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银行业需要立即拥抱加密领域

2020-12-04 15:09:35

今年,加密领域在主流金融科技中的采用得到了急速增长。PayPal、Revolut和Squar都做出了备受瞩目的举动。近日,备受推崇的独立研究机构AllianceBernstein还发表了报告,称其“已经改变了比特币在资产配置中的作用的看法”。而BlackRock的首席投资官Rick Rieder日前则在CNBC上公开表示,“比特币可以取代黄金”。

加密行业很容易发布关于未来的看法。在2016年,这些想法是关于“区块链”概念的证明,而且也没有打算被广泛的接受。而到了2020年,这可能也只会让银行在口头上支持加密技术,以使它看起来更创新、更前卫。

但是,虽然像我这样的加密信仰者倾向于选择性地看到这些想法的积极部分,但机构对加密的认可并非无关紧要。至少,很明显的是,大多数主要的投资银行现在都在为他们的客户覆盖比特币。此外,大量的企业和零售银行也在疯狂地探索要如何利用这种零售和机构对加密技术的兴趣水平所带来的商业机会。

在最近的花旗银行Digi Money的播客中,花旗银行研究部的Ronit Ghose就问我,加密领域是否会成为主流,银行是否应该采用加密技术了。虽然我无法获得原始录音或文字记录,但我试图在这里总结我的分析。

监管机构和银行需要关心的根本问题不是比特币会不会涨到5万刀还是50万刀,也不是下周美元会不会崩盘,而是“未来的支付和投资会是什么样子的?”消费者将如何体验“货币”,这样的货币金融体系将如何进行管理和监督?

正如我的好朋友David Birch在他的精彩著作《货币冷战》(The Currency Cold War)中所强调的那样,未来的货币将不是用卡、SWIFT信息和交换费来建立的,而是依靠可编程代币、网络化服务和智能钱包来建立。

就拿我自己的例子来说明这一情况吧。如果我儿子想在Xbox上支付电子产品的费用,那么我的钱包就会自动使用Fortnite V -Bucks。而在我支付杂货时,手机钱包则会自动选择乐购奖励积分累积的代币。那时,摩根大通的股票代币也将按期自动把股息换做是英镑发给我,而我邻居的信托基金中持有的DalioCoin也将自动锁定,直到教育技术相关的预言机证明他们的孩子已经能够保送哈佛,而在此时,代币将会开始自动释放FedCoin,供他(她)社交和乘船使用。

这种加密领域和主流金融体系对未来货币的融合,是我们大家必须关注的,也是大势所趋。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银行业道阻且长,但加密行业和DeFi则为此提供了帮助。跳上加密列车的银行将在数字疆域中找到无比的繁荣,而害怕陌生的银行则将永远迷失在荒野中。抵制是徒劳的,因为与加密领域无关的时期已经是两年前了,而不是今天。

接下来,让我们进一步深入了解当今货币世界的变化,以及它对银行的意义吧。

加密领域已经找到了现实世界的效用。或许,批评者还是会说,加密领域除了投机,没有任何实用性。但是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已经可以确定以下四种不同的用例。

首先,像尼日利亚这样的经济体,在央行无法为中小企业提供足够的美元流动性的情况下,贸易往往是由比特币促成的。实际上,比特币已经部分取代了美元作为外贸货币的地位,此外,除非数字美元的流动性不受当前地缘政治制裁的影响,否则未来数字人民币很可能会完全取代美元。

其次,在阿根廷或黎巴嫩这样没有社会保障体系,且国内货币极不稳定的国家,比特币为数十万消费者提供了“数字货币的物质基础”。这是一个真实的、人道主义的使用案例,而西欧人或美国人可能难以体会。

第三个用例是互联网社区之间的价值交换,也就是我所说的“Burning Man Money”。从历史上看,我们为世界的不同地域建立了不同的货币体系,但如今,已不可同日而语了。目前,大约有20亿人生活在了互联网的社区中,而他们需要的是,基于互联网的货币来交换价值。通常,这些数字原住民与地球另一端网友的互动频率远远超过与隔壁邻居的互动。游戏玩家们或许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这一点,而我们其他人也越来越多地开始了解这一情况。

第四个也是最重要的用例是,去中心化的互联网金融。即使用TVL这样的钝性指标来衡量,DeFi也已经是一个150亿美元的经济体,而且每月都在快速增长。而这也是银行需要整合加密领域的主要原因,银行业需要学习并为快速中断做好准备。DeFi是未来货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DeFi用网络化的互联网货币金融服务取代了使用防火墙的金融服务。相信了解互联网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监管机构的改变

谈到监管,在2015年到2019年期间,我们作为一个社区所做的教育和宣传工作已经帮助监管者们看到了基于网络的货币金融的必然性和经济效益。

我把监管者分为三个类别。首先,一些监管者倾向于对加密领域“全盘否认”,他们认为“这不是我们理解的货币,也不是需要控制的货币,所以我们必须将其全部扼杀。” 这些监管机构实际上试图执行严厉的规定,但几乎没有任何细微的区分和判断。

第二个也是最常见的一类是,这些监管机构害怕技术主导的颠覆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但也认识到了消费者对基于网络的去中心化货币的真正需求。例如,尼日利亚、印度的监管机构已经做出了严格的声明,以保护消费者免受像PlusToken和OneCoin等骗子的侵害,但却很少针对基于比特币或以太坊等去中心化资产建立的企业实施相应规则。

第三类则是一些具有前瞻性的监管者,他们明白加密创新是他们所监管的金融系统竞争优势的来源。不夸张地说,多年来我所接触的每一个监管机构都至少有一两个具有前瞻性远见卓识的人,比如证券交易委员会的Hester Peirce,以及货币监理署的Brian Brooks,他们一直在积极主动地与该行业接触,并为加密创新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从而为消费者带来利益。

监管机构正在为创新竞争

与美国早先的支付系统不同,欧盟和印度已经表明,像SEPA和UPI这样的即时免费的国内支付系统是可以在现有技术和框架下很好地运作的。然而,销售点的体验仍然被信用卡、交换费用以及跨境支付牢牢地困住了,这对整个全球金融体系来说,仍然是一个极大的尴尬。

在欧洲,我们曾试图通过建立规则、委员会或智库来解决这些问题。然后,诸如全欧盟范围的《支付系统指令2》(Payments System Directive 2)等举措却都因某种合理网络安全和欺诈相关的考虑,而被传统机构拖延或阻挠。

然而在所有这些都是无力的同时,存在着激烈的创新竞争。当西方试图监管的时候,东方却在不断创新。单独来看,比特币和加密货币可能还不足以给西方监管机构敲响警钟。但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即DCEP(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系统已经把问题聚焦到了数字货币上。而美国和欧洲监管机构也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

中国的DCEP是一个特别有趣的案例,因为今年早些时候,美国的制裁实际上削弱了华为。因此,中国认识到不能再依靠美国控制的国际货币体系,也不能再让腾讯和蚂蚁金服影响国内的货币体系。中国的DCEP不是实验,而是势在必行。

现在,中国金融科技的FOMO是胜过加密FUD的,而监管机构对加密领域则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监管机构认为:“如果这个事情是无论如何都会发生的,那么我们不妨把它纳入银行框架和监管,而不是说,让加密领域变成一个不受监管的领域。” 这就是为什么英国央行副行长Jon Cunliffe最近宣称的,“保护银行免受数字货币的侵害不是监管机构的工作”。值得注意的是,他是众多央行行长中第一个大声说出这句话的人。

货币不能是“一个人”的货币

那么,在一个两极甚至多极的世界里,我们将用哪种货币作为结算货币呢?我们需要的是不受任何一方控制的货币。而加密货币恰恰如此。

比特币最初是作为点对点的电子现金而建立的,但比特币不是现金,因为它是不可替代的。此外,比特币需要2层解决方案来处理大规模、基于网络的支付。而银行和支付公司额可以帮助解决这一挑战。那时,如果想在一个闭环系统中移动比特币,且比特币地址是在同一个实体数据库中的两个地址的话,比如PayPal,就不一定需要在跨链移动资金,而是可以进行区块链延期结算。这样一来,比特币或以太坊就可以实现一个跨境的全球结算层,允许使用没有主权国家或私人公司控制的数字资产进行跨境交易。这种去信任的结算层是两极世界的必需品,因为在这个世界里,美元作为唯一的结算货币已经不为其他大国所接受。


加密领域是关口

幸运的是,在西方,我们仍然有自由的市场,消费者和企业家也不用等待规则的制定来让世界变得更好。加密领域正在改变,而其一开始的愿景是:没有信用,没有债务。一些比特币的极客们可能天真地认为,每个人都要靠不记名资产生活,但是信用却是社会和货币的根本。所以加密交易所和像BlockFi这样的公司最终创造了借贷体验,这些体验与我们今天从中介机构获得的基于货币的服务体验并没有太大区别,但它们是一个开始。

和其余金融科技一样,DeFi不是新金融,而是对未来金融的预演。与忙于推出木质卡和金属卡的金融科技不同,曾经被忽视的加密边缘地带已经迅速向可编程代币发展。最近,像Yearn Finance、Aave和Nexus Mutual这样的智能代理商已经开始将金融智能、银行功能和复杂的债权直接构建在这类代币中。同时,像Coinbase、Metamask和Argent这样的钱包提供商也已经开始启用DeFi服务以提供复杂的金融功能。几年后,当技术进一步发展,而且管理这些去中心化协议的风险框架也已经成熟时,DeFi提供的百倍的体验将使传统系统无法争夺消费者的参与度以及他们的钱包份额。

这就是货币的未来,而且就在此时此地发生。在客户对加密领域需求的逼迫下,Square的Cash App、PayPal和Revolut都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如果银行想从这场Napster运动中移开视线,那么他们最终就会走入哥伦比亚唱片公司和Blockbuster视频公司那样的境地,从此再无关联。抵抗是徒劳的,但这是一种选择,而不是命运。

银行业要从何处着手?

银行的关键是体验式学习。他们应该立即开始允许加密托管人的技术和服务,并提供加密货币和货币的综合访问的数字钱包。这一点上,Revolut利用与托管机构和交易所的合作关系就做得特别好。对银行来说,复制是相当快的,而且也不难,但受制于监管许可和合规性批准,这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就像今天银行为珠宝和财产文件提供存放一样,这就是为数字黄金提供了存放服务,只是这些都在走向了数字化,并且从数字黄金比特币开始。

第二步就是与加密领域和DeFi初创公司合作,即使是在学习或沙盒环境中,也要尝试可编程的数字货币和钱包。这种自我保管,或者说消费者控制资产的体验是什么样子,什么感觉的呢?点对点、相互化、去许可、基于互联网的服务又是如何运作的呢?这种去中心化的金融服务在自动化、效率和透明度方面又有哪些可能性?当然了,这对DeFi创新者来说也是一次重要的学习活动。

第三步则是从专有受限的解决方案转向去许可的区块链解决方案。许可式账本是银行尝试建立在共享数据和共享逻辑基础上的共享运营模式的良好开端。现在,这艘 "不那么封闭但还不完全开放的解决方案 "的船已经起航了。而且也是时候把所有的学习带到一个开放的、互联网环境中去了。

总的来说,为了生存,银行必须超越肤浅的移动应用,并为那些使用可编程货币网络服务的,更加精通互联网的消费者,设计支付和银行体验。这就是为什么将加密货币整合到银行应用和服务中是至关重要的。对于银行来说,上一个好时机是去年。而下一个最佳时机则是今天。(萌眼财经)

下五篇