安网络公司的持股比例分配中,自称CMO的何一的持股比例仅占20%,这位陈光英却占有80%的股权比例,也就是说陈光英才是币安的实际控制人。

相比陈光英,在企查查上的股权透析中能发现,何一更像是一个台前的傀儡而已。

名为“一姐”实则“傀儡”:从丢币赔偿看币安万象

深扒了企查查上的股权解析,也难怪陈光英能在给马克的邮件里咄咄逼人自称能代表币安,因为相比何一,她的确是在币安更有话语权的实际控制人,掌权派以及最终得益人。

03

币安这台“事故车”究竟还能开多久?


币安的系统,能屡屡出现这么多系统故障和安全问题,足见其端口或者服务器集群暴露问题严重,币安的热钱包就像黑客家的后花园一样,随随便便被提走7000个BTC,其创始人CZ在每次币安遭到黑客洗劫的时候,无法反击,无法溯源,无法修补,只能在Twitter像祥林嫂一样埋怨;或者因为系统故障随随便便弄丢墨西哥客户马克的107个比特币。 币安现在就像一台事故车,公司管理混乱、币安系统差不代表没生意做,也不代表不赚钱,就像事故车,尽管大家都知道它出过事故,但是修好了也能开,只不过维护不到位,性能也不好,而且不敢跑高速。

但是,现在边这台“事故车”还没修好,还存在宕机、合约穿仓、插针等现象。可以想象币安的系统像一个无底洞,马克绝对不会是第一个在币安上丢币的用户,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最让人担忧的是:币安每次面对这些事情,听之任之,放任不管。

币安这台事故车现在面临的几个大问题是:

1.币安平台系统问题严重,数据对不上,不但三天两头丢用户币甚至还会动用户账户帮用户开单,反向操作造成巨大损失;

2.整体产品线和运营方案都乱糟糟,虽然斥巨资买了头部流量CMC,软件却跟不上,产品不行屡屡宕机、强平用户单,维权者满微博跑,无公关意识,把客户当成草芥,正面不处理,私下发邮件威胁;

3.明面高管或是傀儡,管理漏洞多。像BAT这样的大公司的高管们都是有严格的层级,每个人各司其职,绝对不会出现高管是傀儡的情况。一家公司最怕内耗,如果连高管都是傀儡,或者天天神仙打架,足见公司内部很混乱,这会引起如内耗大、下面团队因站队问题执行力没法跟上等问题,并且造成利润率下降、新项目成功率低的不利影响。

混乱其实就代表着失控,虽然看着高管还是高管,但是实际上这个高管是傀儡,那么底下员工的实际执行力和忠诚度,就只有天知道了。

币安这台“事故车”虽然还不至于报废,但是其混乱的样子,看来也开不久远。

来源:博客/北纬31度blockchain

下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