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团队杀入数字合约:一场爆仓百万的杀猪盘

2020-05-27 09:25:22

网赌团队杀入数字合约:一场爆仓百万的杀猪盘

杀猪盘正在涌入数字合约圈。相同的套路正在上演:先是加你好友,摸清底细,紧接着推荐一个稳赚的平台,内部操作一举收割。

杀猪盘为什么瞄准数字合约?

数字合约进入门槛极低,只要 10 万元就能买入一套数字合约系统。

数字合约回报极高,某位币圈大佬曾声称,一个 500 人社群用户,就能月赚 300 万。

当杀猪盘遇上数字合约,会产生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

是累累白骨,还是寸草不生?

 

当杀猪盘遇上数字合约

 
“兄弟,玩合约吗?”近日,在一个加密货币社群,一位自称永杰的人加了笔者好友。

永杰所称的合约全称为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是当下风靡币圈的一类投机游戏。

”玩多久了?“”赚了还是亏了?“”亏了?你自己在玩吧?“

一层又一层话术下来,永杰开始袒露自己:”我一个玩了五年股票的朋友,带我玩这个合约,特别准。“

”你看,我玩了才一个月,就赚了 10 万!“永杰晒出一张截图。

网赌团队杀入数字合约:一场爆仓百万的杀猪盘

”你可以过来和我们一起玩,一起赚钱。”永杰说,这位大神朋友最近在打造自己的社区。

紧接着,他就怂恿笔者注册一家叫做 Xmex的平台并实名认证,”这是非小号排名60多的大平台。“

晓珍是一家数字合约交易所的客服,她每日的工作就是假借火币、币世界举办活动的名义把一个个用户拉进社群。

“请群内每天都会有最新的行情和咨询,而且会有专业老师免费给您提供操作建议买卖。”晓珍如是介绍。

在主管提供的一份电话簿名单里,列着一行行电话号码。这些电话号码来自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泄露数据,报价是每条 1 毛钱。

”拉一个人提成 15 块。“晓珍介绍,她每天要打 100多 个电话,但最终只能转换 5~6 个。她羡慕那些每天能拉 20~30人的同事。

晓珍不懂数字合约甚至不知道比特币是怎么一回事,她只知道这是一份轻松而赚钱的工作。

事实上,永杰和晓珍都是期货合约杀猪盘的一环,他们是诱饵——以高额回报或者大型活动的名义吸引“猪”入场。

至于后续,则是喂猪和杀猪等一系列操作。

杀猪盘原为网络流行词,是一种网络交友诱导投资赌博类型的诈骗方式。

嫌疑人作案方法为社交软件上冒充异性,以恋爱交友为名,骗取信任后引诱受害人在虚假的投资平台炒股票外汇、网赌投注等,并后台操作涨跌,故意使受害者亏损。

而今,这一现象烧至数字合约圈。同一个配方,同一个套路,面对的也是同样嗷嗷待宰的羔羊。

 

合约屠宰场

 
诱饵将用户吸引进群后,立即开始了一系列收割操作。这时,一位名为老师的人便开始在社群宣道合约策略,词语不乏空单、止盈、止损等专业词汇。

在社群里,大师不乏捧场的信徒:“老师指导我买了个多单,我都赚了。”

信徒一面晒盈利的成绩单,惹人心痒,一面发红包活跃气氛。

网赌团队杀入数字合约:一场爆仓百万的杀猪盘

而仔细的人会发现,一个 76 的人社群一大半都是客服。

网赌团队杀入数字合约:一场爆仓百万的杀猪盘

如果你加“老师”好友通过后,会收到他发的一个注册交易所的邀请链接:“注册实名认证后,拉你进小群。”

部分用户禁不住诱惑,在财富密码的召唤下,注册认证后,就彻底沦为砧板上的鱼肉。

扒开“老师”的面皮,你会发现他可能就是你所注册交易所的代理或者内部员工。

交易所和代理是怎样的合作模式?

在一些数字合约QQ群里,充斥着招代理的消息:“数字货币合约招商(总部直招),返佣80%起,量大可谈。”

一位 ECT 交易所员工告诉深潮TechFlow,交易所会提供一套后台系统,显示通过邀请码注册用户的交易数据,比如充值、交易多少。

并且,该交易所提供模拟盘数据,按照50倍、100倍、150倍杠杆,“你想盈利多少都是可调控的”。

这也就是说,用户一旦注册充值就沦为被宰杀的猎物,而盈利金额也是人为控制的。

这和杀猪盘的操作方式不谋而合。

在以往杀猪盘案例里,嫌疑人成为代理,通过上线提供的管理者网址和账号密码,诱骗受害者购买所谓的外汇期货、网络彩票等投机品后,在手机后台操纵涨跌。

“这些合约交易所和代理尤其钟爱高倍杠杆、快速操作,一则提高了交易频次及随之而来的手续费,二则高倍杠杆容易爆仓。”业内人士孤城告诉深潮TechFlow。

交易所和代理会按照2:8分成收益,其中包括手续费还有客损(客户损失)。交易所会在每周一把相应 USDT 打到代理的账户上。

孤城透露,即便只收20%,交易所依然能够覆盖运营成本并且盈利。至于代理,“做得好的月入几百万的都有”。

而成立一个交易所成本有多低呢?

孤城介绍,一套合约交易所系统则只需 10 万元,两个 BTC就能进入非小号前 100 排名。再加上购买引流加群软件、精准的交易所用户数据的费用,加在一起不超过 30 万。

利欲诱惑之下,一大批玩家涌进数字合约交易所。他们来自股票圈、外汇圈、期货圈、大宗商品圈,他们都熟谙杀猪盘的套路。

数字合约?对他们而言,只是手到擒来、习以为常的小事。

 

源于网赌团伙

 
业内人士周永刚告诉深潮DeepFlow,上述这些操作杀猪盘的人士往往并不来自币圈,而是来自于大宗商品圈、股票圈、外汇圈、期货圈,甚至来自于一些之前的盘圈(资金盘圈)。而这些来自于其他行业的团伙从首脑、中层再到一线业务员,全部都是中国人。受害者也都选择的是同胞。

他们原本藏匿在东南亚某个国家,因为疫情的缘故被困在国内,选择了法律监管之外的数字合约交易所作为牟利方式。

周永刚介绍,由于柬埔寨禁赌令之后,不少当地网赌团伙转战数字合约,从事着相同的勾当,通过高回报高收益的项目引诱用户上当受骗。

“都是以前干资金盘和传销的,之前干不下去了就跑过来(干合约)。”周永刚称。

在数字货币愈加活跃的当下,这批野蛮人一起挤进来,分食这块丰腴的羔物。

一方面,数字货币衍生品市场蒸蒸日上。据 Tokeninsight 数据,2020 年第一季度,全球数字资产衍生品成交额突破 2 万亿美元,较去年的平均值上涨了 314%。

另一方面,数字货币合约相对于网赌、彩票、外汇而言更难取证。因为交易所和代理给出的策略都是高倍杠杆、频繁交易,用户稍不注意就爆仓,往往会怪罪自己、庄家和波荡起伏的行情,而不是带单老师和交易所。

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监管的脚步越来越近。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近日发文《【理性投资 远离非法证券期货陷阱】系列一:远离非法荐股》。

周永刚透露,央行下一步可能瞄准的就是数字货币合约。

广强律所高级合伙人曾杰告诉深潮TechFlow,购买相关电话,这种行为无论是提供方还是购买方,都会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数量达到 5000 条以上构成犯罪,该罪最高刑是七年。”

而如果故意操作行情,属于一种虚构事实,侵犯他人财产的行为,涉嫌可能是诈骗,如果采用层级化返利金字塔结构招揽客户,同时发行的数字货币并不具有真实的交易和使用价值,就可能属于一种传销犯罪。

数字期货行业正在肃清,而最后这个行业留下的,不知是百废待兴,还是累累白骨?

 

(尊重受访者意见,文中周旭、永杰、晓珍、孤城、周永刚皆为化名)(深潮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