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欢喜有人忧 面对CBDC 各国为何抱有不同的态度?

2020-02-13 21:32:46

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简称CBDC)也称法定数字货币,是指中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法定数字货币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形式,本质上与现金相同,属于央行负债,具有国家信用,与法定货币等值(或固定的比值)。CBDC相比比特币最大的区别便是发行主体的不同。

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与FaceBook Libra计划的双重刺激下,各国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CBDC身上,中国率先开展了DCEP的研究,日本、加拿大、瑞士等国也一转之前的态度,在不久前与国际清算行和英国、欧盟、瑞典、央行组成7行CBDC研发小组,决定于4月中旬举行数字货币讨论会议,讨论如何开发自己的数字货币。但仍有一些国家保持了观望态度,甚至认为CBDC将会带来一定的金融风险。CBDC究竟有何利弊?不同国家为何采取了不同的态度?今天我们就来好好的聊一聊。

发行CBDC的好处

我们先来说说CBDC的好处。直观上讲,数字货币比现金更容易分发,现金是一种有形的货币形式,必须以物理介质的方式安全地进出中央银行。然而数字货币的分发将不受地理空间上的限制,也不会出现物理上的磨损丢失。数字货币的分发与持有也会比现金更加安全,对于个人和企业来说,持有大量的现金无疑会增加抢劫、盗窃的风险。此外,数字货币将会极大的减少现有电子货币面临的网络安全和诈骗的风险,支付业务结算速度和体验也会有一定的提升。

更深层次的说,CBDC的推出具有维护央行主体地位,有利货币政策的作用。根据研究,近年来,许多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央行货币在总体货币总量中的比重有所下降。自2003年以来,我国央行货币与M2的比率下降了5%,印度下降了7%,欧元区则下降了3%。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央行货币在社会经济中的重要性正在下降。其中的部分原因可能是传统央行货币的支付功能不能完全适应现代经济的需求。从一些支付机构提出的“无现金社会”口号以及近几年来私人数字货币的发展均可以感受到,央行货币的地位正受到挑战。而央行货币的数字化有助于优化央行货币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货币地位和货币政策有效性。

发行CBDC的风险

目前尚未开始布局CBDC的国家,更多的是考虑到推行数字货币所来的风险。CBDC的推行有可能会导致商业银行竞争加剧和盈利能力的下降,进而使得商业银行抵御经济衰退的能力下降。 如果大量存款从商业银行账户转移到央行的数字货币,那么商业银行将不得不通过提高利率来争取存款。 此外,如果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提供更便宜的国内和跨境交易费用,商业银行的支付费用收入更可能会减少。 即使银行间业务竞争意味着更有效率的银行活动, 但如果盈利能力较低的银行对冲击的抵御能力降低,或者如果它们寻找收益率更高(风险更高)的资产来取代亏损的盈利能力,那么很可能会对金融稳定造成负面影响。

此外,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可能会增加金融危机期间全系统银行挤兑的风险。 这是因为与现金提取相比,储户可以更容易地提取他们的钱并转移到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 去年,德国联邦银行行长Jens Weidmann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德国央行研讨会开幕式上致辞时表示,数字中央银行资金的广泛使用可能产生会严重后果,如果不经过充分考虑就不应该引入。

Weidmann预测,在危机时期,轻松获取数字货币可能会加剧银行挤兑。“在危机中,金融稳定性可能比现在更加脆弱,中央银行资金非常流动且安全可靠。因此, 逃避安全和数字银行都可以比过去更快,更大程度地发挥作用。”

此外,对CBDC的需求可能比现金更大或更不稳定,对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也会产生相应的影响。

各国对于CBDC态度不同的原因

当然,对于发达国家和欠发达国家来说,CBDC所起到的作用也有所不同,带来的机遇与风险也不同,综合考虑自身的国情,是各国对CBDC抱持不同态度的根本原因。

中国率先布局CBDC,有利于降低纸币发行和流通的成本,提升交易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减少监管成本,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流通的控制力。

对于加拿大来说,由于现金的竞争力在下降,其他支付途径正在兴起,此时良好的CBDC能够有助于促进在线支付供应商的竞争。

瑞典则是考虑CBDC作为现金的补充,能够减少国民对于私人支付系统的依赖,防止危机时期私人支付系统故障带来风险。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保持了观望态度,理由是暂未明确推行CBDC所带来的好处,韩国虽然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研究部门,致力于CBDC的研究,但韩国央行官员Eun Han表示,韩国已经有了完善的电子支付系统,没有创建CBDC的迫切需求。

在金融基础设施欠发达的国家,CBDC的优势将更加明显,CBDC的推出有助于提高金融支付系统的效率,提高金融普惠。对于受到国内通货膨胀、国际制裁等严重影响国内经济稳定的国家来说,发行CBDC是寻求破局的一种尝试。(金色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